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2012年新年快乐,希望看了的朋友都能尽快脱恐

2012年新年快乐,希望看了的朋友都能尽快脱恐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3日    点击数:

        今天到昨天,手机短信接收了一千多条新年的祝福短信,大部分都是以前预约过的恐友和预约咨询者。这是一个特别的时候,尽管每天手机短信会因为VIP咨询者存在而常常响个不停,信息量更是到达五六百,但是我觉得这次的祝福是非常有意义,且让我十分感动,几乎没有一条是咨询的或者有关是否艾滋感染的内容,清一色的都是新年祝福,都是表达让张老师好好休息,注意身体的话语。是啊,恍然间四年弹指而过,时光这么匆匆过过,也在不经意间,发现今天咨询的都是第5000例的恐友了,也在不经意间想起,自己曾经救助和帮助过无数在心理泥潭里孤独挣扎的恐友,让他们脱恐,让他们坚持,他们中的人,很多现在都逐渐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有的结婚,有的生子,我还给其中一个小家伙当了干爹。能看到他们回归原来的生活,我是多么高兴,能看到他们能在新年这一个时刻,把最珍贵的祝福送给我,我是多么感动。


        记得原来刚开始关注艾滋以来,我仅仅只是一个在应用心理学习的小伙子,跟着我的导致,潜心学习情感咨询,当突然有一天一个女孩子因为恐惧艾滋,情绪崩溃到濒临绝望的边缘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疾病恐惧的严重性和危害性,也才开始正是我们以前都人人害怕的世纪瘟疫。刚开始,也闹了不少笑话,也是以最原始的心理咨询套路和方法给予恐友们支持,效果可是大大的不好,恐友们都明白自己的心理脆弱,他们需要的不是简单的心理咨询,他们需要的是恐艾心理干预,这是一个以心理学为基础并独立于心理学的一门学问。我开始了学习艾滋了解艾滋的路途,感谢邹静波(仙翁)对我的帮助,我最初的很多知识都是来自于性艾和仙翁本人,仙翁是重庆永川的艾滋病防控负责人,也是全国第一个发现万泰试纸问题的人,他在学术界的影响是妇孺皆知。通过仙翁,我逐渐沉淀了第一批的艾滋理论知识,也开始了自己在恐艾干预方面的第一个春天。虽说在整个09年对恐友们的咨询效果还有一定的问题,但比起原来只是教育心理专业的门外汉来说,我有了长足的进步。随着日子的积累,我的知识在积累,经验在积累,看到过的各种类型的恐友以及感染者也多了,所能进行针对性的分析也越来越有心得。在得到四川CDC、四川性艾防治协会的大力支持和赞赏后,我更愿意把恐艾干预作为我的事业来进行奋斗。当然,在十二月初参加了第三届性病艾滋病防治经验交流会后,得知不少感染者所面临的问题,我决定在原有恐艾干预基础上,着重加强对感染者的心理干预。人们常说,人的过世并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心理的问题,如果人的意念是良性的话,那么他更能长寿,所以我想通过心理的引导,告诉广大在恐惧艾滋或者已经感染的人们,艾滋不可怕,其实心态认知对,感染了再活上30年,没有一丁点问题,而恐惧的朋友,更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脱恐,几乎不会复恐。


      心理干预在艾滋病的领域举足轻重,只是很可惜,国家严重缺乏如此的人才,因为利益的趋势,网络上出现参差不齐的所谓专家,为艾滋恐惧者带来了消极矛盾的影响。治标不如治本,传统的检测仅仅是脱恐的一个步骤而已,更多的是各位恐友应该表现出对于心理干预的重视,和心理干预在治疗恐艾症,极大缩短恐惧时间里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很多恐友总觉得心理干预就是简单的陪聊,而网络上一些冒充的所谓专家也正是在干所谓“陪聊”的事,让很多不明真相的恐友在感觉没什么效果的基础上认为“心理干预就是陪着说说话”,将这个理念进行传播。以至于“心理干预”在恐友们的心中,并不见得是必须的,或者说是迫切的。让心理干预失去了其本身价值的同时,也让更多的恐友得不到最有效的心理治疗,一再的耽误心理病情,最终落得阴性感染者,或者强制脱恐,却落得个满身症状,久久无法恢复的难堪。


       所以正视恐艾心理干预在对恐艾进行的有效治疗的过程中,评估它的价值,认真的,科学的,按照正规的方法途径进行恢复才是我们最终想为恐友们表达的一个心声。有的人觉得区区百元用在心理干预上,是一种错误。总是觉得挨两天就好了,就过去了,钱还不如花在吃喝玩乐上。其实,正是这区区百元钱的节省,造成了痛苦情绪的延续,造成了心理障碍的基础。记得很早有一个恐友,十分反感心理干预医生所给的建议和方法,并认为单靠网络就能脱恐,结果落入了阴性感染者圈子,无法恢复。花掉了更多的钱去做检测,最终也没有所以然。同期和他一样症状的一位朋友,却是认真的在听从心理干预医生的建议和方法,进行自我催眠的抵制和正向引导,在3个月内就脱离恐惧艾滋的圈子,如今小孩都2岁了。现在是谁过得好,谁过得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