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去佑安地坛学习交流的体验与感悟

去佑安地坛学习交流的体验与感悟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2日    点击数:

今天收到很多教师节的祝福,很感谢十多年以来跟着张老师不断学习的恐友和其他朋友都还惦记着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同样祝福为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传道解惑的老师们节日快乐,祝愿天下所有为不知者循循善诱传授最正确最客观最稳定知识的老师们志愿者们节日快乐。

  

这几天受北京方面邀请,跟随着咱们四川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前去学习交流,去了首都很多地方,像北京疾控和优秀社区组织,在交流过程中,收获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可能咱们恐友对其他内容不是特别感冒,但是对去佑安医院和地坛医院学习交流部分是非常感兴趣的,在这里感谢佑安医院的张彤主任,冬梅老师,段义老师和地坛医院的王克荣会长,木木老师以及其他所有老师的热情接待和经验介绍。

走进佑安医院,张老师突然想起了曾经在QQ群上有好几位恐友提过自己在佑安医院碰到树枝和垃圾桶担心感染艾滋病的问题。心中一阵感慨,主动在一颗树枝上蹭了两蹭,引起了周边几个人的注意,张老师自己并没有特别感觉,这或许是自己平时从事相关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年成较久,所学习获得的知识体系比较稳定有关吧。在这里,希望恐友们不要以自己所获得的艾滋病知识越来越多,自己对艾滋病就会越来越不恐惧。事实上,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恐友的知识广度都超过了普通医生,仿佛在艾滋病方面什么都懂,但正是缺乏循证和逻辑,知识呈现碎片化,无法系统整合,反而更容易导致内心矛盾,产生强迫倾向,引起后续更多的心理痛苦体验,作为初阶恐友,就把自己的安全感建立在唯一一个信任的医生老师身上就足够了,只要您认为这个医生老师对您是负责的,是对您非常重视,实施了人为关怀,在您身上花了时间的。

在地坛医院,参观了感染门诊,他们的档案管理模式很科学,地坛医院对感染者的隐私保护非常好的,甚至连门诊的患者名字都是使用星号进行了处理。看到了非常多非常多的感染者在就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无法从外貌上看出有什么异样,其实这个和乙肝一样,不就是一个超级慢性病吗。张老师去上厕所,地坛医院的小便器是首先自动冲水,自然会把小便池部分液体冲到皮肤上。突然想起以前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也是恐过地坛医院的厕所,第一反应还是会有一丁点怪怪的,但很快还是第二反应就代替了第一反应。经常接受艾滋病恐惧症恐友的负能量,就算自我内心再坚定,都会有一些场景代替意识。那么,各位心态不稳定的恐友,经常留在网络上看别的恐友关于恐惧体验的描述,是非常容易进行场景化再现,长此以往就非常容易产生催眠。认知扭曲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来的。在网络上呆得时间越久,相对恐惧催眠更容易,因压抑的躯体化症状也很容易更多。

听医生们讲,他们常常也会接受艾滋病感染患者和恐友们的负能量,或多或少自身也会有一些症状,希望恐友们不要觉得因心理暗示产生症状,就全部认为症状是艾滋病引起的。艾滋病病毒不会在短期产生明显或持久的症状。反而是心理应激反应后,免疫系统受到神经性影响,这时候非常容易产生明显的躯体症状。

佑安医院的爱心家园和地坛医院的北京红丝带,都是以医院为依托的优秀社会组织,均为5A标准。他们也是草根组织的孵化基地,人文关怀氛围浓郁,如果各位在佑安医院地坛医院遇到紧急情况,可以联系他们寻求帮助,都在医院内。但是张老师建议,如果艾滋病恐惧时间较久,心理情况相对严重,更建议去北京六院,回龙观医院和安定医院等实地寻求心理干预方面的针对性帮助。毕竟,恐艾不严重可以靠系统整理艾滋病基础知识获得一定的安全感,但严重的恐艾症就需要靠专业人士消耗大量时间精力去引导,以改善自我心理防御和增强信任的模式来获得真正的安全感了。

明后天将参加北京无国界爱心公益基金会主办的首届中国艾滋病合作交流大会,期待能够收获到一些最前沿的艾防权威信息,届时分享给各位亲爱的恐友们。愿各位如佑安医院大门上所写的“互佑平安”那般健康平安,开心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