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从心理上彻底脱恐需要不断强化意识增进信任

从心理上彻底脱恐需要不断强化意识增进信任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30日    点击数:

国家唯一一个艾滋病恐惧症人群干预研究项目(第三轮)已经于7月结束,第四轮项目将于9月份继续开展,在项目的干预研究过程中,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获得了很多实质性的数据,将部分数据和统计结果进行公布,以便从事恐艾干预工作的医生、老师、志愿者和恐友进行参考,有助于进一步加深对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认识和理解。

在恐艾应激反应开始的1-2个月,80%的艾滋病恐艾症患者认为是艾滋病知识不足是导致艾滋病恐惧症的最主要原因,但应激反应超过3个月以后,该比例下降到60%左右,在恐艾6个月以后,80%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将艾滋病恐惧症归因为心理刺激和情绪失控导致,心理和情绪出现的主要原因为来源不明的艾滋病知识点充满了矛盾,引起了自我认识冲突,诱发了强迫因子。恐艾时间超过三个月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有90%以上表示恐艾对自身心理造成了极大伤害。经历恐艾,他们开始产生了强迫症,或者原来存在的轻微强迫倾向明显变得严重。在没有有效评估是否完全脱恐以后,很多恐友表达自己可能还存在艾滋病恐惧的后遗症,遇到刺激依旧会感到害怕和敏感。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所说的恐艾后遗症,我们认为是没有完全脱恐的持续,可以认为是艾滋病恐惧综合征的一种表现,在第四轮艾滋病恐惧症人群干预研究项目中,进行重点研究。

以下将利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日常工作的经验,来谈谈关于恐艾症恐友常有误区。比如说很多恐友都认为,问的越多,脱恐效果才越好。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曾开放过半年的电话咨询热线,由专业艾滋病防治工作者进行接听,并做了小调查。来电咨询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中,有80%以上并不知道自己所拨打求助电话是啥机构,有95%以上的来电咨询者表示自己在几天内拨打超过50次的防艾咨询服务电话。为了追求一个结果,到处拨打防艾热线,咨询效果有效率不足5%。如果建议其先在恐艾干预中心自学几个小时,对机构有所信任和了解,再根据对艾滋病的疑惑的具体提出问题,有效性将上升到50%以上。故而拨打服务热线期望快速脱恐的效果还不及在官网上学习后进行留言的效果更好,还是一个真正信任的问题。

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前期,将面临恐艾应激期、恐艾波动期和恐艾解离期,这时候热衷于反复上网搜索,反复拨打各地防艾机构电话,目的就是期望获得对方的肯定。其实,恐友拨打大量电话并没有让他们在脱恐方面获得很好的帮助,恐友们即时获得一个肯定结论后,应激防御得到一定抑制,产生愉悦感觉,但该感觉持续性不会很强,很短时间将消失,恐友又继续拨打热线。我们做恐艾干预项目研究发现,在一段时间内,同一个手机可能会拨打几十次的热线。没有信任基础,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拨打电话或者在网上进行咨询后,会把收集到的各种结论,作为自我对抗中的一环,这反而徒增恐艾严重程度。根据多年研究结论,对咨询的医生老师越熟悉越了解,对咨询机构越清楚越认可,得到的回复才更容易产生效果,这也是为什么恐艾干预中心在接到恐友电话和咨询时,务必建议他们先在中心网站自学,对机构更多了解后,对他们的帮助才会越大。

关于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的时间要求,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没有具体概念,总觉得只要问一句话,问到一个结论,或者说检测一次就能够脱恐成功。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调查统计上,75%以上的接受调查者赞同,只要医生给他一个结论,他就能立即脱恐。只有15%不到的人认为,恐艾症是一个心理问题,需要不断改善自我,修正错误的艾滋病观念,才会彻底走出恐艾症。关于时间方面,80%以上的恐友觉得这个是瞬间行为,我害怕恐惧,只要医生一个肯定,我就彻底脱恐。仅有不到10%的恐友认为,恐艾是一个复杂的心理活动过程,需要一个较为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当80%的人群变成10%的人群以后,也就证明了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们恐艾脱恐更进了一步。

也许很多恐友到现在都还非常认同:我在网上去寻求一个结论,一个答案就能很快的脱恐,这是一个非常意识化的概念,其实除了意识化的概念,控制我们心理的是潜意识化的东西。就像没有人想做与艾滋相关的梦,然而这是每一个艾滋病防治工作者无法避免的事,这就是潜意识的作用。同样,不是说恐友们口是心非,这就是心理学上最常见的误区之一,我们没有办法意识到的东西,才决定了重点。如果恐友们能够将潜意识“意识化”,才对彻底脱恐是大有裨益的。

哪些是潜意识没有意识化呢。比如说,在感觉方面,自己感觉不舒服就觉得自己是感染了艾滋病,事实上很多都是应激反应产生的神经性症状。在方法运用方面,就是总觉得自己反复搜索和问询就能很好脱恐,事实上却越搜恐得越厉害。等到恐了好几个月后,恍然大悟,如果恐艾初期不去乱搜,或许也不会中毒太深,早就脱恐成功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都是意识和潜意识冲突矛盾造成的问题。

另一个例子也能很好的说明恐友意识中所想象的和实际潜意识的念想是不一样的,以前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办公区是对外开放的,四医院红砖房,支矶石街二单元,后来搬迁到人民南路,前期是开放的。只是后来恐友来“骚扰”的越来越多,严重影响了正常工作秩序,不得不做出办公区不再对外开放的艰难决定。恐友们都是说过来就只问一个问题,只需要医生们给他们一个答案就会离开,这是“意识”。当然,我们相信大家最开始都尊重于意识:我只问一个问题,问了就脱恐成功。可是事实呢,来到办公区以后,“潜意识”被激化了,我需要获得更多的安全感,那我就不得不去问更多的问题,那样才舒服,才更稳定。很多恐友便问了一个问题,然后又继续问另外一个问题,反反复复问,基本上在办公区停留半个小时以上,都算是恐艾程度不严重的恐友。有的觉得问了不过瘾,离开了还要中途返回的,有的甚至下午或者第二天继续上门问,问的问题内容大体一致。因为和其他机构是共用办公室,常常有恐友强行而来,在“潜意识”的驱动下,一呆就是一上午一下午,打乱了中心原有工作计划,也引起了其他机构的怨声载道。后来,就只能将办公区和咨询区分成不同的地方,办公区不再对外开放,日常工作才正常开展起来。

张老师非常理解恐艾症恐友们想快速脱恐的心情,但脱恐就像修房子一样,需要固定地基,然后不断的往上修,其中关于意识潜意识,就是一个很基础的艾滋病恐惧干预内容中,心理部分很大的一个组成部分。在精神分析中,潜意识和意识的冲突,让我们做出很多自身都难以理解的行为,做出很多自身想去控制念头却无法做到的疑惑。我们一定要明白,我们靠自身过往经验给自己设定的脱恐方法那不一定都是最科学的,只有我们根据有经验专家所介绍的理论,结合自身情况形成的个性化的方法,才是最适合我们自己的,这些和我们的感觉无关,也和我们的想象无关。下一次我们将继续探讨从心理上如果满足自我脱恐的期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