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如果不是许多恐艾症状,你是不是早就脱恐了?

如果不是许多恐艾症状,你是不是早就脱恐了?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22日    点击数:

经常有艾滋病恐惧恐友感慨:如果不是有这么多类似艾滋病初期症状的话,自己早就成功脱恐,远离这恐艾网络的是非之地了。其实问题并不是出在大家可能有感染艾滋病概率本身,而是出在了对艾滋病、神经、免疫和心理的认知不足上。

张老师想说一句:每一个人都有自我修复心理障碍的能力。然而,在持续受到不间断的刺激以后,心态将产生变化,心理弹性的自我修复将逐步被瓦解。也许以前受到了一些创伤,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步的归于平静,然而如果一直沉溺在网络上每天永无休止地受到相关刺激,量变产生质变,心理修复将被终止,症状接踵而至,心理健康就开始拉警报了。

图片:张老师对中心医生老师开展恐艾干预培训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恐友觉得自己是一个心理很健康,自身性格也比较坚强的人,在没有恐艾以前,觉得小日子过得不说是大富大贵,至少是平平淡淡享受人世间的美好生活,以及与家人的天伦之乐。却在艾滋病感染风险的概率分析上栽了跟头,总觉得自己目前非常难受,非常痛苦,非常焦虑,非常强迫,都是可能存在着艾滋病感染风险的暗示。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很少去思考自己过去不经意在网络上受到了多少程度的负能量影响,也不清楚这些负能量转化成的愤怒和攻击总是喜欢以症状的形式来表现。只是知道自己目前很难受很痛苦,就想快速去摆脱这样不健康的状态,呈现出了生本能的驱动力。

可是当我们恐艾症恐友执念于过往的反抗经验,按照自己假设的想法去脱恐时,却出现了很多令人无法接受的结果,最典型的就是越是想去证明自己没有问题,给自己安全信号,越是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做到完美的证明解释,反而更加痛苦和难受。正如一只蚊子不小心撞到了蜘蛛网,按照生本能的驱动力,它可能会不断的挣扎,结果挣扎的越厉害,它被蜘蛛网缠绕得越紧,以至于最后变得异常绝望。

按照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十三年的干预脱恐经验来看,绝大部分恐艾症恐友迟迟无法脱恐,都是没有意识去客观评估自己,今天感觉想怎么脱恐就任性去怎么做了。比如自己目前处于艾滋病恐惧症的哪个阶段,目前自己所采用的脱恐方法是否是合理的,未来自己还可能经历哪几个恐艾的时期,自己内心是否有个谱呢。

恐艾干预就是艾滋病恐惧干预,其包括了病理,心理和方法三个部分有机结合。特别是关于方法论部分,基于每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所处的恐艾阶段不一,刺激源不同,认知体系有所差距,方法的选择是非常谨慎的。比如,在某一个阶段,我们需要加强一些身体锻炼,并合理的转移注意力,以逃避绥靖的方式来应对情绪的不断挑衅,而在另外一个阶段,我们又需要去直面这样的恐惧,逐层逐次逐步的去暴露,去体验恐惧应激的自我反应,以增加自我对恐惧的应对能力。逃避和暴露是脱恐方法中的两个完全不同的方法,作用机理恰恰相反。在恐艾什么阶段,具体使用具体什么方法,是整个恐艾干预脱恐的难点,也是最核心的步骤。这个核心的基础就是咨询者和咨询老师之间彼此熟悉信任和稳定的关系。

彼此熟悉信任,了解对方的真实信息和专业背景,是恐艾沉淀期中获得正能量的主要方式。这些正能量被广泛地运用在了日常对抗负向思维的消耗中。负向思维几乎都是由于网络负向信息而来,这些信息对一个普通人的身心伤害将会多大呢?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躯体化障碍的人,可以在短短一个月内变成一个拥有大量症状的植物神经紊乱的患者,艾滋病毒是绝无可能在短时间产生如此明显突出的症状。虽然艾滋病毒对人体免疫系统产生持续伤害,但它不可能让人在短时间内出现极度免疫失调,这时候快速造成免疫问题通常是应激后的神经功能失调。

在恐之明灯版块,张老师将会引用大量佐证治疗给艾滋病恐惧症恐友解释一下恐友可以如何避免一步一步严重症状化的。其实,这么多年,恐艾干预体系帮助了很多恐友,但是我们同时也发现,一旦陷入到症状躯体化影响之中的恐友,往往对于心理应激带有偏执的理解,而他们也是恐艾恐友中消耗干预精力的一个群体。当各位已经开始在关注自我的躯体化症状,并试图将症状和艾滋病感染进行联结的时候,请务必做到谨慎,客观。在这个时候,我们是非常建议找一个具备艾滋病防治经验的心理医生进行几个小时的沟通,以此增加对艾滋病、神经、免疫和心理的认知。

推荐阅读:为什么老嫖不怕艾滋病 而你一次边缘行为就恐艾?


上一篇:艾滋病排除最长要多久?最保守是多少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