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狂犬干预>>狂犬病恐惧症之殇:被误读的狂犬病

狂犬病恐惧症之殇:被误读的狂犬病

作者:网易     来源:网易新闻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7日    点击数:

  近十年来中国狂犬病的发病率及死亡率一直维持在每年超过2000人的高位,仅次于印度,居全球第二位。狂犬病在2006年开始反弹达到高峰,而对狂犬病的思路和方式存在问题导致中国每年用于狂犬病防疫的费用超过100亿元,付出的代价世界第一,效果却是世界倒数第二。对这种死亡率达100%的传染病的知识普及和夸大宣传,不但让民众陷入敏感恐慌,也让中国狂犬病防治陷入投入高效率低的尴尬境地。

 

媒体的宣传报道断章取义,导致民众对狂犬病恐慌

 

  造成大众对狂犬病恐慌的原因之一,是媒体连篇累牍的“健康狗带狂犬病毒”的宣传。1992年,广东省卫生防疫站报告,对该省8个县、市的市场屠宰的1258只食用狗的脑标本进行检查,狂犬病毒抗原的平均阳性率为17.7%,最低的地方为10.8%,最高竟达30%。许多报刊上经常所说的健康狗的“带毒率”17.7%,来源就在这里。后来其他省市的防疫站相继进行一些调查,都宣称“健康犬带毒率”很高,多数报道的家犬带毒率为8%-15%,其中大部分为“健康”带毒。如山东省健康犬带毒率为15.3%和22.2%(邵县);吉林为15.8% ;河北衡水市为23.7%。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篇文章中说,上海的“受检犬中有40%为无症状的携带狂犬病毒”。

 

国内外疫苗公司兴风争抢中国市场:20-30亿的牟利空间

 

  统计显示,中国被狗咬伤而注射狂犬病毒疫苗的数量,达到了1200万1500万支,按每支疫苗200元计算,总计达到20至30亿元。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狂犬疫苗消费的最大市场。在这一环境下,国内外数十家疫苗公司抢夺市场的竞争很激烈,一些疫苗公司故意夸大狂犬病在人体内的潜伏期。

 

“健康犬也携带病毒”的谬论传播,导致被咬者极度恐惧

 

  由于“健康犬能携带并传播狂犬病毒”的认识普遍存在,不少被犬所伤者长期处在极度恐惧中。支持健康犬带毒的,也仅是国内的部分不明真相的医生。传染科医生或者狂犬病门诊的医生的对于狗咬患者的答复通常是:健康的狗也可以带病毒,而狂犬病的潜伏期很长,可达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所以也可能发病。因此,要接种狂犬疫苗,最好还要测定血清的狂犬病毒的抗体水平,了解疫苗接种是否有效。这种回答是造成大众对狂犬病无端恐慌的主要原因。

 

英美疾控中心证明:健康犬传播病毒非常罕见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狂犬病科主任鲁普雷希特博士曾在从尼日利亚疫区的外观健康狗中分离到狂犬病毒,但他认为:“在狗狂犬病高发的地方性疫区,理论上可能有‘带毒状态’的狗存在。虽然狗的健康带毒在学术上有异议,但与狂犬病的持续存在、预防和控制几乎没有什么关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传染病预防控制所与美国CDC、贵州省CDC、美国佐治亚大学等单位联合研究得出的结论,否定了“健康犬能传播狂犬病毒”之说。该研究报告近日发表在《传病媒介与动物传染病》(Vector-Borne and Zoonotic Diseases)杂志上。

 

  北京疾病控制中心一位主管医生在《健康报》回答读者问题称被健康犬咬伤也会得狂犬病。英国牛津大学研究狂犬病的专家玛丽·瓦列尔(MaryWarrell)对此表示“除了中国,所有的证据都表明那是非常罕见的。”(部分内容引用自安徽医科大教授、自身流行病研究专家祖述宪博客)

 

世卫组织已证明狂犬病潜伏期99%在1年内

 

  目世界卫生组织通过翔实的研究证明,狂犬病病毒的潜伏期为2周到3个月,99%在一年内发作,超过1年已少见,潜伏最长为6年,美国学者1991年在专业杂志上报告了该病例(据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出版的《931号专家技术报告》)。死者为菲律宾移民,移民美国后未曾离开过美国。由于在美国本土感染狂犬病的机会极少,而且经部分基因序列分析的结果证明,从死者脑内分离的狂犬病毒与死者来源国家流行的毒株相同,所以该报告以迄今最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了狂犬病的潜伏期可能长达6年。

 

中国曾记录长潜伏期病例,但无确凿证据是狂犬病

 

  中国关于狂犬病长潜伏期迄今科学价值最高的一个病例,是上海市CDC于1998年报告的一个病例:某大学一名三年级的大学生可能因多年前感染狂犬病而致死,有实验室证据可确诊为狂犬病(分离到病毒)。据说他仅在10岁前曾在原籍农村被狗咬伤过,以后从未接种过狂犬病疫苗。但此病例的病史资料证据并不充分,无法排除二次感染的可能。

  在中国东南部狂犬病重点疫区,特别是农村地区,实际上很难排除在较近的时间有其他未觉察的感染机会(如在皮肤有破口的情况下与带毒动物有接触),尚无法确切证明其潜伏期长达十多年,只能作为罕见的可疑病例。至于中国某些例子,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怀疑,世界上并没有发现有证据的长期潜伏例子,传染病医学专家并认为有可能是误诊或二次暴露(指的是第二次被动物咬伤)。

  WHO关于“狂犬病暴露后预防指南”明确指出:“如果动物在 10天的观察期内保持健康,或经可靠的实验室使用正确的诊断技术证实动物为狂犬病阴性,则可终止治疗。”这种判断狂犬病传染性的简单、实用的标准,一般简称“十日观察法”。中国卫生部直到2009年才承认,这种观察法有效,是适合中国的。但此前卫生部关于十日观察法在中国不适用的结论已在国内教材引用,被媒体不断渲染。

误区一:被狗亲密咬了,24小时内必须注射疫苗

  被狗咬后必须在24小时之内注射狂犬病疫苗,似乎已经成了人们的常识,但传染学家认为这是误区。狗咬后的处理方法应该参照WHO给出的“10天观察法”,在进行伤口的处理消毒之后,最好能对咬人的狗或猫进行隔离观察,如果狗或猫在咬伤人后10天内还没有死去,就证明咬人的狗或者猫事发时唾液中是不含有狂犬病毒的;据世卫组织的研究证明,只有在狗或猫死亡前几天才是狂犬病传染期,被咬才有危险,观察期间如果猫狗死去,则人可以补打狂犬病疫苗,而不是非要在被咬24小时之内(在狂犬病流行的疫区,以前未接种过疫苗者在开始“十日观察法”的同时,应立即开始暴露后预防,然后根据观察结果确定是否可以节省后面的2针或3针疫苗。);如果是其他动物,则不要用10天观察期立即打。此前中国CDC发言人说“10天观察法”不适用中国,因为亚洲的毒株与其他地区不同,但WHO在泰国的实验就证明:10天观察法有效,因为整个亚洲犬类动物中只有I型传统狂犬病毒。据世界卫生组织有关规定,狂犬病疫苗注射原则上是接种越早效果越好,最好是在24小时内注射,超过24小时注射疫苗的,只要在疫苗刺激机体产生足够的免疫抗体之前人还没有发病,疫苗就可以发挥效用,因此,补种疫苗是有效果的。卫生和药品监管部门也将继续加强对狂犬病疫苗的不良反应监测工作。

 

误区二:被狗咬伤或舔舐伤口必须要注射疫苗

 

  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基因工程室研究员透露:狂犬病主要在我国人口稠密的东南部以及云南、贵州、四川等地流行,如果完全不进行暴露后预防(即注射狂犬病疫苗),我国每年狂犬病死亡人数预计为3万人;而狂犬病疫苗年使用量达1500万人份,这表明其中99.8%的人原本可以不接种。美国疾控组织2008年发布报告,对可能传播狂犬病的8种情况的发生概率进行评估,其中(非狂犬病流行地区)犬咬伤、猫舔舐、犬舔舐、在医院与狂犬病患者接触等4种情况的发病概率最高为1/10万,通常不必进行疫苗注射处置。美国大概每年被咬的是一百多万人,真正打疫苗的只有一万多人,最高是三万人,反过来讲九十多万人都不需要。

 

误区三:疫苗只能预防一次,再次被咬还需注射

 

  有着84年历史的泰国色瓦巴哈女王纪念研究所,是世界卫生组织狂犬病发病机制及防治研究合作中心,这里的专家对于疫苗的使用问题给出的答复是,只给病人注射3支疫苗(在当天,第三天,第七天),这3支疫苗对未来的预防已经足够了,而且将来再次被疯动物咬伤也不用注射免疫血清;而且如果咬伤人类的狗在观察10天后还保持健康的话,就会停止对患者的治疗。国家药监局网站对于再次注射疫苗的描述为:接种过狂犬病疫苗者,如果再次接种的话会在较短时间内产生较好的免疫保护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