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干预随笔:如何做好恐艾者 如何更快脱恐

恐艾干预随笔:如何做好恐艾者 如何更快脱恐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05日    点击数:

这几天是五一劳动节,很多人享受了一个五天节假日的美好时光,老师同样的收到了很多祝福,像很多原来的系统恐友,他们有老师的联系方式,发来祝福,也有一些会发来善意的调侃和关怀,说:张老师,您作为劳动人民,肯定还是在劳苦工作吧。是啊,就像大家在恐艾干预中心咨询版块里面所看到的,就算是春节除夕或者是国庆七天节假日,只要是能有空闲点的时间,老师都会尽可能的清空在线咨询版块留言的问题,毕竟各位恐友要留言,得需要经过注册,实名认证等相关的成本付出,老师相信都是花了时间心思的,对于这部分恐友,我们都是能帮则帮。只要不是那种广撒网,一个问题复制个几十次,到处去留言,广泛性的收集结果,老师觉得还是有利于恐友沉淀下来,进行自我成长用以脱恐所用。


在劳动节里,老师也祝各位劳动在各条战线的劳动者们节日快乐,但是老师不希望恐友们还在继续劳作,还在疯狂的在网络上搜索着,询问着,甚至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相互探讨着关于艾滋病症状到底有哪些最有特点,到底艾滋病多久可以绝对排除窗口期,或者探讨艾滋病到底可以活多久。其实,利用五一假期,好好的去休息一下,做一个心灵的美容,这才是一个非常好的脱恐方式,毕竟我们目前可以确切的知道,恐友们所产生的艾滋病症状,基本都是由于心理受到极度刺激,或者是产生偶然性的症状后,心理受到刺激变得症状放大。没有一位恐友想一天到晚抱着艾滋病相关信息入睡,但是大部分恐友的常识领域里,总是觉得只有我把艾滋病了解的越清楚透彻,那么我才能更好的去放松。事实上,大家作为真实的恐艾实践者,您们真的觉得自己搜索的越多越放松吗?老师相信答案是否定的。就恐艾干预中心所研究的数据来看,其实大家对反复询问和搜索对于自己是否能脱恐也持怀疑态度,但就因为实在找不到其他的方法,就只能按照自己的常识去理解该怎么脱恐。可是,我们人之常识,之于自然科学,都是有它的认知上限。而如果需要拔高上限用以脱恐,那就得找干预经验丰富且在您身上花了时间成本和精力的医生老师了。


五一劳动节是劳动人民的节日,也是很多花了气力用自己的大量时间在为恐友们做详细解释的志愿者应该享受的节日,他们不会像恐友之间相互安慰式的直接给对方一个“没事”,他们一般都会给恐友们有一些解释,固然简单一点点,但是讲道理和陈述事实促使恐友们自我去体验和理解,这个也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的。毕竟恐友们很多自己也清楚,单纯就靠“没事”两个字是无法脱恐的,特别在网上呆了比较久,对单纯这两个字也充满了免疫。今天心情不好,来吧,来一个志愿者,告诉我没事,舒服几分钟,几个小时,不舒服了,又继续问有事么。显然这样的程序化模型被很多恐友认为是一种形式,但又作为满足当下需求的一点点的安全感。事实上对志愿者的身心伤害同样也是巨大的。这种只是单纯要“没事”两字就像鸦片一样,浑身难受的时候来两口,但是从根本上并没有改变恐友自身的判断模式和思维。有的人沽名钓誉,好吧,你要没事,那我就给你没事两字,问题可能也懒得多去读读,反正恐友中绝大多数是没事的。但大部分有正义感的志愿者,都会花几分钟时间读读内容,提几个问题,再给与恐友一定的解释,也希望恐友们能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好志愿者。毕竟在充满负能量的恐艾圈,检测及试纸销售人员都是大喊难受,何况是过去还有相似经历,受过心理伤害的志愿者们呢,也希望大家多给这群志愿者支持鼓励和肯定,在没有其他利益相关的动机下,自我认同、自我实现和被尊重应该是他们一直坚持的主要动力源了。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非常支持志愿者工作的,也非常尊重每一个志愿者的工作劳动成果,我们中心也和志愿者群体长期保持着联系,有在线上工作,他们同样也会服务于其他艾滋病论坛或者贴吧,也有在线下工作的,服务于社区和学校。有时间看到他们真心为恐友付出了很多,花了不少时间精力在单个恐友身上,最后反而落个口舌,被咬一口,被喷几次,也是让人挺心疼的。所以我们也是建议,和咨询者建立一定程度的了解关系,也许咨询个数降低了,但是有效性反而会增加。回答几百个“没事”,也许可能对一个人有效,还不如对几个人实施重点的干预帮助,那么这几个人相对的有效性更高一些。我们中心不建议在志愿服务中走量,而是建议定点定人进行帮助,或许更彰显志愿者的意义和价值。这里多说一句,中心工作分为公益援助和技术服务两块,单从通过这么多年我们在公益援助中的经验,我们认为,帮助和自己价值观相似的恐友,或许能让志愿者们感受到更大的成就感


像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成立了十多年,工作也是一步一步开展起来的,很多时候,别人一个企业可能一年一个小进步,几年一个大进步,十年早就脱胎换骨,在做十周年庆的时候,都可以很气派的去宣传。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这么多年一直在硬件条件上一直是原地踏步,我们没有条件去做什么十周年成立大庆活动,但是我们尽可能利用现有资源,去发挥匠人精神,增加我们恐艾干预技术经验,调整其中的一些不足,将不同的恐友进行更加细化的分类,让不同的恐友能够有迹可循的去提高提升自我。毕竟,艾滋病恐惧症一旦由单纯的事件刺激(我们可以称之为恐艾)变成了具备神经症状态的恐艾症时,那么这个就真不是说靠一两天,或者一两周就立马解决的,而在这么一个需要大量时间去修正模型,将原有一些常识性误区逐步去改善,我们也会尽可能开展一些促进我们自己,志愿者和恐友都能持续提高的活动,尽管干预恐友恐友脱恐前提是建立信任,增进关系,那需要花不少的时间和实践,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有效性也提高起来。为此,我们在五月份将请三位病毒学专家,危机干预专家和流行病学专家来到恐艾干预中心进行授课和培训,如果可能的话,一些素材我们可以整理后放置在中心官网上,供大家学习。


劳动节的节假日也快结束了,大部分恐友也都在回归工作岗位了,对于劳动节,这不是一个人或者一类人的节日,恐友们为了脱恐在辛苦劳动着,志愿者们除了自己本身的生活和工作,也在极力挤出一些时间为大家提供着服务,医生老师们也都在忙于整理案例,辛勤忙碌着。每个人都在为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劳动着,只是希望这样的忙碌,它是有效的,有价值的,能够被广泛应用的。希望恐友们少搜索一点点,多思考一点点,少重复反复问一点点,多听话去执行建议一点点,最后再次祝大家五一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