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病干预>>讲3个关于性病的小故事

讲3个关于性病的小故事

作者:八哥     来源:知乎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02日    点击数: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肆虐以来,很多人开始多了对微生物的关注和恐惧。其中,有一种疾病,是很多人都不耻开口,十分忌讳的。

性病

让人难以启齿的“性病”,特指通过性接触、类似性行为及间接传播的一组传染病,性接触传播是主要的传播途径,也可以通过污染的物品等间接传播,分为直血液感染和皮肤接触感染。

如今,虽然社会日渐开放,许多年轻人都对性不再避讳,但性病的困扰却并未因此减少,反而一直是令人羞于启齿。

性病所附带的羞耻感,进一步造成患者碍于就医,让治疗变得更加艰难,继续折磨着患者的身心健康。

首先,先科普一下关于性病的几个名词:淋病、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梅毒和艾滋,这是常见的5种性病。

淋病是细菌类感染,由淋菌引起,属于这5种里面最好治愈的。早期发现者可连续口服抗生素治疗。

梅毒也是由细菌引起的。根据最近几年的数据显示,青年男性的梅毒发病率有明显上升。异性传播已经很少见了。

梅毒非常容易区分,早期易治疗,但如果拖延治疗,后期易侵犯神经系统,可为时晚矣。

尖锐湿疣最为常见,是一种HPV病毒。90%的生殖道尖锐湿疣和低危型HPV6、11型感染有关。但是大家不要害怕,大部分人感染HPV可以自身清除,少部分人发生尖锐湿疣及下生殖道的病变。HPV是一个病毒家族,比如人脸上的扁平疣,就是湿疣的兄弟。

因为是病毒,所以要难治许多。因为病毒侵入表皮层,很难一次祛除,经常复发,给人造成极为巨大的心理阴影,令人崩溃。故被称为恶魔。

生殖器疱疹也是病毒感染引起,是簇集性的小水疱。一般从局部先发痒,然后出现水泡状隆起,内含透明液体,微痛。

这种病也非常磨人。疱疹消退后,残存的病毒会沿神经转移,并长期潜伏。一旦人抵抗力下降,或受到发物刺激,潜伏的病毒可能会被激活,再次发起攻击。

最后一个艾滋病,严格来说艾滋病不算性病,但是通过性接触可以传播,相信大家已经对它也很熟悉了。

今天,给大家讲3个有关性病的小故事,希望所有人都正确地爱自己、爱别人。

故事1

性病到底有多痛苦?怕死,怕被人唾弃,却不敢去医院。

分手后,小丽竟发现自己下身长了小疙瘩。

起初她没在意,以为是毛囊炎。后来洗澡时却摸到很多颗粒物,才开始慌了。

羞于直接去看医生,她选择了在网络上咨询。

医生说,大概是尖锐湿疣。

小丽很害怕,第二天就到医院检查。可是结果要等一个多星期。漫长的等待,“尖锐湿疣”这四个字,在小丽的世界阴魂不散。

检查的结果很不乐观,医生说是性病,而且长的还很多。

医生开了药,说两周后复查。可没啥效果,她身上继续长了很多疙瘩。

她不得不再次就医。医生说她的情况很严重,连宫颈上也有疣体了,必须激光打掉,而且要分好几次才打得完。

小丽第一次打激光时,打了麻醉。因为疣体多,前后打了近10针麻醉。即使有麻药,她也感到了清晰的痛感。

第二次打激光碰到的护士不太友好,操作时一直叽叽咕咕抱怨,说她“私处长得奇怪”。

护士的动作也很粗鲁,弄开了上次的伤口,渗了好多血。

因为不太好打麻药,很多部位都没上到麻药,疼得大腿都被抓出一道道印子。

但小丽没有大喊出来。

得了性病,患者的耻辱感太强,再怎么都忍气吞声。

虽然疼得走不动路,她还是撑到回家。到家后才发现,因为出血太多,医生还在她下面塞了纱布。

小丽说,这一路走来,网上的病友给了她很多鼓舞。现在,她也做着同样的事情,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经历,以鼓励自己和他人。

小丽说,得这个病,容易有病耻感,拒绝治疗,或者错误治疗。她说一定去正规医院。虽然,这需要很大勇气。

但有的小诊所医生,为了多赚几次激光钱,故意不弄干净。电线杆上的小广告,更碰不得。

她说希望不管生什么病,都可以大大方方地去医院看,而不是逃避和耽误。


故事2

性病虽然治好了,不干净的自己却不配任何女孩的喜欢,后续的心里疏通治疗也很关键。

小A似乎是个挺懂得保护自己的人。

发现自己长了尖锐湿疣,他去了医院。一直以来,他都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觉得这只不过是一种病毒性皮肤病。是大家认识太保守了而已。

医生也说不用紧张,症状挺轻,说开些药和干扰素就可以。

医生还提醒了一句:建议他的伴侣也做一下相关检查。

小A回忆了一下近期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伴,并给一个女生说了此事。说陪她一起去医院检查下。

电话里,对方的语气倒挺镇静的,也没过多询问小A。

小A在医院等女伴的时候,也十分焦虑不安。如果这个女生查出了什么,他也有责任。

检查结果提示她有一项低危型HPV是阳性,医生说她的HPV暂时不用特意治,多运动、多吃水果蔬菜,提高抵抗力,有的可能自己转阴。

“出来医院后,我和女伴在门口一起抽烟。她突然蹲下,开始哭。”

小A回想起医院门口的这一幕,顿时觉得很难受,他不想自己害了一个好看的女孩。

后来的日子里,小A对女孩也是百般讨好,但是女孩子变得很抵触他,骂他恶心,说再也不想和他有什么关系。

小A说自己成了“人间疣物”。

尖锐湿疣治好以后,小A变得有些疑神疑鬼。他经常扒开裤子看自己是不是又长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他会莫名地自卑,总感觉自己不干净,不配得到任何一个女孩的好感。

这时候,或许选择性病艾滋病恐惧症的心理干预及时介入,对他更有帮助。

故事3

女孩子一定要尽早打HPV疫苗,心存侥幸会害了自己

小淇在大学生时代交了个男朋友。家里人一知道这事后,就告诫小淇快点去打HPV疫苗。

但热恋的女孩子,深陷浓烈的爱与情,没有太把打疫苗的事放在心上。

恋爱一年半后,小淇才去医院打疫苗。做接种疫苗前检查时,她被查出有一项高危型病毒呈阳性,TCT也发现了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

做了活检,检查结果提示癌前病变一级。医生开了一些干扰素,安慰她说年纪小有自愈的可能性,暂时不需要手术。

这个男朋友是小淇的初恋,在他之前她从来没有过性生活,但是现在她却得了这个病。

小淇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塌了。走出检查室看到男友的一瞬间,真想马上冲过去揍他一顿。

小淇质问男友在她之前到底有没有过不洁性行为。

她男友最后不得不坦白两人交往前他的确堕落过一段时间,他嫖过。因为他自己身体没有异样,就没有做过相关检查。

因为查出了一项高危型HPV,医院拒绝打疫苗。小淇只能等转阴后再打疫苗了。

而家人那边,小淇只好一直瞒着。

身体查出了问题,小淇更加重视自己的健康。

不过,虽然努力健身,病毒一直是阳性。

疾病的折磨,以及无法接受男友的隐瞒和历史,小淇身心都受到很大创伤,对男朋友也非常失望,最后他们分手了。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小淇对性都很抵触。但凡接触的男性有一丝丝发展下去的可能,她都会忍不住的猜疑:这个男的是不是也携带了HPV病毒。

预防很重要,基础知识的科学手段获得,疾病的预防,心理健康的预防,两方面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