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发言人:遇见神猪

老师你好,我今天在学校拿快递,菜鸟驿站的门口很小,我出去的时候和一个准备进来的老人挤到一起,我注意到他的胳膊上有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伤口,周围泛着红色,不知道有没有血流出来,我穿的是t恤,胳膊裸露在外面,正好擦到他的伤口了,我的胳膊上有几个红痘痘,应该没有大伤口,如果与他的伤口这样摩擦,会有危险吗?回宿舍后我用水冲洗胳膊,冲的时候感觉有几滴液体溅到眼睛里了,然后挤了点洗手液在胳膊上,洗出泡沫冲掉,这样算不算反复摩擦进入体内?以上这些情况有危险?我害怕那个老人有艾滋病。我需要去检测吗?暑假本来留校考研的,现在有点慌。



发言人:杨柳飘雪77

老师你好。我可能又复高复恐了,这次良心真的被狗吃了,我仅仅玩了无套被动口,大约2分钟,我没发现龟头阴茎有破损,现在已经五天了,越想越怕,看了你关于口的介绍,说有案例的仅是非淋跟尖尖,我想问,其他的呢,有人说会传染梅毒,有人说会传染艾滋的好可怕。复高复恐真心可怕,又开始想自杀了,觉得对不起家人,孩子。



发言人:gzw

老师你好,我最近特别恐艾。两周前因为痔疮去医院做肛检,害怕用的东西不干净,就一直给医生强调确认给我用一次性的,那个医生笑着说好,可是当时他的手边没多远就扔了很高的一堆一次性肛检镜,他会不会心里很烦的给我用别人用过的肛检镜,当时我的痔疮很疼,应该也有伤口流血了,用了带有HIV的给我做肛检会不会被传染呢?做完肛检这个医生说我得的是血栓性痔疮,需要立马住院做手术,他说血栓性痔疮很危险,这个血栓会乱跑,要是流到脑子里就不好了。我害怕的很,就又咨询了很多医生,他们都说这个医生唬我的。我就想这个医生太没素质了,会不会真的给我用别人用过的肛检镜。   从医院出来胳膊不小心刮到了铝合金指示牌的角,医院里病人多,会不会一个HIV病人刮到后,紧接着刮到我,把病毒传染给我?   这两天下雨特别大,我们单位地下室电梯井里进水了,拿着盆躺着水去挖水,刚好电梯井的上面紧邻着厕所,带着经血的粪便溢出来流到电梯井里的脏水里,我的脚有几处抓伤,如果经血带HIV会不会传染给我。   最近做了个无痛胃镜,担心胃镜管会不会不消毒,就给下一位用,因为做胃镜的人太多了,一个个消毒太慢了。用的麻药水瓶是不是公用的?前几天做喉镜,我就看到医生直接把用过的喉镜管用棉花擦了一下,紧接着给下一个用了,吓得我没做喉镜。所以才会联想到做胃镜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今天睡完午觉起来有点头疼,小腿和脚踝上有十多处红点,这是不是早期症状呢?    谢谢老师。



发言人:一一

张老师,我有“破鼻子”的毛病(毛细血管薄),早晨起来又破了。止住血了,然后吃饭,家里不到两岁的小孩从我碗里夹了一点面饼,我突然发现,嘴里有点血腥味,应该是鼻子里的血从鼻子进入口腔了。于是我开始恐艾了,我担心:我的血从鼻子进入口腔,吃饭时,筷子进入口腔,筷子就粘上了血,然后筷子去夹面饼,面饼上就有我的血液了,然后恰巧孩子拿到了这块沾有我血液的面饼,那么他不就接触我的血液,不就有感染风险了?冷静后,我开始自我分析:1、传染源:我不是传染源,这个经过之前无数次的验证,我对此还是很有信心。2、开放性伤口:孩子的嘴里没有破口,而且嘴上的口子也不叫开放性伤口,开放性伤口是“呼呼”冒血、止不住的那种。3、没有体液交换:首先我口腔里的血液能不能沾到饼上都难说,从血腥味感知,肯定不是“满嘴鲜血”那么严重的情况,可能就是存留了那么一点;然后就是能不能沾到筷子上也难说,退一万步讲,肯定不是沾满筷子的,否则我就看到了,所以说,【量不足】;再次是,孩子拿的饼上有没有血液也难说,记忆中我觉得我的筷子没接触到那个地方的面饼;最后是,孩子拿到面饼后,根本没吃,只是在手里把玩,然后被我们收拾了。4、密闭环境:全程不是密闭环境,一直处于空气中,即使有任何病毒,也会失活。总结:【不是传染源】【血液量不足】【孩子没吃进嘴里】【就是放嘴里,嘴里更没伤口】【而且全程置于空气中】,所以我100%相信,这是安全行为,或者说,这根本就没行为(我记得陈老师曾经说过,现在社会情况,只要不是发生了无套性行为,那么就不需要再去考虑感染可能性了,特别是这种吃饭行为,已经被证实是安全的。)张老师,我说的对吗?这种行为不会给孩子带来任何感染问题吧?



发言人:3754720

老师您好,昨天我骑电瓶车的时候,前面有一位大概四五十岁的人吐了一口不知道什么,肉眼观察他吐得东西是白色的而且是分散状,并且我没有听见明显打喷嚏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口水还是痰,而且心里总是害怕吐的东西带血但是我没看出来。吐的时候没有朝着我,但是我当时骑得比较快,骑到那个位置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点湿湿的感觉,可能空气中还漂了一些,并且一会后我看见从他嘴里出来了几滴白色的可能又飘我脸上或者嘴里了(我当时在打哈欠),这些液体到我身上差不多有个零点几秒暴露在空气里,我身上有些痤疮破了但当时应该没有出血,嘴里有红痕迹,但有红痕迹的地方是好几个礼拜前的溃疡处了不知道是不是没长好的原因,红痕迹用舌头舔不掉色应该不是血,请问会有问题吗,就因为那人手臂上有骷髅纹身让我恐了,顺便问一下唾检三代四周足够排除以上问题和恐艾滋针吗



发言人:zzhl

老师您好  我于十天前在洗浴中心与技师发生了一次dtxj持续时间十秒左右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回了以后一直乱想,有点恐惧也问了医生,医生说没有必要检测和害怕,但是我就一直回想细节,我感觉我有强迫心里 ,我明明知道我戴套了,可潜意识里一直在想没戴套咋办,恐艾心里断断续续,一会好一会恐,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请求老师解答 如果老师说我这个没必要检测的话 我就强行脱恐了!谢谢老师



发言人:小李

前天我去一家小摊吃凉皮,她做好给我的时候发现她的手指背部破了,有血渗出,做凉皮的时候他就直接用自己的手去拿这些食物去切和洗那些黄瓜,我当时没没有想就吃了一点,昨天发现嘴巴里有一个口腔溃疡不算太大,吃凉皮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口腔溃疡,现在想起来有点害怕 如果她伤口上的血碰到食物上然后我放在嘴巴里吃掉,我自己又有一个口腔溃疡如果他有 hiv 我会不会有危险用不用检测



发言人:小混蛋

老师对不起,不瞒您说我其实6月30号的时候重复行为了。按照7月8号进行针对6月9号发生的行为后28天检查。跟30号只隔了一周。阴性也没有什么意义。小姐不是同一个人。同一个中介介绍的。行为和上次一样无头盔kj和有头盔xj。措施也和上次一样。自己买的头盔无破无脱、事前对方体表观察、询问是否定期检查等。小姐事后拿我准备的头盔做了漏水测试,没有漏水就扔掉了。她的具体情况我是不了解的。而我事后立即去医院开了割包子皮事后专用的清洗消毒液进行浸泡清洗。没有刺痛感。第二天去找医生朋友检查手枪。枪头没有肉眼可见的伤口。但是问题在于,第二天晚上我洗澡的事后发现枪袋子有一处不规则的小伤口,直径2毫米左右,开放性流血。可能是我当时清洗的过程特别用力导致的。但是我不确定这个开放性伤口是否昨天事发的时候就已经存在。因为我平时洗枪袋都很用力。担心存在的话就和小姐的y山洞产生碰撞然后触碰山洞外边周围渗出的分蜜物。我大概量了一下和枪管很近,很有可能碰到了。不确定是否多量因为整个过程也就十来分钟。开枪之后马上去浴室用普通的清水清洗了。当时完全不知道是否有伤口存在,洗的过程没有感觉有什么刺痛额感觉。直到发现存在伤口后同样的用医院的消毒液清洗也没有刺痛感。所以请问这个过程是否存在危险。虽然我参考了官网张老师说的表皮分很多层病毒不容易入侵,可是这毕竟是开放性伤口啊,暴露的毛细血管也是入口。另外如果病毒只是进入了毛细血管而不是进入静脉血管,概率完全不一样对吗? 目前6月9号的行为风险性也不是很在乎了。 我知道我犯下的罪行很难得到饶恕。但是发生了还是要处理。恳请老师们帮助我。谢谢!



发言人:一刀

张老师,您好。断断续续地恐艾,时好时坏,有时觉得没必要恐,有时又恐得没道理。去年因为父亲骑电动车去工地干活,摔了一跤,脚折断了,当时皮也擦破了,流着血。同村的一个人拿了药酒给父亲擦脚,以为能治好父亲的脚。其实不顶用,打到脚后,父亲惊慌,胡乱找来些布条绑住脚止痛,又用别人给的药酒擦他脚的受伤的地方!最后是我们把父亲带到医院动手术,把脚接上,治疗一个多月才治愈。父亲脚好后,我才听他说,当时摔车时,同村的一个人给他拿来药酒擦脚伤处,父亲又随便找来布条绑他受伤的脚。所以现在我很担心,别人的药酒干净吗?擦在父亲受伤的脚上,会不会感染艾滋病毒之类的,很担心。随便找来的布条也肯定不干净,绑在受伤的脚上,危不危险?会感染艾滋病毒吗?假如这布条是沾有艾滋病人的血的呢,会不会被感染?父亲去医院动手术后,我也一直担心,他住院一个多月,睡在医院,动手术的脚肯定跟医院的床垫床单接触,又担心这些不干净,怕接触会感染艾滋病毒,因为当时时冬天,在医院过夜睡觉是盖医院提供的被子的,这些接触到脚的伤口,会不会感染艾滋病毒?现在父亲回来和我们长期生活了,我又担心父亲已经感染艾滋病毒,父亲日常和我们一起吃饭,碗筷都是用了放在一起的,下一餐就可能交叉着用到对方用过的筷子,这些会不会被感染到家人?特别是家人或者我,经常有口腔溃疡,跟父亲一起生活吃饭,共用碗筷,会不会被感染?父亲平时又爱做家务,家里的碗筷他又经常洗,饭也是父亲做,他洗锅洗米做饭,我又担心不干净,怕父亲感染艾滋病毒了,做饭给我们吃,我们会被感染,因为父亲的手经常是皲裂的,在冬天手经常裂开口子,甚至出血的,这样,父亲洗锅洗米做饭,会不会有艾滋病毒,我们吃父亲做的饭会不会被感染?我们用父亲洗的碗,会不会有危险?碰上我们有口腔溃疡时用父亲用过的碗筷,吃父亲亲手做的饭,是不是被感染的风险很大?我知道我不应该怀疑父亲,我也不敢说出我心里的想法,就这样苦恼恐惧着。请张老师帮忙,给我解疑释惑一下,万分感激,谢谢您!



发言人:郝郝生活

老师,你好,如果我在打球,或者其他运动的过程中,被别人抓伤或者划伤成明显出血的伤口,或者手上已经有出血的伤口,别人的汗液流到我新鲜伤口中,如果对方是艾滋病人,会导致我感染吗。虽然说汗液不会传播,但是这几天我看到网上说汗液中也会有艾滋病毒,所以想找老师帮忙确定下。汗液流到新鲜出血的伤口中会不会导致感染。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