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必读:一招判断艾滋 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恐艾必读:一招判断艾滋 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5日    点击数:

全国各地区对艾滋病相关解释还是有一定出入,医生根据自己的学术学科差异,对艾滋病相关信息也有自己的看法,每一位恐友,想让自己坦荡的脱恐,不留任何羁绊,建议尽可能减少自我的一些不科学常识,如我学的越多,我的知识越丰富那么我脱恐的概率将极大提升,我问的医生老师或志愿者越多,我的脱恐时间也就能够大幅提前。在成都恐艾干预中心近一年所调查的恐艾症恐友的反馈上来看,并不是学的越多,越能脱恐,也不是问的越多,越快脱恐。相反,是学的越有系统性,越有条理性,越能脱恐,问的人数越少,越快脱恐。

 

以下写出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常规的一些论点,供恐友参考,以尽可能减少恐友的一些无必要活动,如反复问询,不断自我对抗,主客观混乱等等。

 

1、关于艾滋病窗口期,我们认为以目前的试剂来说,分别使用核酸,四代试剂和三代试剂,分别在一周二周三周左右能达到95%的准确率,符合国家制定的最新标准。如果非高危行为,这个检测时间足矣,如果有高危行为,建议按照正态分布的方式,乘以二倍基本就囊括了一般情况下的所有案例,即四代四周三代六周的标准。这个标准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在2009年就提出了,十多年来未曾改变过,是国家众多防艾组织中最早提出该观点的机构。建议如果有明确高危行为的恐友,可以以这个时间作为保守参考,如果仅仅是日常行为或边缘行为,窗口期由自我进行定义,毕竟非高危形式的话,窗口期更多作为仪式条件。这里提出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是,不要轻易随意改变自己认为的窗口期,更不要听别人说两句什么时候转,就立马以保护自我为借口,务必做到百分百谨慎强行增加艾滋病窗口期。

 

2、不要纠结于艾滋病症状,如果谁和大家大谈特谈艾滋病窗口期会产生什么症状,这个建议多留几个心眼和谨慎,目前所有的临床医生,流行病学医生都不以这个作为判断标准。只有像苏博士她们这种专业研究艾滋病毒的研究人员才有可能参考这些数据。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自成立起的十多年,每年都会接待有大量症状的恐友前来面询电询,囊括了各位所见到的几乎所有症状,但是他们没有一例恐友转为艾滋病携带者或病人,症状通常来自于心理受到严重刺激后的生理反馈,无法理解为什么突然有这么症状和恐友们大都对神经系统与免疫系统的交互作用不了解有关,也和一旦恐艾,首当其中接受到的第一个刺激就是症状有关。

 

3、日常行为根本不需要担心艾滋病感染,艾滋病毒不会以非生命,暴露在体外的形式进行传染。尽管我们无法确定艾滋病毒在体外什么时候可以完全失去活性,但是我们能够确定的是病毒要重新进入人体,将是一个极为困难的过程。这其中也包含了很多恐友担心去医院抽血感染,棉签感染,这个几乎可以肯定,都是恐艾症没有办法通过检测排除后的延续恐惧反应。担心日常感染问题的,可以以我们中心陈晓宇医生作为实例参考,经常和感染者同吃同住一起娱乐,但是陈医生却是非常惜命的。

 

4、关于边缘行为,在无特殊异常的时候都以艾滋病普通行为看待,如果是担心性病,那么边缘行为仍需要接受性病检查,毕竟有一些性病是可以通过边缘行为的接触感染,口交亦可能导致性病的传播。但是口交中的被动口交在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导致艾滋病毒的传播。考虑到有教授在2017年广州第三届全国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上,PPT的数据中明确写有实验中的男同参比存在着主动口交感染案例,我们对男男主动口交行为持保留态度,建议需要进行艾滋病检测。然而实际临床工作过程中,主动口交也鲜有明确的感染案例,可以配合是否内射和破喉作为损伤口腔,并且有足够承载病毒量的辅助参考。最终结论就是,被动口交及边缘行为可以不认为是导致艾滋病感染的一般行为,希望恐友们一旦是这个行为,没必要担心和恐惧艾滋病。这里列出一个行为例外,就是曾经恐艾过的恐友是不是可以去发生边缘行为呢,我们建议在对自身没有足够强大心理的前提下,最好不要再进行性接触相关的复高。尽管我们知道行为没有什么艾滋病感染风险,但是人内心的心理对抗足以把一个正常人折磨成疯子。

 

5、这里说说闲话,以下内容大家可能平时几乎看不到,老师说出来不是来吓大家,没这个必要。只是希望大家更加客观的去了解目前的形式,增加大家的安全感。恐艾干预中心历来反对报喜不报忧,反对脑残式的安慰和不负责任的回答问题方式。只有真正站在客观角度,才能给恐友们树立最客观的安全信号,大家都是成年人,什么样的知识体系是有必要接受的,相信大家自我内心都有一杆秤。

 

艾滋病单次行为的感染率非常低,尤其是在性行为中,恐艾干预中心获得的各项数据均显示和血液交换来比,单纯的性行为远远低于血液感染。然而为什么目前艾滋病感染率基本都是以性为主呢,尤其成都地区,新发感染比例几乎在99%以上。那是因为性接触的基数太大了,如果不是安全套的被强制推广,那么艾滋病的感染率应该远远比现在高十倍,乃至百倍。各年龄段人群的感染率都在提升,老年人群主要以广场舞,骑游队,合唱团,同学会的感染形式发展,中青年人主要以夜店一夜情,软件交友,同学会,同事聚餐等婚姻出轨或小三二奶的形式发展,青年学生主要以男男不健康的交友方式传播为主。在感染比例上,异性传播数量大于同性传播数量,原因是异性基数大,而同性虽然基数小,但是群体感染比例相对较高,软件交友和随意发生关系在这感染方面提供了绝对绿灯,某城市近几年的感染率是呈基数倍增长,有的城市感染人数早已经破几万了,请各位务必向自己的家人发出艾滋病高危防范的意识,特别是老年人,我们不能忽略父母对性的需求和情感的寄托,多陪陪老人是张老师在这里给大家的一个中肯建议。


另外也希望恐友们也要去尊重广大的志愿者们,或许其中有一些人是打着这个旗号接近恐友满足其他的一些动机。但是大部分,特别是长期活跃在网络上的志愿者是值得被尊重的,他们除了满足意识形态的“被尊重”,实际上其他并没有获得什么,他们不同于线下志愿者,他们做了大量的慈善工作。恐艾症恐友大部分都带有大量的负能量,极具容易引起精神交叉传染,这个连很多医生和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老师都不一定坚持下去去面对的恐艾症群体,但凡一对一沟通十分钟以上,就很容易导致志愿者身心受损,这是个不可逆的过程。付出了那么多还被一些极端恐友极度嘲讽,换成谁都会觉得寒心。所以也希望大家是真心去理解和鼓励一下曾经对您们有过持续帮助的志愿者,快乐是可以传递的,如同悲伤,愤怒,恐惧可以传递一样,这或许也是让他们继续下去,坚持去实现他们自我价值的动力吧。

 

6、如何通过恐艾干预得到必要的帮助,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是一个自筹性的非营利性机构,具体资质可以通过点击该篇文章中的具体链接”进行查询,中心不售卖艾滋病检测试纸产品,中心对于恐友全部采取的优先推荐自主学习的方式,推荐版块主要是“干预笔记”(点击这里)和“恐之明灯”(点击这里),里面的文章皆为中心原创,也长期被其他机构或个人引用。如果在自主学习的过程中遇到疑问或不懂的地方,可以通过中心网站在线咨询版块进行提问,或者参与每天定期的QQ群在线公益答疑,待群开放以后向在线的医生老师提出自己的疑问。此外,中心为恐艾症恐友也提供公益无偿服务和定制有偿服务两种方式的一对一面询或电话咨询服务,前者需要提交贫困证明申请表,后者需要按照如下流程(点击这里)进行预约。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作为全国最早成立的实体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研究机构,承担了国家两项艾滋病恐惧症研究项目活动,承担了省市多项艾滋病相关的活动项目,多次被评为优秀防艾机构,多年来一直活跃在艾滋病防控界,为广大艾滋病防控基层医务工作者提供心理疏导和援助,也为感染者及家属提供心理服务(鉴于恐友实际情况,感染者咨询室和恐友咨询室是分开的)。自2009年成立11年来,已经为数以百万计的相关人群提供了直接或间接形式的帮助,希望因为我们的存在,能够为您的脱恐添砖加瓦,祝福各位亲爱的恐友。


图片:培训活动前的陈晓宇医生 略显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