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防艾动态>>美甲恐艾5年 陈晓宇医生是如何让她脱恐的

美甲恐艾5年 陈晓宇医生是如何让她脱恐的

作者:Z女士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11日    点击数:

Z女士来自上海,是一家中小型企业的负责人,公司近几年处于改制转型关键时期,不仅工作时间非常长,没有休息日,工作压力也非常大,Z女士长期处于焦虑状态。五年前,在一次偶然的网上浏览,Z女士看到美甲破皮可能导致艾滋病感染,从此便开始恐惧上了艾滋病,恐惧上了与性相关的词语,甚至不敢和自己的丈夫过夫妻生活。这五年里,Z女士联系了全国无数艾滋病诊治专家,无一例外,所有专家都告诉她美甲不用担心感染艾滋病。Z女士自己也逐步了解到美甲导致艾滋病感染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就是走不出对艾滋病的恐惧,时好时坏,工作勉强应付,夫妻关系却亮起了红灯。      

Z女士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事业女性,既然没有办法靠艾滋病诊治医生脱恐,那就靠自己努力自学艾滋病知识,相信这样就能战胜艾滋病恐惧。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发觉自己的艾滋病知识比一些医生还专业了,但恐艾症还是不见好转,便开始产生自责、自卑、悲伤、回避。同时,丈夫公司也面临着很多挑战,工作压力也很大,埋怨她为了研究艾滋病,家里完全丢给保姆,工作也不用心,这日子是不想过了。她心里难受,不敢跟父母朋友讲,怕他们知道后担心,也害怕他们也觉得自己是神经病。丈夫不理解自己,不支持自己,她也曾经想过离婚,但看到自己年幼的孩子,打消了这个念头。

Z女士很想再去找专业的艾滋病诊治医生让他们给自己保证,但她也明白那样没用,如果保证有用早就脱恐了,何必自己还自讨没趣呢。医生除了反复告诉Z女士不可能感染艾滋病,没有更多其他的建议,医生不理解自己,就一个劲说不相信就去精神科看看,精神科大夫能给她看病。那段时间里,她仿佛被全世界遗弃了,以前积极开朗、干练果断的她变得内向、闷闷不乐,晚上时常失眠痛哭,白天精神萎靡。生活充满了灰色,不敢照镜子,一照镜子就去关注有没有可能出现艾滋病初期小红点图片那样的皮疹,不敢多说话,说多了自己又会埋怨自己。有时候很想一个人冷静冷静,但大脑又无法控制自己,渴望艾滋病诊治的医生多给自己一些关怀,但又不那么相信沟通几分钟,他们就能了解她的情况,对她是真的负责。

Z女士了解到陈晓宇医生是在去年121在新京报视频新闻里看到了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采访,也是她第一次认识陈晓宇医生。其中陈医生有几句话打动了她,陈医生说,对于每一个一对一预约恐友,都不仅仅是简单进行艾滋病感染风险分析,而是真正走进他的内心,与他建立深厚的亲密关系,让他获得用以脱恐的安全信号。恐艾干预中心是一个团队,每一名医生老师都在艾滋病防治领域有自己专长的方向。遇到棘手恐艾问题,大家联合讨论,从各个方向和经验来帮助这名恐友。Z女士记住了实地面询,记住了可以面对面沟通和陪伴,知道了这是能够让恐艾症恐友获得快乐快速脱恐的体验。

Z女士开始关注陈晓宇医生,并通过各个途径了解陈医生。随着对陈医生的了解越来越多,她越来越信任这位素未谋面的医生,会给她带来不一样。在同丈夫商量以后,Z女士决定飞到四川,见见陈医生,她想把所有的困惑都告诉陈医生,希望得到理解和帮助。Z女士这么多年来,虽然一直恐惧艾滋病,担心美甲被感染艾滋病,但是她一直不敢去检测。一方面怕拿到不好的检测结果,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另外一方面,她在网上看到过很多恐友自从检测以后,开始恐惧针头,恐惧护士。Z女士深知自己是一个敏感的人,她害怕自己也会恐针头,恐护士,强迫自己去想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连网上艾滋病自测试纸都不敢去买,就这样一直忍受着恐艾的煎熬、痛苦的啃噬。

这次下定决心来四川,Z女士就是希望陈晓宇医生给她正能量,助她脱恐。她预约了陈医生周末两天时间,虽然觉得占用了老师的休息时间,让她感到愧疚。但是她就是希望陈医生不仅给她脱恐建议和指引,还能陪她去进行艾滋病检测,最后还希望可以陪她去峨眉山和乐山大佛还愿。Z女士相信陈晓宇医生作为乐山大佛守护人,与佛结缘,能够给她带来好运气的。

Z女士后来反馈,来到四川,见到陈晓宇医生第一眼就觉得一股浩然正气,从这一刻起,她就觉得自己选择是正确的。她毫不犹豫地把这次来四川的所有计划都给陈医生说了。陈晓宇听了她这么多年恐艾的描述,以及她的需求以后,首先从高危行为风险判断她是没有可能感染的,并告诉她问题的根源极有可能是把工作压力,对公司转型的焦虑、生活中的不如意通通带入到对艾滋病的焦虑和恐惧中去了,Z女士本身就属于非常要强和完美主义的人,在做了充分的沟通和进行相关心理测试后,证实Z女士的问题属于心理问题范畴。由于Z女士需要艾滋病检测的仪式感,为了避免她担心针头,陈医生特意从单位拿了唾液快速检测试剂,亲自为Z女士进行检测。当陈医生告诉她出现阴性的结果,不敢睁开眼睛的Z女士哭了,她等这个结果等了五年,一直不敢面对的她终于得到一个落地的结果。虽说只是一个疾控中心快速试剂的检测,她长舒了一口气。

Z女士是一个追求极致的人,按照她的计划,她还是想去人民医院做一个机器初筛。以前在网络上看到过有人说快速自检试剂结果不准。尽管陈医生给她说了没有见过美甲感染艾滋病,但是她还是想给自己一个想要的完美答案。同样是陈晓宇医生陪她去了医院,并且帮她挂了号。在抽血的时候,陈医生还特意帮她拍了护士操作的视频,她非常感谢陈医生如此细心。其实做艾滋病恐惧症脱恐干预这么多年,陈医生陪了不少恐友前去检测,也知道恐友除了关注艾滋病检测结果以外,也非常关注护士的操作流程和现场检测实际的情况。直到后来,每当Z女士想起在医院检测是否有疏漏有点焦虑的时候,都会想起是陈晓宇医生亲自帮她监督,并拍了视频,她很安心,这是她的安全信号。

自然,Z女士在医院的结果也是阴性。在预约了陈晓宇医生的这两天时间里,陈医生不仅带Z女士瞻仰了大佛,去了普贤菩萨的峨眉山道场,还给她介绍了很多乐山的美食。在此之前,每天都在焦虑在工作着,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活在美好的吃喝里。当真的可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自由自在,又跑又跳,用心体验每一秒每一刻,都是那么轻松自然,这才是我们最美好的时光啊。在看到陈晓宇医生一直帮助的瓷娃娃陈艳,以非常坚强的姿态为了生活打拼,联想到自己却是因为一件小事就乱了方寸,Z女士终于明白,当一个人被心魔所累的时候,那才是最可怕的。

五年的恐艾在这次四川之行后戛然而止,Z女士原以为艾滋病恐惧症的脱恐,就是专家来告知她没有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就是靠艾滋病检测。然而她现在才明白了,这样的保证远远不够。来四川的这次亲身体验,让她真正获得了脱恐的安全信号,让她收获良多。临走时,她买了陈艳所做的牛轧糖,她说这是一种乐观自信的力量,是一份煎熬的甜蜜,当她以后还为工作焦虑的时候,就会想想陈晓宇医生这两天给予她全身心的帮助。陈晓宇医生就是她的驱魔人。回上海后,Z女士又通过电话和陈医生定期进行着心理干预咨询沟通。

               图片中心理事长张珂博士的研究数据


几个月后,Z女士主动联系了中心罗霞老师,反馈了她回到上海后一步步的转变,家里人都觉得她的状态回到没恐艾以前了,但又更自信了,更通透了,她的丈夫说感谢菩萨,以后都要去寺庙拜拜菩萨。但是在Z女士看来,她的神明是陈医生,没有陈医生的陪护,她不可能走进医院进行艾滋病抗体检测,更不敢去取那可怕的检测单。Z女士说:当我恐艾情绪逐渐平静,再看外界,发现世界万物明亮了很多。经过这一次战斗,我就像再成长了一次。和陈医生沟通后,我明白了情绪在恐艾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现在看待事物都会比较客观,能看到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以前同样的事物,我习惯地看到消极一面,觉得没什么意思。现在,看待事情时,我就会去想它好的一面,心情就会好转,也不会去强迫了,就能感受到轻松和快乐。

因为亲身体会到恐艾干预和陪伴对艾滋病恐惧的改变,Z女士还喜欢上了心理学,她开始阅读心理学的书籍,颇有收获。拜访了陈医生,了解了什么是心理技术,想想陈晓宇医生给她的指导,在一对一沟通中为她呈现的自主意象:灰色、乌云、黑暗,都是当时对恐艾消极的态度,都是强迫抑郁状态的象征。而通过意象对话,她慢慢地学会了改善自己的抑郁和消极,看到了一路走来的自己,接纳和包容了自己。

Z女士说自己能够脱恐,虽然自学了很多,但最重要的就是选择了一个专业的医生老师而来的。千头万绪,迷途知返,需要一个更有力量的、懂你的、懂人性的导师来帮助你。靠自己走出来,强行去要求自己,以暴制暴,不仅拖延病情,还容易把自己推入更深的泥潭。个人是非常容易陷在自己的思维里的,如果没有一个专业的老师支持着你、关注你,陪伴你,是无法找到正确的路子的。

好的老师,就像一面镜子,能够照亮和展示出更加自信的你,更有潜力的你。建立一段可靠的、温暖的咨询关系,在每一次互动沟通中去体验,去重新构建自己,做真实、勇敢的你。这面镜子,必不可少。因为当我们恐艾的时候,都是带有主观偏向,很难做到客观,而真的,当陈晓宇医生在一旁陪伴,才发觉,真正的自己其实还是那个渴望被关怀的小女孩。感谢陈医生,感谢中心,让自己走出来,回归生活和工作,更加懂得了人生的意义,卸下了很多自己以前的包袱,感觉未来的路更清晰了。

脱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但是脱恐,说起来很难,找准方向,倒也挺容易。Z女士的真实脱恐经历,希望你也可以收获这份勇气,找到你的驱魔人,找到你的脱恐之路。

该文稿素材由上海Z女士提供,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罗霞整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