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症恐友担心时空伴随者传播艾滋病怎么办

恐艾症恐友担心时空伴随者传播艾滋病怎么办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07日    点击数:


最近成都市出现新冠疫情,扰乱了蓉城人民的正常工作。大量的医务工作者和社区志愿者奔赴防疫一线,为这个城市尽早控制疫情做出自己一份努力。特别是昨日今日,成都市气温骤降,寒风刺骨,防疫人员依旧没日没夜的为风险区域周边社区的居民做核酸筛查,最大幅度的控制病毒可能存在的扩散风险,他们是这个城市最可爱最辛苦的人。

成都这波疫情也产生了一个新名词,叫时空伴随者,即可能和新冠感染者存在着交叉接触机会的人群。然而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来说,也就有了一个前来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提问咨询的理由。

今天中午,张老师就接到一位王姓女士的预约求助电话,她说如果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的时空伴随者,会不会因此被感染艾滋病。一想到艾滋病毒在自己身边,就感到十分害怕,最近一周越想艾滋病毒,就越觉得艾滋病毒十分强大,以至于她不敢离开家门。在这里,张老师想表达的观点是,艾滋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机制不一样,艾滋病毒不会通过空气或气溶胶等形式传播,主要是以血液为主的体液交换传播。就算您是艾滋病毒携带者或艾滋病人的时空伴随者,都不会被传播艾滋病毒。我们不能说看到病毒两个字,就认为所有的病毒具有同一种特性。传染病传播三原则分别是,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人群。单纯就传播能力的强度,不考虑该疾病引起的其他危害来说,如果新冠病毒是米国军队战斗力的话,艾滋病毒充其量可能还不及阿三。

相对于新冠病毒在空气中的存活能力,艾滋病毒在空气中的存活能力显然就低了太多,其极易在空气中丧失活性。只要在空气中暴露几分钟,绝大部分的艾滋病毒活性将丧失。类似于王女士这样恐惧日常生活传播艾滋病毒的恐友并不占少数。大量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由于艾滋病相关信息的刺激导致对艾滋病产生了恐惧应激反应后,心理发生了变化。大部分恐艾人群靠艾滋病检测或正确的艾滋病科普知识转移了注意力,压制了对艾滋病的恐惧。但是还是有少部分人群开始纠结艾滋病检测结果,开始困惑于过往在网络上所搜索到的矛盾错误信息。出现了恐惧转移或泛化,形成了恐艾症。恐惧转移主要指的是从一项恐惧事物转移到了另外一件事物,如从恐惧艾滋病感染高危行为转移到了恐惧艾滋病毒自检试纸或医院恐惧的抽血检测。泛化则指的是恐惧点在扩散,如一个恐艾恐友最初只是担心恐惧纹眉感染艾滋病,后来在不断网络搜索自我暗示情况下,开始担心日常生活都会因为自己的不注意而莫名被艾滋病感染。王女士便是这群恐惧泛化的恐友之一。

我们可以确信的告诉大家,作为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时空伴随者,不会感染艾滋病。咱们周边谁是艾滋病感染者,咱们无从知晓。只要不满足艾滋病毒传播的那几种方式,就不用担心在日常生活中感染艾滋病,像担心马桶传播艾滋病,蚊虫传播艾滋病,平时美容也会传染艾滋病等等,真没必要。

对于恐艾人群,该怎么去摆脱艾滋病恐惧带来的困扰呢。国内艾滋病恐惧症专业研究机构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用数据进行了解释,95%的艾滋病恐惧症恐友认为不继续在网络上搜索艾滋病信息。即减少网络搜索引起的不必要负向刺激,尽可能选择线下就诊或咨询,增加安全支持。92%的恐友认为相信唯一一名专家老师的结论。即和一位专家老师建立长期良好的互动关系,自己对专家越信任,专家对自己越了解熟悉,指导方法越客观,脱恐也就越好;90%的恐友认为长期和积极正向的人保持联系,有助于培养更良好的脱恐信念。比如咱们中心陈晓宇老师就是一位生活工作非常正能量的健康达人,很多长期滞留于网络,反复在网络上搜索询问,身体症状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迷茫的恐友,都是在了解陈晓宇在防艾工作中的事迹后,关注他,咨询他,汲取正能量。自己的生活规律,在意志上转移了注意力,逐步走出家门,一边锻炼一边做有意义的事情,最终一步步走出恐艾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