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中心干预经验:看完不再恐艾 最靠谱的脱恐资料

中心干预经验:看完不再恐艾 最靠谱的脱恐资料

作者:罗霞整理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2日    点击数:


陈老师:恐艾一次换来一生平安非常有价值

 

陈晓宇做艾滋病防控工作有二十年了,大部分恐友在凤凰卫视和腾讯新闻上看到我在接受采访时,直接说宁可得艾滋病,也不愿意得高血压,糖尿病十分佩服我,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难道陈医生是变形金刚不怕死吗?以前没有做艾以前我和大家观点一样,可是做了这么多年艾滋病工作就发觉这个病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只要控制得好,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像我认识很多感染者,至少也有几万人吧,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的身体远远好于恐艾症患者,心理素质好于恐艾症患者,有的感染者还说感染了才懂得珍惜身体。在这里我不是说鼓励大家去高危去放纵,只是站在一个疾控医生的角度看待艾滋病。我不会像很多网络志愿者在网上给大家照本宣科,拼命的安慰,我喜欢用我工作这么多年的艾滋病防控治疗的经验来帮助大家。陈医生比较随性,喜欢和大家做朋友,沟通可能不会像张老师,郭老师,刘老师他们那样偏心理技术流一点,但了解陈医生的都知道,陈医生喜欢身体力行,坦坦荡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说你没问题那就一定没问题。至少陈医生是认真了解了你的情况后,给你明确的答案。不久以前还有志愿者在网上说陈晓宇怎么怎么,只会拿着键盘说话。我欢迎他来四川,来共同关爱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一起同吃同住一下,后来他就直接消失了。做艾滋病防治工作不是靠嘴巴,也不是靠键盘,更不是靠单纯的安慰,他必须具备相关的工作经验和经历,我愿意以真实姓名和身份展示给我的预约咨询者,就是要让他们知道,陈晓宇对他们是负责的,不是网络上的键盘侠。很多恐友在不断接触过程中了解陈医生,慢慢的熟悉,并且有了亲近感,也慢慢的有了一个依靠,开始一种新的生活。只要陈晓宇还活跃在艾滋病防控一线,那么他们的安全感就一直存在。

我认为用一次艾滋病的恐惧换来一生的平安是很值的。作为恐友们真的不要老想着事情有多糟,像前几天有一个恐友来四川面询陈医生的时候,听了陈医生给他解释了艾滋病感染原理和实际案例以后,他长松了一口气,觉得窗口期等待检测艾滋病的日子也没有那么难过了:如果这段日子我都能使自己过得很充实、很积极,能够战胜心魔并且最终拿到HIV检测阴性结果的话,那么今后生活中还有什么困难是我克服不了的呢?如此一个机会,与其去恐,去害怕,不如好好把握面对。事实证明,对于恐友脱恐真是大有裨益的,很多脱恐的恐友,看开了很多事情,没那么容易郁闷,懂得满足,学会了珍惜。并不会像一个怨妇一般,还在网络上哼唧,还在打着小算盘。包括真正脱恐的恐友成了志愿者,那么他的心态都是非常良好,积极和大气的,而不是内心还有狂躁、消极和嫉恨。

 

郭老师:上网咨询过多容易导致身心障碍

 

我发现很多恐艾症找到我咨询的时候,很多已经是处于崩溃状态了,特别是一部分恐友受到艾滋病信息刺激产生应激反应的时候,还在疯狂上网搜索,加重病情,这个时候作为我一个从事精神卫生和心理工作几十年的一名老战士,我首先建议的是务必先请专业的拥有心理基础的医生做一个个案化评估,看看当前处于什么状态和位置,当前最应该做什么。在不同阶段,有的人适合采用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有的人适合选择暴露的方式,而有的人则必须尽快去医院开具抗神经症的药物了。作为恐友,总是无法避免在一开始就上网搜。就算上网查资料也要学会思考,要看清主次,看看文章来自于哪里,是不是来源不明的,不要纠缠于一些细节。如只看到“病毒有可能通过破损皮肤进入体内”等,而看不到真正的关键:“感染的前提必须是要有足够病毒载量体液的交换”,光天化日之下跟别人握个手、理发、被储物箱门划破了皮、搭公车共用座位、甚至有人连去医院抽血检测都恐!没有必要!我们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又作为艾滋病防控的医生,非常理解恐艾症恐友的心理活动,但是恐友很多无法自己理解自己啊,这样反而加剧了痛苦。就像上次接待一个恐友,在听了郭老师给他进行恐艾心理干预以后,他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了。如果生活中什么都在恐,生活中有能不恐的吗?那不是恐艾,是对世界对生活对自己的恐惧,该看看心理门诊了。不要老想着这剃须刀别人用过,那杯可乐有人下了毒,要知道,世界并不会因为我们恐艾而改变,昨天没有人下毒,今天也不会有,一年前你怎么看待剃须刀,今天你就怎么看待。理发、剃须、被物品划伤,共用卫生间、共用干燥的的床上用品、毛巾、同池洗浴、握手、拥抱、普通接吻、抽血、去疾控中心检测等等等等等等都不可能感染艾滋病!除非你们硕大的伤口接触到的东西都是鲜血淋漓,这些大家在恐艾干预中心的干预笔记和恐之明灯版块都能学习到最权威的知识。“值得”去恐的是真正的高危行为,吸毒、无保护不洁性行为等,而不是靠自己的感觉去恐。

 

廖老师:关于艾滋病检测窗口期

 

       我作为一名医院的艾滋病防控工作人员,非常理解医生们给艾滋病窗口期的不同定义,那是因为每个医生参考的角度有差别,也非常理解恐友们对艾滋病窗口期的恐惧,不确定的事物让恐友们恐惧的不是艾滋病,而是一种不确定。就像到底自己有没有感染艾滋病那种不确定,这种不确定增加了艾滋病恐惧症恐友的恐惧,强化了恐友们的敏感和害怕。医生们有自己的考虑,但是作为恐友,肯定是需要看自己的行为和具体情况。对于高危人员来说,目前的试剂在1-3周准确率就高于95%(对应核酸,抗体筛查和抗原抗体筛查),保守一点的话,扩大于2倍几乎就将正态分布的绝大部分包含了,这也是为什么一般窗口期是26周的说法最主流。这就是说6周阴,你就没必要恐了,至少没必要那么恐了。有的地方所谓的3月排除论是一种临床研究者的姿态,延续到现在,而且做研究的医生很多是看科学不是讲人情,很难去共情大家的痛苦。窗口期不是个死的东西,是根据检测手段和试剂灵敏度水平而定的。现在初筛普遍都用了第4代以上试剂,灵敏度很高,3月阴已经能排除感染的可能性了。至于现在还说出6月论,那除非这个感染者真的是很奇葩!我觉得在咨询过程中,有一些恐友自我的心得说的很好,我觉得可以参考一下:能顶住的恐友3个月检测一次性排除,实在难熬的6周检测,如果是阴,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没中过500万彩票大奖,就不会“幸运的”跟艾扯上关系。当然,心理素质不高的,有的想3个月复查那也没什么,这是医院正常操作的流程。至于经常有咨询恐友说在网上听贴吧里有人说的5月转阳,9月转阳,我给出的理由只有三个:复高,假阳,瞎闹。放心吧,过了3月阴连疾控中心都规定排除了,还恐的不是生理,而是心理问题了。

 

刘老师:初期艾滋病感染症状没有参考意义

 

  我作为一名一线负责艾滋病流调的医生,想明确的告诉各位恐友,任何怀疑自己初期感染的症状跟艾都没有必然的关系!按照目前最新的说法,CD4要小于200才可能产生艾滋病性的症状,但是艾滋病初期感染不可能一下子CD4就低于了200,那么症状就和艾滋病没有关系。不管你是单一症状也好,综合症状也好,不要有事没事把症状往艾滋病方面想。在同济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学,非常明白心理暗示和症状的关系,这个也常见于各种疾病恐惧症患者,恐性病的会出现类似性病的症状,恐狂犬病的会出现类似狂犬病的症状,甚至最近新冠病毒流行,都会时不时觉得自己咽喉部位很不舒服。秋冬季节气候干燥,皮疹再正常不过,相信很多恐友年年都有皮疹;四肢酸痛,浑身无力,打过球跑过步得人都有过;心中恐惧心神不宁食欲不振是一连带的生理反应;人体温一天不同时段都会变化,睡眠时低,精力旺盛时高,来个37点几度再正常不过了;少穿几件衣服多吃几根辣椒保你感冒流涕咽喉发炎,可是,这个跟艾有什么关系呢?甚至连你脖子下的那几个淋巴结都是被你自己昼夜不停的摸出来的!不信?等你拿到十年阴后再一天摸个几遍,那该死的东西又出来了。试试? 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想强调,出现症状更应该是针对症状看看那些科室,皮肤科、内科、外科、如果排除了器质性病变,那么真应该好好思考一下神经性免疫对人的影响。

 

张老师:心态决定了您的脱恐程度

 

事实证明,不论是来成都面询的恐友,还是打电话预约咱们中心老师进行一对一电话沟通的恐友,最终的检测结果都是阴,不管他之前有多恐,症状多齐全,行为决定了感染的可能性。所以各位恐友别想着自己有多“万一”。不要在网络上到处乱搜,越搜心里越忐忑,越没有信心,越对生活绝望,不要觉得后半生自己就和艾滋病有了莫大关系,我们用经验一判断就知道没问题,毕竟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作为成立最早的疾病恐惧症干预研究机构,在我们这里真枪实弹接受干预帮助的恐友也有不少人了,只是大部分恐友是新恐友,被艾滋病三个字吓到了,就已经崩溃了。不过大家可以放心,只要您愿意接受我们的服务和帮助,我们会帮您规划,并且告诉您这样的痛苦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很多恐友担心自己熬不过艾滋病检测的窗口期,首先如果连高危都没有,又怎么来的窗口期呢,就算是高危行为,窗口期等待的日子该做的事很多呢,调整心态,善待身边的人,特别是亲情,在张老师这里沟通的恐友,很多都因为恐艾开始懂得珍惜生活,不要去想如果我没事以后我就怎么样怎么样,您本来就没事,那么就从现在开始积极起来,有什么事情,还有老师们顶着在呢,而且就算有一些男同因为极度高危感染了,像我们中心的陈晓宇老师,郭海燕老师等都在积极用自己的关系帮他们安排检查和治疗,保障了他们的隐私和保护了他们的心理。所以,请放心的把您最难的那块交给您的预约老师,我们都会在深入沟通交流的时候去了解您和支持您,不要因为恐艾疏远了家人,影响了事业,残废了自己的心理状态。恐艾干预中心就是您的庇护所,我们将在漫漫长夜中用我们过往十多年的艾滋病防控经验以及临床心理干预经验助您早日脱恐成功。

 

叶老师:艾滋病检测不是脱恐的唯一方式

 

  大家好,我是恐艾干预中心叶老师,长期在艾滋病确证实验室工作,每天都会检测大量各地医院和疾控送过来的标本,最近几年,艾滋病感染率不断在上升,绝大部分都是性高危导致的,所以有性高危行为一定要去专业机构检测,最好是实地进行血检,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可以选择自己信任了解熟悉的机构购买,并且请他们的客服人员进行一对一指导检测,毕竟检测操作流程是比较严格的。边缘行为不必担心,去疾控中心或医院检测是能够实地感知,可以获得不少的安全信号。检测不能够决定脱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恐惧导致的心理焦虑和痛苦。我们还是认为,行为是首要判断,其次是以检测结果为准,假阳和假阴都有可能会出现,影响艾滋病检测结果的因素很多,我们在进行样本检测的时候都会用心认真的去对待每一份标本,尽可能减少误差,总体来说,假阳率是远远大于假阴率的。如果在艾滋病窗口期后检测结果是阴,就应该彻底放心!如果不相信确证实验室的检测结果,沉迷于自身症状顽固不化者,往往是在网上受到流言影响太大的恐友,他们中很多人有强迫偏执的一面,也有很多对未来持悲观和消极态度。叶老师虽然从事的是病毒研究和检验工作,但也接触了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很能理解大家想快速脱恐的心理,但是也希望大家明白检测不是脱恐的最终手段,只有我们逐步的去放松,把自己交给唯一信任的医生,这个医生的确对您花了时间,对您负责,彼此建立了良好亲密的关系,那么恐艾才会慢慢的消除。如果大家有对艾滋病检测技术方面有不懂的问题,欢迎大家在每周四下午在恐艾干预中心QQ群里和我交流,也欢迎大家和叶老师进行一对一的沟通。近一年来,我在恐艾干预中心和不少恐友有过很多交流,非常明白恐友们对确证实验室检测的细节处理问题,希望大家放心,大家去正规医院疾控检测都是安全的,不会导致交叉感染。

 

罗霞老师总结:

  

恐艾是个人生经历,痛苦的经历促使人成长,成长了的人更加成熟,也更加珍惜未来的生活,这也是恐艾干预中心的恐友们很少有再去复高的案例,也没有二次感染的案例。我们相信,上天保佑这里的每一个虔诚善良的恐艾者。如果您真的想通过恐艾干预中心得到帮助,一定要多了解我们机构,我们的老师,并且严格遵守我们为大家提供的干预咨询或者公益服务。我们会认真对待每一个按照中心规则选择我们服务的恐友,无论是医生老师们每天的QQ群公益在线答疑,还是官网在线版块的公益答疑,又或者是一对一的公益援助或者是预约服务,我们全部都一视同仁,能够认识一场就是缘分,但是恐艾脱恐必须是恐友自身需要努力,老师也得辛苦付出,两者缺一不可。希望所有的恐友该做的是洁身自好,珍惜家人和生活,永远不要给自己再次恐艾的机会,同时,也不要忘了这段经历,我们真正的脱恐,不是去逃避远离恐惧,而是真正正视恐惧,从中领略到其中的正念,用这样的正念提高我们的耐受性,提高我们自身的高度。最后也欢迎大家在脱恐后,都能来美丽的四川旅行玩耍,美丽的天府之国孕育了恐艾干预中心,欢迎各位来成都品味美食,享受平凡人生的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