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心理>>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发言人:风云突起

我今年十八岁,和学校一个女孩子接吻,还摸了她的胸部,我会感染艾滋病吗



发言人:十一月十一日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说上海第二中学的班主任和她班上16岁的男学生发生性关系了,他们会不会感染艾滋病啊。我的老婆也是一个学校的女老师,最近我和她感情不是很好,她会不会也会找班上的男同学发生关系,然后感染艾滋病,再把艾滋病传染给我。若那样的话,我感染艾滋病岂不是很倒霉。想到这里我觉得浑身难受,头痛头晕,我知道这样去怀疑老婆不对,但又该怎么控制我的想法啊。



发言人:绝望

张老师好,我偶然在百度上搜索发现了你们恐艾心理中心,看到你的每一个留言都在详细回复,恐艾三年多了,看过很多医生留言,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医生这般用心对恐友,我很敬佩你,也很想得到你的帮助。注册了你们网站,提示注册成功,但是没办法登录,后来才了解到还需要联系你们中心实名认证后,才能留言。一想到实名我就怕隐私暴露怎么办,如果不实名我就没有办法得到张老师的帮助。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实名认证,有你这么一个负责的专家,既懂心理又懂艾滋病,我相信我绝对能脱恐。等了五天时间,我实名信息认证成功了,就赶快来给张老师留言。我最想问的问题是,我在网上搜了三年,现在后悔吸收了很多错误的艾滋病知识。我明明知道艾滋病不会通过口交传染,也不会通过日常生活传染,但是每次听到身边的朋友说去找了小姐,就会很害怕,不敢再和他交往。有几个人还是甲方,为此我损失了不少业绩,你也知道现在很内卷,我也需要挣钱养家。每次被甲方叫去玩,我就会恐惧六个月,也不敢碰老婆孩子。很多医生说随着时间恐艾会越来越好,但我感觉我是越来越严重了。你是做恐艾症的大专家,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我现在没什么信心,害怕以后哪天成神经病了。老婆孩子该怎么办,如果感染了艾滋病,又变成了神经病,两个病都很可耻,那时候真的死翘翘了。


张老师回复:

您好,春节快乐,感谢您对我们中心的信任和理解,张老师愿意花精力在在线留言回复恐友,是因为这里的每一位能够留言的恐友都付出了很多,咱们中心的官网不是那么容易注册,需要认证,另外也并不是每一个恐友都愿意说出自己的情况,恐友们愿意信任我们中心,也愿意付出时间精力和说出自己的隐私,这需要很大的勇气,那么他理应得到张老师的尊重,张老师愿意利用自己研究恐艾多年的经验服务付出的恐友,张老师希望他们的付出能得到回报。相对于网络上,一些恐友随意问问,能在这里留言的恐友付出的成本会比较多,所以张老师一定尽可能的去满足大家的求解愿望。此外,张老师本身就是做防艾和心理咨询两项工作,在这里说详细点,分析的详细点,可以帮助提问者,也能帮助其他前来学习的恐友。他们有的学成以后,还可以当志愿者,甚至去线下做一些艾滋病防治宣传工作,举一反三,无论是对恐友自己,还是其他恐友,能够尽可能回复详细,让他能够更好掌握知识,掌握脱恐的真正方法,都挺好的。是的,实名注册需要联系我们中心的罗老师,可以在工作日拨打电话028-87876570,也可以使用QQ软件加她,都能认证。您放心,咱们中心对咨询者的隐私保护非常重视,张老师的咨询者中有一些也是名人,但是他们的隐私永远都能够被保护。恐艾并不是随着时间就会越来越好,看具体情况,有的恐友随着时间知识越来越稳定,他能够越来越好,有的恐友只是随着时间暂时转移了注意力,只能说是暂时稳定。如果没有彻底脱恐,恐艾会反复,呈现明显波动的反应,人的信心就是这样被磨灭的,希望您好好调整自己。您可以在咱们中心官网好好学习,您放心不会变成神经病的,中心永远都是大家的靠山。恐惧六个月没必要,没有高危也没必要,您可以先按照脱恐的几个步骤,先评估,再制定脱恐计划,既然您愿意信任我们,我们也愿意用我们的经验帮助您,加油。

回复时间:2024-02-20

发言人:小强

想请问一下,被一个女人口交了,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有多大呢。网上的说法有很多种,有的说完全没概率,有的说有一点点可能性,还有的说需要进行艾滋病检测,这样的情况下,我以谁的说法为准呢,感觉不知道相信谁了。


张老师回复:

首先祝各位恐友新年快乐,张老师认真看了下您的问题,您具体的行为是和女性发生了无套被动口的行为,该行为并不作为严格意义上的高危行为,如果站在严谨的科学面前,说非要强行说被动口交会感染艾滋病,前提是对方口腔里面满口是血,比如说口腔有开放性伤口正在流血,或是生理病变导致的,或是一些利器等划伤的,但无论怎么样,都必须是口腔的病载和血量都是不少的,才有可能达到足够载量的体液交换,前提还有您的下体也出现破损开放性的伤口。医生们性格不一样,自己的参考方式不一样,说法也会有差别,但是如果医生真的觉得问题很大,他会主动建议您去检测,还是务必需要去,如果在72个小时以内,还会建议您服用阻断药物。很多医生表达基本不会,或者说没什么问题的话,其实更多就是想表达您没有问题,至于很多医生如果和您不是特别熟悉,也会保留。您想,如果是一名线下医生,您在几天内反复找了他好几次咨询口交的感染问题,或许刚开始他会因为不熟悉保留,但是随着您们越来越熟悉,可能结论和保守程度就会有所改变,建议您可以找一位对您比较熟悉,您也非常信任的负责医生,特别是愿意花时间花精力和您进行交流的医生,作为您的唯一参考点。对于被动口的行为,很多恐友都很疑惑和担心,但是做艾滋病防治工作十多年以来,我们没有见过或听过,哪位男性被女性被动口给感染艾滋了的,希望您尊重科学的原则知识,而不是去网络上到处看各种信息,最终把自己心理越暗示越进去,出现了焦虑矛盾,这样不利于您真正的脱恐。

回复时间:2024-02-19

发言人:怒之铁拳

您好,最近去打了肉毒素祛皱针,由于是在朋友家和另一个人一起,别人先打了,针筒内剩下的药水给我打,但没注意到是否更换针头,请问有多大感染风险


张老师回复:

您好,张老师认真看了您的情况,按照正规的医疗作业来说,是需要给您更换针头的,这个不涉及到抽取注射的双向操作,但单从艾滋病感染一点来说,不用担心,艾滋病毒的感染是需要涉及到交换输入。但不换针头,可能引起其他疾病的传染,这时候不换针头,应该是不会出现这类事情,可能您没有注意到这点,当事后进行回忆的时候,就把自己暗示了进去。大部分有一些强迫意识的恐友,喜欢以不确定的问题反复思考,想借此反向论证获得更多的安全信息,其实在另外一个程度上,是给自己增加了不确定,希望您能调整下自己,如果的确无法控制,一方面可以去打针的地方问问操作,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在面诊医生时开一些药物缓解强迫情绪,祝好。

回复时间:2024-02-15

问题补充:

不是正规医院,是朋友介绍的地方

时间:2024-02-15
发言人:fengzifengle

张老师,我觉得我自己有些恐惧泛化了,是时候应该找您预约一对一电话脱恐了。之前是把恐惧压制住了,而且也做到了不复高。我有时会嚼槟榔,而且打开之后就放在自己办公室抽屉里面,前两天,单位这边招进来一批新保安,而且其中有一两个会偷偷进办公室偷拿东西。我突然间就有些怕,怕这帮保安会不会夜里偷偷进我办公室来,在我的槟榔里面偷偷滴血。毕竟槟榔芯就是红褐色的东西。我的口腔也总有溃疡破损。我知道,这个想法很可笑而且我也明白,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已经是恐惧泛化了。最近抽车里面烟的时候,也会先拿起来看一下,没有异常才敢抽。恐惧转化成生活中这种东西,其中还带着自己的臆想,这个状态是不是有些难办了?大过年的还得给您添麻烦,也是于心不忍。对不住了张老师


张老师回复:

您好小张,前段时间张老师有些忙,一直到今天才有时间回复您的在线留言,还好咱们前几天通了电话,也在电话里了解了具体的情况,您说的很好,以前很多时候您是通过老师帮您树立的一些相对安全信号去压制了您的恐惧,而不是去改变了您对它的看法,所以相对安全信号存在,您没有那么慌张,随着时间的久远,一些刺激源又影响了您,导致了您有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仿佛您重新回到过去一样。在和您电话沟通过程中,张老师觉得您是原有第一部分的认知框架有些松动,一旦松动就会产生不稳定,一不稳定很容易影响心态。心态被影响,张老师给您讲解百分之五十的第二部分也就受到了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我们如何构建一个感知和态度系统呢。给您讲解的两个传染源的因素,三个传播途径的要素,一个统计原则,您需要牢牢的掌握。另外您目前处于什么阶段,应该做什么,您一定要明确,不能因为这几天情绪大,将问题看得特别严重,也不能因为和老师沟通了一次,又获得了极大的补充,开始觉得一切又没问题了。在您的个人成长体系中,张老师也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过渡客体,希望老师的引导,让您弄清楚您在整个脱恐的框架结构中,哪些是不合理的,哪些又是需要进行补充的,只要看透脱恐的本质,您才能真正走出恐艾症。希望您这次就不要是按照自己的感觉去脱恐了,而是依照张老师给您的建议,每一步都走踏实,走稳定。就像您在和张老师电话里所说的,和老师沟通了才踏实,但是真正让您自己可以永远不恐艾的,是把张老师的东西和经验内化成您自己的,那才是您自己的资源,而不要认为那只是老师的。张老师希望您越来越好,加油

回复时间:2024-02-14

发言人:tuokong666

张老师您好,祝您新年快乐。我的情况是有一次wt被动kj的经历,距离现在三个多月了。事后我整个人都很紧张后悔恐惧,因为担心得艾滋,然后我在网上各种搜索各种看,那段时间十分难受。虽然知道了这种行为不算是严格的高危,但总担心仍会传染,比如我不知道她嘴里有没有血什么的。也是在那时候我找到了恐艾干预心理这个网站,我在网站上也学习了一些东西,包括窗口期的知识等等,对我也有帮助。后面我是在三周和六周的时间去医院做了四代检测,阴性。刚查完的那段时间我心里好受多了,心里算是踏实了一段时间。后来,不知怎的,一段时间后我又开始想这个事,心里似乎在想六周的时间到底能不能排除?虽然我通过在网站的学习知道了窗口期是四代四周三代六周,但我现在的状态就是脑子里仍会不由自主涌现这个事,然后就心慌,焦虑,恐惧,挺难受的,所以我又想去医院检测了。。。然后想跟您补充一下,我是有过一次恐艾的历史,那一次是一年前,因为和我认识的女性有一次wtxj的经历,那次我也很担心,天天煎熬,自己买试纸测了几次,去医院查了两次。最后一次查是事后半年多。所以有那次经历,我又出现这次恐艾的经历,也觉得挺自责的。。恳请老师指点迷津,给点建议


张老师回复:

您好,今天是龙年正月初八,明天很多单位就要开始正式上班了,张老师祝各位恐友新年快乐,健康平安,开工大吉。张老师认真看了您的情况,您是被动口行为,这个行为对于您自己来说,您给它的评价就是紧张后悔恐惧,尽管您有一定的科学判断,但是如果您本身对心理对我们人判断的绝对化影响不太熟悉了解,就很容易陷入明明我知道我没事,但是我就是会特别害怕,该行为属于恐艾心理的范畴。整个艾滋病感染知识体系只占据整个脱恐的20%的部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恐友自己掌握了艾滋病知识,成为了像专家一样的存在,但自己还没有脱恐的根本原因了。检测只是一个获得相对安全信号的方式,它来的快,去的也快,不够稳定,这也是为什么大家检测以后瞬间舒服和安稳,有的人可能在这个时候尝试转移注意力,焦虑缓解,心理应激就被下沉到心底了,但是下沉并不代表被治愈了,以后有一些什么刺激,又会将心底曾经的应激和经历唤醒。真正用以脱恐的绝对化安全信号,它起势很慢,同样被消除和代替也不容易,只是咱们恐友很多时候急功近利,无法容忍自己需要付出不少的时间和精力,都是希望自己一觉醒来,一切都想通想明白了,显然世界是个平衡体,没有任何付出,单纯靠感觉去走,自然也获得不了绝对的安全信号支持。大家所能掌握的就是快速的方法,检测,再检测,多次检测更容易导致检测依赖,变成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但是往往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在这里您说了您曾经的恐艾史,或许当时您靠检测强行压制了您的恐惧,但是它没有改变您对艾滋病的认识和过往体验,在以后再受到未来不可控的刺激源的时候,您除了第一时间感受到恐慌以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周而复始的检测,但是您也明白,那不是您脱恐的最终方式。真正脱恐的方法,前提是您的老师务必是需要了解您的很多基本信息,您的人格特征,您的三观等等等等,在一个相对的脱恐模型中,去矫正您在认知上的错误,您在心理体验上的误区,以及针对您个人给与的一些行为干预方法,并且不断在交流和沟通过程中,反复评估,最终变得越来越好。所以脱恐二字说的简单,但它绝不是谁安慰您两句就领悟的,它是一个不断进化和提高的过程。张老师相信只要您愿意多学习,愿意更多了解您自己,去总结脱恐过程中的不合理区域,您终将越来越好的,加油。

回复时间:2024-02-14

发言人:Sub1

前段时间去拔智齿,然后一周后要去拆线,然后医生就拿器具挑我的牙洞,然后牙洞出血了,医生不带手套裸手指拨了一下那个器具,然后又掏进去了,后来发现这个医生很忙就接待下一个患者了,也没有洗手,请问如果之前的患者也是出血同样的操作,间接通过手指血液传播。会不会感染呢?


张老师回复:

您好,今天是龙年正月初八,明天很多单位就要开始正式上班了,张老师祝各位恐友新年快乐,健康平安,开工大吉。您的情况张老师认真看了一下,艾滋病毒并不会暴露在体外,以多重间接的方式进行传染。的确如果医生不消毒不清洁,不算是一个科学的操作流程,但我们认为这样更多是涉及到其他的一些病菌传播,但是对于艾滋病来说,他满足的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群体,要涉及到的是多个方面的充分必要条件满足,我们也没有见过相关感染的案例,还希望您合理的看待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刺激,尽可能将您的状态调整,不然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可能不会接触到一些刺激,一有点刺激就把您自己放回到过往的恐惧体验中,这不是一个科学的恢复脱恐步骤,希望您合理去思考一下,祝好。

回复时间:2024-02-14

发言人:热带鱼

张老师你好,祝您新年快乐。2022.11.07专家之声有篇文章:体外存在的艾滋病毒能感染人吗?来源于梁华(中国疾控艾防中心),中间有提到:室温下,艾滋病毒再干燥血液中存活时间可达6天。而美国CDC关于艾滋病毒体外存活的权威解释说法一文中说干燥这些高浓度的HIV,能够在数小时内将有传染性的病毒数减少90~99%。由于这些用于实验室研究的HIV浓度要远远高于那些实际在血液或其他样本中发现的HIV浓度,因此,干燥HIV感染者的血液或其他体液,能够减少自然环境传播(HIV)的理论上的风险,并将这种风险减少至基本为零。    这两种说法有点矛盾,请张老师解释一下,哪种说法是对的?


张老师回复:

您好,今天是龙年正月初八,明天很多单位就要开始正式上班了,张老师祝各位恐友新年快乐,健康平安,开工大吉。您的问题可能是很多恐友疑惑担心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您们是恐友,不是医学研究者,不同专业研究的人群可能站在不同角度看待问题不一样,就像涉及到您们自身的专业,像张老师作为外行,也只能按照我们的感觉去理解。其实梁老师的说法和您所说的美国说法并没有矛盾之分,只是侧重点不一样,美国的说法是说明在几个小时的时间,病毒的活性和传染能力丧失九成,这个说法没错,只是美国没有点明病毒最终可能存活多久时间。而梁老师所说的侧重点在于根据很多人想了解的艾滋病毒在体外什么时候完全灭活,他否认了病毒离体瞬间失活的说法,强调的是病毒可能会存活6天时间,但是存活6天时间并不能代表病毒在这个时候还存在着传染能力,就如同美一些专业论文所说的,6天并没有完全死亡,但是那时候再被传染,风险基本为零了。只是咱们恐友比较喜欢绝对化,非黑即白的论点,然而医学它是循证医学,我们需要辩证的看待它的多面性,不能说非得让医生们说满足恐友们心理希冀的话语,才是科学,如果真是那样就是伪科学。还希望恐友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样才不容易因为日常的一个刺激,又把自己暗示进去,导致出现恐艾的波动,相对于大家去理解知识的绝对化,恐友们可能去关注恐艾的每一个周期的特点以及解决方法,可能这样才是最好。像张老师的恐友,很多评估越来越好,基本都是在恐艾后期他已经不在乎知识层面,而是能够熟练的去辩证看待不同说法,以及他自己怎么去客观理解看待恐艾的问题了。

回复时间:2024-02-13

发言人:3754720

老师您好 几天前问您有关理发的事件 今天我还想追问一下 因为这件事存在伤口见血还是令我十分担心。我的担心是:1.当时理发师电推子和剪刀给我后脖子鼓囊痘痘那一块直接弄破了很痛,您说我流血是猜的,其实并不是猜的而是当时的的确确有挺大量的出血,回家后我也能看到自己后脖子伤口处的血迹,而且我十分担心当时是理发师或者某个人的手给我弄破的,担心这样的话会存在他们的流血伤口与我的流血伤口有反复摩擦接触因为是在理发,肯定会有反复的摩擦接触。2.而我被弄出伤口没多久就来了个客人,就站我身后离我伤口很近,当时我后脖子伤口处正好有液体感觉,我就担心那人把血弄到了我流血伤口处摩擦,我也担心发生了我和他的流血伤口同时摩擦的情况。3.我也担心理发器具比如电推子 剪刀 海绵和毛刷上有残留血与我的流血伤口接触摩擦;或者这些器具与我伤口摩擦把伤口表面别人的血“推”进了我的伤口里面导致感染。上次您没提这些 让我还是担心这些器具 4.离事发有四五天了,我开始有腹泻的症状 并且我的嘴角有些开裂发烂,这会是早期症状吗 也很想得到您的明确答复让我知道我有感染的风险吗?上述四个问题让我天天都忧心忡忡的,期待您的回答,真的非常谢谢您。


张老师回复:

您好,今天是龙年正月初八,明天很多单位就要开始正式上班了,张老师祝各位恐友新年快乐,健康平安,开工大吉。认真看了一下您的问题,不太清楚您是不是过去的老恐友,但是因为理发的问题还在内心纠结的,基本都是应激反应刺激的衍化而来,张老师看问题都是边看边回复,如果您从一开始没有明确您是出现伤口流血,张老师会考虑恐友们常用的试探和假设模型,如果您在后面明确了,张老师就会按照您说的来表述,如果您对回复的意思没有理解清楚,怕出现混合意思,您可以再阅读一下,但那并不是最主要的。第二个问题好像记得给您明确的回复,无论是否是新鲜伤口,不会通过空中的飞沫进行感染。第三个问题已经表明您并没有掌握艾滋病作为传染病的传染源传播途径等几个基本原则,第四个问题您还在利用症状进行反推,张老师自己的预约恐友如果跟了张老师很长时间,已经很理解症状和艾滋之间的关系,不会再以这种方式反向推衍。不清楚您的过往史,但您的知识体系混乱,恐艾心理的自我意识也不强,建议您还是线下找一个有时间能够和您有时间(一次不低于一小时)能够深入沟通的艾滋病防治专业医生或拥有艾滋知识的心理医生吧,他们需要花精力来矫正您意识中的不合理,解决您的不合理信念,这对您帮助是积极重要的,这种绝非张老师在这里简单回答您五百多个字的事情,而是真正给了您方向,祝您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4-02-13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