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艾滋病恐惧症脱恐的核心是什么?不是窗口期,不是症状论

艾滋病恐惧症脱恐的核心是什么?不是窗口期,不是症状论

作者:张珂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25日    点击数:

十二月一日,国际艾滋病宣传日就快到了,请各位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合理降低上网时间,减少混杂的艾滋病信息过度接受,有利于艾滋病恐惧症的脱恐。


                     (图片:恐艾干预中心的老师们在交流脱恐方法实践应用)


为什么很多恐友反复在网络上问艾滋病窗口期,问症状,甚至检测了几十次咨询了上百位医生都没有成功走出恐艾症呢。那是大家没有认真去考虑艾滋病恐惧症脱恐的核心是什么,希望张老师这篇文章能够带来一定的思考。


最近恐艾干预中心又成功送走了一批系统预约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经过评估其生理、心理、行为等多项指标,他们符合艾滋病恐惧症痊愈的临床表现,也就是我们恐友非常喜闻悦见的脱恐。生理方面,身体上的症状大部分恢复正常,不再关注身体的细微变化。心理方面,对疾病的认知较为系统,掌握了传染病的基本感染原理,能够自主判断行为风险。情绪方面较为稳定,不会因为微小刺激源出现异常或过度的心境反应。行为方面,基本上回归现实生活,饮食规律,不再心慌失眠,不再长期停滞于网络之中,不再反复以搜索询问作为获得安全感的唯一方式。所有咨询者均采取了恐艾干预后期阶段的逐层逐次暴露。在关系方面,和老师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关系,彼此了解,彼此信赖和支持,出现了升华现象。咨询者也感言波动趋于平稳,终于恢复正常,可以好好地生活了。

 

咨询结束前,谈到要离开时,大家都会有诸多不舍。在我们共同工作的这段时间,在最初情绪完全没有办法控制的几周时间里,是老师不断采用恐艾干预的方法,让大家情绪平复下来。在咨询关系逐渐深入时,咨询者们鼓起勇气,将所有的一切不堪、悔恨甚至是羞辱的东西全部说出来,有的是连自己父母妻儿都不一定知晓的秘密,全部暴露在老师面前,或许这些内容永远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了。老师非常感谢你们的信任和勇气,正是这种在艰难环境下所建立起来的情感连接,这种心灵的沟通和抚慰,无法用语言轻易描述,也绝非其他尚未经历的人所能知晓了解。最后一次咨询时,很多咨询者都声音哽咽,老师心中也有感伤,但更多地是为大家高兴。我们曾经素不相识,在几个月的时间里逐渐建立起的钢铁一般的信任关系,这里面你我的努力,实在是令人惊叹。告别无需多言,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只要不再去重复老路,相信你们一定会比恐艾前更好,老师祝福你们。

 

在咨询初期,很多人对脱恐的基本方法步骤并不清楚,但随着咨询的深入,大家发现脱恐的道路越来越清晰,每过一段时间,回头总结,都会发现阶段性的胜利。老师个人的工作时间和精力有限,部分咨询者预约已经安排得较后面,还有部分咨询者预约听说要等几天,也匆匆离去。张老师在此表达歉意,我能做到的就是不断地去精进努力,尽力为大家排忧解难,促成脱恐。老师希望通过更多地咨询版块回复,工作经验文章的书写,让更多恐友能够对自己的恐艾有一些认识,尽早选择适合自己的脱恐方法,走出恐艾。

 

很多人认为艾滋病知识占据脱恐的绝大部分,这其实是很大一个误区。结合中心帮助了非常多人脱恐的案例,掌握对应的系统艾滋病知识仅占据脱恐进程的20%左右。大家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都会很疑惑,自己明明已经问了几十个权威艾滋病防治专家,甚至有些人可以说比普通全科医务工作者都更懂了,有的甚至还可以在网络上志愿服务去给别人讲解风险,安慰别人,但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脱恐。

 

那么,剩下80%的脱恐因素又是什么呢?总地来说是情绪和意志的管理、认知和行为的纠正以及暴露。每个人恐艾的原因不同,恐艾程度不一样,每个人的成长环境、性格、文化等等都不同,这些都得深入交流才能去制定适合每个人的脱恐计划,但是他们都离不开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安全感。

 

如今,信息技术发展迅速,我们每个人基本上都生活在网络之中,人手一部手机,工作基本上对着电脑,随便打开什么,都会弹出一些吸引眼球的各地糟糕新闻事件,便利却焦虑。再加上国人基本都有车贷房贷的压力,人际关系的淡漠夹杂着攀比和虚荣,非常让人没有安全感。而成为恐友,无疑又给我们增加了一道枷锁,恐艾心理反复波动,对家庭和亲人怀有愧疚,痛苦难以用药物直接解决,这些都加剧了安全感的丧失。

 

为什么安全感如此重要呢?安全感到底在脱恐过程中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如何获得稳定的安全感呢?以下总结了5小点。

 

1、安全感可以降低阻抗

 

  阻抗,即阻挡抵抗。纷繁复杂的世界,很难产生真正的支持网络。人人都会有防御本能,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不会产生信任感,便会有各种各样的阻抗方式,将自己隔离,或采取一些方式与外界、他人做对抗。阻抗能够对自我进行保护,免遭伤害,便不再承受痛苦,但这却大大阻碍了咨询关系的建立,同样在知识的传授和接纳中,阻抗的存在大大地降低了学习的效率。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成为志愿者以后也会常常在中心留言版块咨询,说自己很用心地帮助了一名恐友,可是对方仿佛听不进去一样,安慰他两句就舒服了几分钟,然后又继续重复问相同的问题。其实这个时候就是阻抗,阻挡了双方的情感交流,阻挡了咨询的递进。通过提升安全感,可以让咨询者打开心扉,降低阻抗,提高一对一干预的效率。

 

2、安全感可以减少强迫性的搜索行为

 

没有可以安全依附的稳定参考系,恐友们不得不选择去网络上反复搜索,明知更加痛苦但却无法控制自己。因为没有其他方式来获得安全感,只能用搜索让自己获得暂时的支持。大部分恐友的确能在搜索的初期获得一定程度的安全感,随着搜索的深入,吸收到更多的是矛盾的信息以及爆炸式的碎片错误理论,导致心理出现严重冲突,影响正常的脱恐。如果有一个安全可依靠的支持体系,在这里可以获得足够的安全感,便可以减少强迫性的搜索行为。

 

3、安全感可以提高认知转化

 

  恐友需要脱恐,不是哪个权威的艾滋病防治老师一句话所能解决的。老师们从事临床工作实践,形成了他们的认知体系和经验,但对于恐友来说,这些一开始都是外部信息,外部信息属于相对安全信号中的一种,经过大脑皮层的刺激,形成暂时性的支持。只有通过不断引导练习,将外部的判断不断内化,转变自己的认知,最后才能成为自己的认知,成为恐友可以长期使用的工具。这也是为什么听到专家老师给了一个结论,瞬间舒服了,过一小会又开始恐慌了,那就是权威老师的经验没有被恐友转化为自己的判断和分析,没有内化。足够的安全感可以直接加速提高恐友们的认知转化,而认知转化也使得恐友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4、脱恐咨询双方需要相互了解和彼此真诚。

 

网络问询非常便利,一些热心服务的志愿者也很多,恐友便很方便就可以到处咨询。但很多恐友依然是无法对这些结果产生信任,问来问去几个月,发现自己依然是原地踏步,还平添了很多比以前更恐的东西,即老师常说的泛化。网络咨询隔层纱,本来就已经是虚拟空间,双方情况未知,仅以一根网线作为链接,无法形成有效的互动。恐友们信誓旦旦的表示相信志愿者,志愿者也说哥们儿没问题你可以脱恐,但是没有一个信任基础,是很难去达成信任的,更谈不上脱恐了。这就是为什么拥有真实姓名的专家更容易获得信任,长期参与防艾工作的心理老师们的面询更有效的原因。

 

5、安全感的培养需要持续的作用时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脱恐不是单靠一句话或者做一个检测就能达成。不然,也就没有这么多恐友了。恐了多久,伤害了多久的心理,得需要靠多久的持续时间去抚慰平复。这都是安全感在作祟,所以,逐渐建立起安全感,持续给自己的脱恐之路添砖添瓦,干预作用力持续的越大越久,那么所获得脱恐正能量的作用才会越大。正所谓欲速则不达,只有给予充分持续的时间,才能使得我们恐友更快更稳地走出恐艾。只有沉下心去,逐渐交给老师,建立起信任和安全感,后面才发觉,时间赋予成长,一回头,恐艾已成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