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发言人:745JZX0888

张老师 我就是之前那个恐采耳的,我想认真问一句中心这么多年来 ,有没有因为单纯采耳感染的,我今天14天了,住在小县城里 只有三代手工免疫法能检测,两家医院都是一样,3周如果测了没事的话,我能不能放下心来!!



发言人:qwertyuiop07

您好,我是在浴室换衣位置被墙边棱角划伤手掌,有流血,过了一会伤口血液凝固。 担心如果有病毒携带者在同一位置刚被划伤。带有病毒体液的棱角划伤我,造成感染。 请问我这种请问是否有风险,是否需要检测? 如果不必检测,能否说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不会感染。



发言人:乐乐945

尊敬的张老师,你好!我最近在咱中心看关于窗口期的问题,有个文章引用了部分专家的言论,我记得里面有个专家说了如果病毒量少的话会延长窗口期至三个月,这让我产生了混乱。因为我看咱中心的网站上说3代6周4代4周,六周肯定可以查出了。张老师您看我这么说对不,那只是一个专家的观点,恐友的内心情绪一般是不稳定的,敏感的,所以面对这样的问题会混乱,而没有从一个整体的角度去看待。我的内心也是有两个声音,一个说万一我的行为真是因为病毒量少窗口期延迟了三个月呢。另一个说要从张老师的观点上去考虑,张老师的观点是整合了很多专家的观点,既然相信就不要怀疑。强迫就是理性与强迫的两种力量对抗的感觉,包括这次给您留言我也是纠结,如果给您留言又满足了不确定性,那么自己也就失去了暴露的机会了,就像您说的内化这种混乱比去确定更好。我的行为是男男 wtbdkj(我的yj进入他的嘴里,有深喉,他用舌头转动我的yj,之后我的yj有不适感),结合我的行为我考虑到了我接触的病毒量少,所以才问了您这个问题。就我的这个问题我也是问了中心的不同老师,每个人的回答也是不同,有的建议男男关系要定期去体检,但我只是发生这一次,也许是老师善意的提醒吧。就像您说每个老师的谨慎程度不同,所以即使边缘性行为没有什么危险,也建议你去体检,这样更科学严谨。张老师,现在的疾控最低是三代吧?如果我的行为六周能排除的话,我预备六周去查一次,然后就不查了。非常感谢张老师的耐心回答,我把您的回答让我的朋友看了,他说还是有好人的。



发言人:imzhangsanfeng

老师您好,与女方发生关系时,我手指指尖往对方阴道口深入了1-2厘米,但指尖当时有小伤口,虽然伤口没有直接流血,但是没有愈合仍有痛感,请问这种情况风险高么?



问题补充:

补充下,是指甲侧面跟皮肤连接的地方撕破了,大概4小时内的新鲜伤口,因为手指敲键盘拿东西时会频繁挤压到,洗手时也会把上面渗出凝固的组织液洗掉导致没有保护作用了,所以比较担心时开放式伤口

时间:2022-07-02
发言人:66

老师您好,感谢老师抽空帮我解答问题。事情是前两天坐公交车回家,车上人很多比较拥挤,站在我前面的人提了一个大的纸袋子,纸袋子偏硬且里面装了挺多东西,路程中由于车身摇晃纸袋子的尖角划伤了我的小腿(我穿的裙子所以小腿露在外面的)大概七厘米断断续续的划痕(没有往外流血但能看到断断续续划破的红点且用酒精消毒会刺痛,不知道我这种算不算开发性伤口)因为公交车随时有人上下车,之前站在纸袋子后面的人也不是我,所以我就特别担心如果纸袋子在短时间内划伤了别人继而又划伤了我那我是不是有感染艾滋的风险呢?



发言人:zzk

老师,我41天的时候去的医院阴,但是现在喉咙天天不舒服,今天去小门诊看了下说是声带有滤泡,我百度一查是淋巴滤泡,就突然超级恐,并且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症状,老师麻烦您分析下,我真的好担心啊,我准备八周的时候再去医院测下!我不会成为第一个dt中的,第一个六周后转阳的吧?



发言人:3754720

老师您好,这几个月我已经不恐,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但是又有点恐狂了,前几天走一条小巷子路过一只小猫,当时我的膝盖处还疼了一下,回家后发现有伤口,我就在想是不是被小猫抓了或者咬了,当时离打狂犬疫苗过了六个月又十五天,我记得狂犬疫苗我最开始(一年前)打的是四针法,并且距离被那只小巷子小猫六个月又十五天前的时候我打的加强针的第二针,而且打这第二针因为个人原因比医生规定要来的时间晚了一天,请问这晚了一天的加强针会影响疫苗有效期吗?同时如果小猫真抓我了我需要去补加强针吗?



发言人:22779900ZXc

跟按摩女舌吻,大概有五分钟,我也有牙龈出血,看到他牙上有血,后来他给我打飞机。给我用小喷壶喷了两种液体,不知道是什么,会不会这个小喷壶的液体里面含有大量的艾滋病毒,打飞机大概打了将近30分钟,我害怕我的生殖器上有伤口,老师,我想知道,两个人进行舌吻,都有出血会不会传染,我打飞机的行为会不会传染 老师,



发言人:1767777

感谢张老师在百忙之中回答我的问题,我一直都在张老师的恐艾板块深度学习,但是我总喜欢把自己归位特殊人群,您看我这个心态是不是就很偏执,麻烦您再帮我看看,就是打飞机的问题,我不是很担心技师拿注射器藏在手里扎我陷害我了,因为针扎在肉里完成注射不光需要时间还感觉到疼痛,而且血液会凝固堵住针孔,所以我觉得通过物理化学生物基本知识就可以破解这个问题,我本身就是学理科的,喜欢用结构化思维分析问题,但是我却忽略了技师的手有没有破的问题了,因为我记得当时回来洗澡的时候下面没有任何开放流血伤口,也没有明显疼痛感,打了沐浴露洗下面也没有明显疼痛感,洗完澡后我还专门喷了2遍百分之75的酒精,依旧没有明显疼痛感,我连尿道也喷了,都不疼,只是有点火辣辣的热,那么如果我的下面有伤口并且达到感染的程度是否喷酒精就会疼?还有就是忘记检查技师手有没有破,流血是不是并不重要?因为我想技师如果正在开放流血给我打飞机,那么完事后我肯定会发现下面沾有血液学家,但是我射完看下面并没有血液,是不是证明她的手没有开放流血伤口的破?如果一个技师手正在流血,开放伤口,她会忍痛给我打飞机,并且毫无感觉的换床单吗?她是不是应该先给自己包扎,因为我觉得她也挺有洁癖的,不让我穿着躺在床单上。所以再请张老师帮我分析一下我因为光恐惧针筒,而遗漏没有检查她手的这个问题?有没有风险?病毒会不会从她看不见的手的伤口里在暴露空气的环境下进入我的生殖器,或者尿道?谢谢您!



发言人:没有问题

老师你好,我是在51天前发生的wtkj后带套做爱,事后59小时吃上阻断药,然后在阻断药停药后14天前医院检查4代,数值为0.047,阴的是不是,所以我能排除了吗,我还要不要去检查我快疯了


张老师回复:

您好,张老师认真看了您的问题,您的行为是无套被动口行为还是主动呢,这类行为本来导致艾滋病感染的可能性就非常非常低,然后您在72小时内服用了阻断药物,您其实可以从病理上去排除艾滋病感染的风险。您这个检测不检测都可以排除了,您停药后去检测更多走的是一个获得相对安全信号的一种仪式感,希望您调整您的状态,如果心里还反复纠结的话,考虑心理对您产生的影响,祝您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2-06-26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