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防艾动态>>陈晓宇:方向很重要 走出恐艾症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陈晓宇:方向很重要 走出恐艾症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作者:陈晓宇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2日    点击数:

又到一年九月开学季,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在这瓜果成熟的日子里,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第四轮艾滋病恐惧症特定人群干预项目即将启动,这是国内唯一一个有关艾滋病恐惧症的干预研究项目,希望为更多困惑于恐艾深渊,难以自拔的恐友们带来更好的理论支持和易操作的科学干预方法。

我是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副理事长陈晓宇,既是一名在艾滋病防治战线上工作了二十余年的疾控中心医生,又是一名热心于公益事业的心理咨询师。我不仅帮助了几千名艾滋病感染者,走出了自我否定的心理阴影,重拾对生活的热情和信心。在最近十多年里,我还帮助了上万名艾滋病恐惧的人群,纠正了他们对艾滋病认知的误区,脱离恐惧,重回到过去的平凡生活。尽管我被央视、凤凰卫视、澎湃新闻和腾讯新闻采访,多次被推上了热搜,但是我还是四川一名极其平凡普通的艾滋病防治工作者,继续在基层默默为国家艾滋病防治宣传工作尽到一份责任和义务。

我想利用这么多年和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交流相处,利用与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干预咨询的经验,并结合张珂博士在艾滋病恐惧症方向上的研究数据和干预体系框架,来简单谈谈对艾滋病恐惧症的认识。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没有办法彻底脱恐,那是他把宝全部压在了艾滋病基础知识问询上。有助于艾滋病恐惧症恐友脱恐的知识点就那么几个,一个下午足够掌握。那为什么反复研究和问询知识点脱不了呢?第一就是网络知识点结论不一,医生因背景程度不同,用词不统一,恐友敏感易悲观,想法极端,在非一对一沟通的情况下,容易误读医生结论。第二是艾滋病恐惧症脱恐需要艾滋病基础知识,恐惧心理祛除和针对性方法干预三个部分共同完成,称之为“恐艾干预脱恐稳定三角理论”,如果只完成其中的艾滋病基础知识,那么脱恐程度不超过三分之一,又怎么能达到完全脱恐的标准呢。单纯靠检测或一味追求知识安慰,忽略其他两个更重要的点,容易产生恐艾后遗症,形成应激创伤,或是转而日常恐惧。

关于艾滋病研究,大致分为六个方向,其中99%的知识点都不应该是恐友们了解的,毕竟又不是从事艾滋病防治相关工作,懂那么多细节也没有意义。恐友们有一个很大的误区,觉得懂艾滋病知识懂得越多,越好脱恐。但是依据中心这么多年研究来看,很多恐友懂得越多,考虑越多,反而陷入其中难以自拔,更难脱恐。一句话,脱恐只需要最精练的几个结论就好!

如艾滋病窗口期,2-3周基本上就可以定大局,4-6周就可以排除,担心自己是异常群体,去做一个辅助T细胞筛查,一切正常没必要考虑自己是万里挑一。事实上近几年,没有明确见过六周后转阳的案例。

关于艾滋病感染症状,任何病菌进入人体都会产生机体反应,就像疫苗作为刺激源进入人体都会产生一系列的身体反应。艾滋病毒进入机体是不可能在短短1-2周就产生症状,并且产生大量明显的症状。症状越多,持续越久,越不可能是艾滋病产生的。只有CD4小于200时,才会产生艾滋病特有的症状。在每周六晚上和群上艾滋病恐友在线互动的时候,经常看到有恐友提出最近手心发热,感觉到疲倦,没有胃口。以上没有哪条是典型的艾滋病症状表现。

陈医生有很多艾滋病感染者朋友,几乎没有人表示自己在感染时有明显艾滋病初期症状感觉,大部分感觉症状很轻微,甚至没症状。换句话说,如果艾滋病在最初就产生了大量明显持久的症状,怎么还会有不少人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感染呢 。大部分一身症状的恐友,面询的时候让陈老师陪着他去医院检测,或者陈老师亲自给他检测,检测后拿到结果,极度兴奋,有很大一部分症状当场就消失了,只有少数恐艾时间较久的恐友,症状还在持续,但已明显减弱。

来面询陈晓宇的恐友尽管有不少都有症状,但没有一个真正被感染,这是感到最欣慰的地方。大家长期恐艾,神经和心理受到刺激后,症状明显,只是很多人对神经系统不了解,不相信神经系统能产生这么多症状。

恐艾基本上是恐了多久,那恢复就需要多久。时间点是以找到你最信任的机构和医务工作者那时候开始计算。很多人总觉得如果我得到一个肯定的结论和拿到一张阴单必然当场脱恐,如果这样那大家检测或者得到安慰以后应该立马脱恐啊,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恐友在检测以后,还出现恐惧转移,恐惧泛化,甚至产生了恐艾应激创伤呢(俗称恐艾后遗症)。

量变产生质变,如果恐友们不断搭建良好的脱恐基础,知识系统,心理稳定,方法正确,配合检测顺势而为,检测就是他脱恐的最后一环,这个时候检测正好将所有的正能量叠加在一起,固然好脱恐。但如果本身就在到处乱搜乱问,内心不稳定,又靠自己感觉去脱,那就算检测,充其量也就维持几天到几周的快感,然后觉得心里不踏实,感觉有症状,又继续去搜去问。所以脱恐的核心重点还是三角理论关系下的基础点。

无论如何,艾滋病恐友们都需要对他所咨询的医生老师有足够了解,了解得越多越详细,对恐友脱恐帮助也就越大。就像很多恐友知道陈晓宇,看过被权威媒体采访的报道,有不少恐友千里迢迢赶到四川来面询,和陈医生建立了深厚感情。有了更多接触,有了更多了解,也有了更多安全信号,基本都是满意而归。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已经实地面询交流获得安全感了,谁还会再继续回到网络去问不认识不熟悉不了解的人呢。

很高兴每年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礼物和祝福,陈晓宇祝你们永远都健康平安,来面询的恐友如今大都过得很不错,很幸福,当他们经历刻骨铭心的痛苦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以后,他们更加懂得自己应该去坚持什么,更加珍惜什么。而网络,他们早已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