恐艾干预心理>>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发言人:123123

和同事发生了婚外性行为,和他被动口交,41天后检测艾滋病梅毒都为阴性,可以彻底排除了吗,今天身上又长了几个小红点,小红书上说有可能是艾滋病感染的初期症状,脱不了恐。本来以为检测了艾滋病梅毒就可以彻底放下了,突然好迷茫。以前看老师的回复觉得老师说的不对,我检测了肯定就不会恐惧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觉得错怪了老师。还请老师帮我判断我还有没有可能感染艾滋病和梅毒啊。



发言人:两小小

和小姐接吻,小姐的情况不清楚,看起来挺健康的,舌吻了大概十多秒,在接吻过程中还抓了一把她的胸,请老师帮我判断一下,我会感染艾滋病吗



阅读数:22 查看全部
发言人:恐艾有害

我3周前去附近的一个私人小医院进行血常规检查,发现医生忘记换针头就给我采血了,当时用的是采血笔,内部有一个一次性的针头,与家用血糖仪的采血笔完全一样,由于发生得非常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医生就扎了我的手指尖采血。然后也没有换针头,继续进行以后的测量血常规的操作,因此我更加怀疑医生没有换针头,我问她是不是忘记换针头了,她说换了的。无法核实了,第二天我要求看昨天的这个诊所其他人的采血记录,发现,我的上一个人是12分钟前采的血,再上一个人是2小时前采的血,问题(1)间隔12分钟采血,就是没有换针头,万一上一个人有艾滋病,我感染的风险有多大?       然后我到当地的区疾控中心获得了艾滋病检测试剂盒,有两种,第一种是DPPHIV-1/2 OMT HIV抗体口腔粘膜渗出液检测试剂盒(采集唾液检测),第二种是Mr.heer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 1+2)(胶体金法)(采集指尖的血检测),我通过自己操作来检测,并仔细阅读了说明书,非常小心、认真,试剂盒完全严格按照说明书的指示进行保存、而且检测环境符合说明书要求、严格按说明书操作试剂盒,目前我自己检测了3周,每周一次。全部是阴性,检测的照片微信发给了我所在的疾控中心的一个医生,她也说是阴性, 问题(2)我这样自己检测可以不到医院去检测吗?请老师指导,这样的试剂盒检测3周可以排除感染吗?或者应该测量几周?



发言人:感谢我

口交不会感染艾滋病吧,那天晚上值夜班,科室的护士给我口了,她私生活有点乱,口了别人又口我,也没有问题吧。


张老师回复:

您好,各位恐友在中心实名认证注册成功,非常不容易,张老师理解有缘来到我们中心的恐友,所以大家的每一条留言张老师都会认真阅读,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张老师希望恐友们真是为了自己彻底脱恐来的,或者说就是想得到一个尽可能客观的答案,希望大家尽可能把问题的关键信息说的清楚明了一点点。如果只是想随意得到一个答案,网络上有不少关注恐艾的热心朋友都可以回答。但您注册,费了心思和精力,时间,建议将细节情况说清楚,我们才能给您一个尽可能客观的答案。否则您简单问两句,咱们也随口回复您没事,走这样的仪式感,对真正脱恐,没有任何意义。根据您提供的信息,大概的意思是您们单位的护士为您进行口交,对于您来说就是被动口交行为,被动口交行为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高危。但是您后面写了一句口了别人又口了您,这句话信息有点模糊,张老师无法确认。比如她是当场为多位男性进行口交,口交了一位,快速再为另外一位口呢。还是您知道她平时生活有些乱,曾经多次为男性进行口交,这一次仅仅和您一个人发生关系。如果是后者,她的过去经历并不会引起和增大您的感染概率,但是如果是前者,多人聚众发生关系的话,如果一位男士将精液射入其口腔,她在未清理口腔的情况下快速和您发生关系,短时间的腔体活塞运动,可能造成未暴露空气的病毒进行体液交换,那我们还是建议检测的。所以,咱们如果将问题尽可能说的明确清楚,为您的判断也将更客观。最后再建议以后描述问题,该详细的地方可以写详细点点,但不建议描述您和对方的身份,否则很容易被看到该留言的其他人对某些职业产生误解。一个人的性价值观,生活态度和她的职业没有任何关系,就如同一个人恐惧艾滋病和他是不是有很大风险感染艾滋病没有任何关系。

回复时间:2024-06-20

发言人:1767777

张老师,朋友给我介绍一个相亲对象,感觉相亲对象有点傻乎乎的,我跟她发生了全程戴套性交,整个过程就几分钟吧,但是细节问题出来了,首先就是她下面比较干,然后戴上以后很难进去,后来她涂抹一点润滑液在阴道,后来就进去采取男上女下行为全程戴套做,做的时候她把沾有分泌物跟润滑液的手摸了自己的奶,然后在奶上涂抹均匀,然后我用手抓着她的奶继续做,然后她突然让我吃她奶,我当时比较激动就吃了两下舔了几下奶,但是感觉她奶上有涂抹润滑液的苦涩味道,后来就没怎么吃奶了,我担心的是因为我刷牙有牙龈出血,我舔了她手上沾有分泌物跟润滑液混合体的奶,这个奶肯定是在空气中暴露了,我担心奶上的分泌物会通过口腔感染我的牙龈出血的所谓伤口,请问这个需要检测和担心么?因为她先涂抹了润滑液然后抹在自己下面,那么她手上肯定会有少许分泌物,然后再摸了她的奶,然后我再摸她的奶,最后再吃的奶,整个奶都暴露在空气中,请问这样一个连续的折损会不会使病毒失活从而无法感染口腔里面有早上刷牙的牙龈出血问题呢?全程戴套我倒是经过长期学习不是很担心了,我担心的是吃奶带有润滑液苦涩味的分泌物暴露空气沾到奶上的行为,请您结合她下面比较干涩涂抹润滑液再摸自己奶然后我再摸她的奶,最后再吃奶一系列行为进行评估,谢谢您张老师!


张老师回复:

您好,张老师记得您好像是一位老恐友了,不清楚您们关系达到了什么程度,什么关系决定了具体行为,如果两人不熟悉,就发生了关系,会因为安全信任感不足导致产生心理问题,有恐艾史的恐友,很容易会唤醒曾经的恐艾痛苦体验。除了艾滋病防治干预心理方面和恐艾心理,张老师多年也一直在婚姻情感领域做心理工作。所以张老师看您描述了,您朋友给您介绍朋友,您认为傻乎乎的,但又发生了关系。像张老师自己的预约恐友,张老师是肯定需要他将这样的情况详细给张老师说清楚的,很多恐友觉得只是简单说一下自己情况就行了。张老师希望在评估艾滋病感染风险的同时,尽可能还原大家应激反应的模型,给大家一些恐艾心理的支持,才能真正帮助到恐友。大家也需要明白,风险评估仅仅针对于某一次刺激事件的评估,下次受到刺激又需要重新评估,它和恐艾心理不一样,恐艾心理一旦开始自主化运作,就算以后受到刺激,也不会随时一惊一乍,恐惧体验快速上头的。张老师认真看了您的行为,带套行为,没破没脱,科学佩戴,也没有其他的一些意外或导致产生意外的原因,不会感染艾滋病,乳汁不会传播成年人,您的问题还是因为当时恐艾可能是暂时靠检测或时间强行压制,您对性应激的思维模型处理没有改变,所以您一旦牵涉到性,引发继续恐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希望您弄清楚事物的本质问题,祝您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4-06-17

发言人:342137641

上篇咨询张老师的答复让我有点启发,但其中有些话感觉还是要等自己对恐艾心理和自我的心理有更深的了解之后,才能悟的更深更透, 解决恐艾需要专业知识和心理知识相结合,尤其是心理层面,结合我对自己的恐艾心理分析以及老师上次提的意见,我个人理解自己的恐艾心理是这么一个大致过程:事件—灾难化思维—恐惧焦虑情绪—强迫思维—强迫行为,其中灾难化思维和恐惧焦虑情绪是成因,着重要解决的也是这个。老师上次提到的将潜意识意识化,是不是就是在找出灾难化思维的思想根源,以此来避免灾难化思维。同时,之前咨询过郭老师一次,平常经济压力大也没有再次咨询了,郭老师当时建议的正念练习和有氧运动,是不是意在通过关注当下来缓解焦虑恐惧情绪这方面,我试了,刚开始那段时间确实有用,特别是尝试晚上去安静的公园正念练习,的确能让自己平静一些,但后面又有点脱敏了…… 对于接下来,我打算一方面结合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去寻找潜意识里灾难化思维的成因(十年前在老师辅导下有浅浅尝试过这方面),一方面坚持正念运动以及专注力练习,这个方向对么? 我现在在强迫思维来的时候,已经能识别它了,甚至能意识到一点灾难化思维和情绪,但还是没有办法避免继续想下去,因为觉得虽然是灾难化思维,但它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仅仅只能以“这只是个万一的理论层面情况”来安慰自己,最终焦虑恐惧情绪还是没能得到缓解,那种心里紧紧的、如鲠在喉的感觉还在那,还是没有办法做到为所当为……这个阶段我该怎么办。


张老师回复:

您好,张老师在留言区用文字给您的回复尽管很详细,但是对于一些恐友对深度心理的理解,并不一定就是最有用的,张老师对您不太熟悉,不知道您是不是一位高校学生,目前每一个高校都有为本校学生提供心理健康咨询的心理中心,由国家支持,大部分在高校心理中心的老师在精神分析的修为还是不错的,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它讲究的是潜意识和意识的关系,要进行精神分析,基本都是需要一个较为长期的时间,去分析自我,去解析您的成长史,去理解自我的防御模型等等。您有您自己的理解没有问题,一般来说,事件是要进行区分的,比如说刺激程度,我们每个人的应激反应,动用了哪些防御模型,其中那些防御不科学,哪些在这点上使用错误,为什么面对同样一个问题,每个人的反应不一样。感觉您是将认知行为的一些模型套用在了精神分析上,认知行为是不讲究潜意识的,精神分析才讲这个。为什么恐艾干预心理是需要专业老师进行指导的,他的重点不在于您知不知道认知行为和精神分析,而是在某一个具体节点使用哪类方法,这是难点,就像这个世界是辩证的,没有绝对的黑白,那么怎么来界定黑白在具体情况下所占的比例,就是具体探讨的。正念等方法都是属于认知行为类,不属于精神分析,两者可以有一定的结合,但是不是说我今天看一本心理书,明天又看心理书,他就想我们读书上学,什么阶段学习什么,是有讲究的。您可以继续和郭老师保持沟通,她的专业能力很强,又是精神科医生出身,有对恐艾心理干预的先天优势,如果您本人在西南民族大学上学,或者有西南民族大学的同学,您可以委托他们帮您申请郭老师每周固定时间的心理咨询。您说您家庭条件不好,您可以像咱们中心申请贫困免费帮助,中心是一个非营利性机构,在能够维持中心基本运营下,中心都尽可能的在进行公益服务,所以如果您属于贫困人群,可以向助理老师咨询怎么申请中心老师的公益援助,这个一对一的心理公益援助,中心坚持了十多年。您这点理解没错,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别人就算高危行为不会恐艾,但为什么您会恐艾。为什么您会灾难化思维,为什么在其他一些部分不会灾难化,偏偏在恐艾方面会这样呢。为所当为可不是喊一句口号,就自然做到。其他恐友张老师不了解,但是张老师自己的预约恐友,基本上都是需要梳理他们的思维模式,矫正他们过往在网络上学习到混乱的知识点,明确他们的心理动力和脱恐目标以后,再逐步将森田疗法使用在其中。所以我们不能直接说恐艾用什么方法好,而是在特定的时间段,具体用更适合您的方法。您该怎么办,张老师建议您可以寻求一位对您了解的一位老师,花时间去和他即时沟通,在他对您越来越了解熟悉的前提下,根据您的反馈,以及您使用心理量表评估的结果综合参考,给您的建议对您最好。前面张老师已经建议您可以寻求的多种援助方式,您可以参考一下,您现在能够脱离本身对传统恐友一直认为是艾滋病风险可能的误区,理解需要通过心理调整来改善自己,已经是不错的进步了,祝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4-06-16

发言人:波波的烦恼

张老师您好,您回答我这个问题就可以了。粪便不能传染艾滋病毒,是针对成年人的吗?那么小孩子抵抗力低(5岁的小孩),粪便会不会把艾滋病毒传染给小孩子呢?还是说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不会被粪便传染艾滋病毒。希望张老师解释一下谢谢。


张老师回复:

您好,小张,您以前在中心学习了很多年,有部分固定的思维模型一直没有改变,当您现在开始跟着张老师进行一对一通话,是不是感觉到自己在应激反应的体验上,思维和习惯出现了一些变化吧,希望您再接再厉,您会越来越好的。张老师在这里给您补充,您家两个小朋友张老师也见过了,他们虽然是小孩子,但是并不属于婴幼儿,作为排泄物一样可以使用张老师给您归纳的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群体统计来进行思考,再将她们作为个体模型带入到恐艾干预的模型中,您想您家有可爱的孩子,别人家也有,在日常事件中,这是个很容易暴露的事件,但是也没有见过因此感染艾滋病的案例呢,包括张老师所教授您的大十字交叉法,您也可以利用一下,当产生一些不良体验的时候,对应带入,看看那只是您的主观表达,还是真正是客观的体现呢,在一个步骤上,不要过余着急,您可以下来进行练习,并且欢迎积极的给老师反馈。您有什么直接给张老师发邮件就行了,不用在留言区留言,张老师的预约恐友都会通过邮件和老师保持联系,具体联系方式您联系助理老师给您哈,祝您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4-06-16

发言人:reverse

张老师你好,很抱歉又来麻烦你了,我最近一次边缘行为后41天半接近于6周的情况下去医院测了四代抗原抗体检测,阴,同时梅也是阴,而且距离上次与xj的dt行为也已经过去将近12周应该是差3天就12周整了,中间也测过两次抗原抗体都是阴性,请问老师我现在是不是很稳的可以排除了呢?就现在来讲6周的时间是不是也已经很保守了呢?结果阴之后心情舒畅了不少,但多少感觉并没有完全走出来,平日里有什么办法可以尽快忘掉这些恐惧吗?


张老师回复:

您好,您不用客气,按照中心的留言规则进行留言,张老师都会认真阅读,尽可能详细的给您反馈。首先,您自己也说的很清楚,您是边缘行为,在接近六周的时候去检测为阴性,已经排除了。艾滋病窗口期是一个周期,不是单独的时间节点,您不用去思考一定要满六周节点,结果才准确,其实这个细节就能看出您的心理认知反应。是的,检测作为一种相对安全信号,虽然他不能直接拿来做脱恐的方法,但是他能够证明单次行为没有问题,让恐友能获得暂时的愉快感。很多心理受刺激不严重,没有在网络上到处乱搜,恐友靠检测,选择了逃避,虽然并没有改变思维模型和应激方式,但只要不是再受刺激,也许生活能逐步恢复。但是对于本身性格敏感,又长期滞留于网络上,没有安全感的恐友,检测会让他舒服一会儿,但是愉快期过了以后,又会陷入常规思维模型的误区,觉得万一的可能性。您说要尽快忘掉,这个可能不是很科学,都是您的应激刺激,他不可能说被我们忘掉,您可能想表达的是逃避,希望不想他,如果您站在这个角度,可能思维模型需要有改变。因为您并不理解恐艾心理常见的第一反应等等,也没有办法做到人对自己的理解。因为不是电话,视频或面询,张老师没有办法用语音给您详细剖析,但是您大概知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说法吧,只有我们提高我们心理的认知能力,改变应对模型和习惯方式,恐惧应激就会逐步消失。类似于人的成长,都是需要时间去介入,所以您说希望立马尽快忘掉,可能单靠自己还是有点难,建议可以在我们官网上多学习一些关于恐艾心理的应对方法,结合自己的特点,整合适合自己的方式,便于自己理解,那可能就是最适合您的方法,祝好。

回复时间:2024-06-15

发言人:超超

张老师好,小弟我在福建出差,通过网络软件找了小姐发生关系,小姐看我能力挺强,干了四十多分钟一直未射,摘掉套和我无套行交,最后射了。三天后,我感觉到浑身无力,大便不成型,肌肉酸痛,网上搜索可能是艾滋病感染初期症状,我害怕,问小姐有没有艾滋病,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我绝对不会感染艾滋病,她保证我不会。她说和她发生关系感染艾滋病,愿意和我赌一万,如果我没感染艾滋病,就赔她一万。福建的小姐到底多爱钱啊,用这个打赌,但是我听到她愿意和我赌,心里还是舒服点了。请问张老师我能不能相信小姐的话,说明她没有艾滋病呢。


张老师回复:

您好,张老师认真看了您的行为,如果您和小姐发生了实质无套性关系,要么是她去进行艾滋病检测,要么您在窗口期后进行艾滋病检测排除,对于具体某一次行为的恐艾刺激,在医院疾控进行检测肯定是直接的安全支持。尽管小姐给您保证了她没问题,但张老师相信如果您们两个彼此不熟悉,他给您的保证不足以成为您可以使用的客观参考。要不然您也不会继续在中心留言问张老师问题了。另外明显的感觉到您对赌博不是很喜欢,小姐愿意和您打赌,也是触及到您的不良情绪,增加了您对她的不信任。在另外一方面,您又觉得小姐愿意这么说,或许还是对自己有信心。您的心态便开始在左右摇摆,引起了内心冲突。不建议您在网络上搜索,网络信息来源复杂,还有不少杜撰的信息,在没有辨别判断能力的时候,很容易让我们产生应激反应。其实,您只需要和小姐交流,详细了解小姐为什么主动愿意和您无套,还有她本身对性病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识和了解程度,如果小姐一问三不知,觉得性病艾滋病离她很远,张老师倒是建议她和您都去检测一下,如果您俩检测都为阴性,那么也可以确认您本次的无套高危行为,不会感染。

回复时间:2024-06-14

发言人:renren123

老师好:前段时间几个朋友酒后去夜总会玩,叫了几名陪酒公主,中途醉酒断片,只记得结束时被搀扶到车上,过了几天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个想法:“我有没有在KTV里边与公主发生性关系?”跟朋友聊天说起这事,问当天在KTV的详细情况,他们也都不太清楚,没太在意,但都觉得我想多了,太敏感了。我就又想,万一某个公主有传染病,通过勾引我在洗手间内与我发生不带套的性关系,恶意传染疾病给我,而我又是处于醉酒状态,不知道具体情况就做了高危行为。然后我就越想越害怕,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儿,一周后,脖子、肩部及大腿根部都持续不适。实在放心不下就在第28天去做了三代检测,阴性。请问我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有发生被恶意传染的情况,也证明没有问题了?还用再去做6周的检测吗?


张老师回复:

您好,张老师看了您的问题,您的问题属于较为典型的恐艾强迫方式,虽然您喝酒喝的断片,但是您能够形成碎片化记忆,记得一些经历。不清楚您自己是不是有既往恐艾史,如果有的话,涉及到性都会引发我们心里敏感。其实我们不断去反复假设就是想获得一种安全补偿的方式,潜意识和意识产生了冲突,一般来说,人会优先处理最坏结果,某些事情真的发生了,您并不会考虑的是他存不存在,您就会直接将强迫思维放在,真的发生的基础上,我该做下一步自己的反应是什么。另外,碎片化的回忆无论怎么断片,他都会有一些基本感知存在,比如您和对方是怎么形式发生的行为,对方的基本信息,如果这个时候您感觉到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构建对方的碎片化信息,而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概念,基本都是强迫,强行用您过往大脑里储存的印象来满足回忆。张老师对您不了解,所以没有办法就您的进一步情况进行深入分析,但是张老师想表达,类似您疑惑的恐友很多,张老师在电话里给大家讲了一些强迫的形式和表现,大部分恐友对自己的思维都能有一些客观的理解了。至于您一周后产生的不适,或许和您焦虑的心理状态有关,张老师不认为这种情况需要去检测艾滋病,如果这样的话,下次人一不开心,受到点刺激就去检测,岂不是最终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变成检测依赖了么。

回复时间:2024-06-13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