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病干预>>中国最全性病地图:你家乡中枪没?

中国最全性病地图:你家乡中枪没?

作者:袁榭     来源:健康养生干货技能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3日    点击数:

广大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曾经有点迷惑:这年头的神州大地,除了艾滋,还有性病流行啊?不是种种课本说抗生素扼杀了性病的瘟疫化传播么?

  呵呵,想得美。

  各种抗生素、疫苗,只是让各种性传播疾病有得治有得预防。没有任何一种人类流行病,是出现后会被完全消灭的。疟疾、鼠疫、登革热,这些治疗预防技术成熟时间按世纪算的传染病,直到现在还是世界上所有政府疾控部门的工作重心。

  那么说细点,中国哪些地方、哪些人,更容易得哪种性病呢?这个问题也不难答。

  二十年来,常规性病中,中国大陆淋病降幅最大,梅毒增幅最大

  现在在中国大陆以性传染为主的流行病,粗略可以分为“三大”“三小”。

  “三大”是艾滋病、梅毒、淋病,病情更伤及生命、传染性更强、根治或有效医治太难。

  “三小”是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症、生殖道沙眼衣原体传染,虽然传染性也强,但得了不大会死,治起来也相对没那么折腾。

  按1991年-2008年的中国大陆官方数据,在不包含艾滋的各种性病比例中,淋病与梅毒的变动程度最大:淋病从1991年排名第一的65.22%降到2008年的17.7%,梅毒从1991年只占一个多百分点增长到2008年的近四成。

  其他性病中,生殖器疱疹的增幅不大,只是从不足一个百分点增长到五个百分点左右,尖锐湿疣保持在两成左右。衣原体感染从半成增长到两成

  

  艾滋:玩“穿火车”的不洁性交人群最危险,广西、云南最严重

  要说艾滋是性病,有人就会用艾滋病的各种百科定义来驳斥了:艾滋病怎么能说是性病?母婴、血液、针头不都是传播途径吗?

  呵呵,这些传播途径,梅毒与淋病也有啊,难道不唯一从性交渠道传播的传染病就不算性病了?而且在当下的中国大陆,性传播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主要艾滋病传播渠道了。

  以下是来源于官方疾控数据的2005年-2011年中国大陆艾滋病传染途径百分比图,蓝色为异性性行为,红色为同性性行为,绿色为吸毒针头传播,紫色为血液传播,青色为母婴传播。黄色为未确定途径。异性与同性的不洁性行为逐渐成为当今中国大陆艾滋病主传播途径,是一目了然的事。

  

  之前在中国大陆老人乱搞的稿件里,太原疾控中心负责人披露的“考古队”说法,颇让读者们耳目一新。其实同一篇讲话里,还提到了中国当下同性性行为的艾滋传播危险远比人所习知的要严重:

  “……现在主要是同性恋行为,导致学生中间的问题非常严重。而且现在学生赶时髦,就在学生中间就是说同性恋玩性游戏。”

  专家还说:“我们国家其他地市的一个学生宿舍,大概六到八个的男同学,在一起玩‘穿火车’,穿一圈……”

  至于地域上的分布,2017年西安交大与香港城大的联合研究给出了图像化的详细答案。此研究覆盖了2005年、2010年、2015年的官方普查数据,以地图化形式呈现。

  下图即是该研究的成果,左为每十万人中发病例数目地图,右为风险程度地图,风险程度以红点的高-高、蓝斜杠的低-高、红斑块的高-低、蓝格的低-低、纯蓝块的风险不显著依次区分。

  

  由此图可以看出,21世纪头几年因卖血灾难成为彼时中国艾滋发病率第一省的河南,到2015年已经算风险程度最低的省份之一。当然,这不是因为病人都治好了,是因为病人都被圈在原籍等死。

  而华中、西南、华南、西北大区的艾滋风险与病例在十年间都升为前列。其中广西与云南的发病率与发病风险最严重,2015的广西发病率是每十万人中13.25例、云南的发病率是每十万人中12.31例,而十年前两省的艾滋发病率分别是每十万人中1.85例与0.72例。

  梅毒:西部较为严重

  同一研究还给出了最近当下的中国梅毒与淋病地图。梅毒的传播机制与高风险人群,之前本公共号已经说得很详细,恕不赘述。现在看病例数图与风险度图就好了,图例仍如上。

  当然,这里还是要更新下结论。上篇说梅毒的稿,(点击 )数据截止在21世纪头九年,所以江、浙、沪三省还是中国梅毒发病比例第一高的区域。

  但之后,新疆与西藏后来居上。西藏成为梅毒病例比例增长率最高的省份,在2005-2010年间有9倍增长,在2010-2015年间有3.47倍增长,病例数从2005年的每十万人0.76例,跳到2015年的每十万人33.57例。新疆现在是梅毒发病数绝对值最高的地方,2015年病例数是每十万人中107.51例,这个数字在十年前还是每十万人中10.08例。

  

  淋病:上海、浙江最多,海南增长最快

  虽然沪、浙两省市摆脱了中国梅毒第一多的帽子,但是还有中国淋病第一多的帽子等着。2015年,上海淋病发病数每十万人29.82例,浙江淋病发病数每十万人29.41例。

  

  不过,平心而论,中国大陆的淋病疫情——除了海南——都是在稳步下降的,上海作为最突出的例子,2005年的淋病发病数还是每十万人70.62例,2015年的淋病发病数就低到每十万人29.82例.

  至于海南为何在十年间有96%的淋病增长度(2005年每十万人14.04例,2015年每十万人16.85例),原因并不费解,但这些经济社会原因不好在普及健康知识的公共号里细说……

  尖锐湿疣:西南最严重,西南男性、华中女性、东北非光棍、华南光棍最危险

  “三大”性病,因为死人厉害防治困难,所以各种研究与普查数据齐全。“三小”性病中,只有尖锐湿疣得到的关注度相当。

  因为虽然尖锐湿疣得着只是痛苦,但诱发各种生殖系统癌症的风险是普通性病中最大。也就是说,尖锐湿疣是会二阶死人的。

  尖锐湿疣的地域性分布,也是有确定答案的。按2013年协和医学院、中山大学、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的联合研究,中国七大地理大区中,西南地区的尖锐湿疣感染程度最严重,因为发病者之中,致病的人乳头瘤病毒(HPV)各种亚型的频谱最广,达到了全频谱的95.3%。其他地区的严重程度分别依次是:东北92.4%、华北91.9%、华南90.1%、华中85.9%、华东84.9%、西北80.8%。

  这些大区中,各种人群的尖锐湿疣感染程度也不一样。华中地区的女性比例最高,达78.3%。西南地区的男性比例最高,达54.1%。华南地区的光棍比例最高,达44.1%。东北地区的结婚/同居状态者比例最高,达81.5%,华中地区的离婚/丧偶状态者比例最高,达8.7%。

  沙眼衣原体:低档性工作者有两成感染率

  剩下会二阶导致生殖系统炎症的沙眼衣原体感染,和生殖器疱疹,数据资料就乏善可陈,毕竟不会死人……

  唯一值得提到的是,按2017年协和医学院的研究,女性性工作者作为所有性病的感染高危人群,沙眼衣原体的感染风险也和其他性病一样,有着明显的经济社会阶层区别。说白了,就是要价分为高中低三档的女性性工作者们,沙眼衣原体感染风险也分为小中大三档:高档感染率15.98%、中档感染率16.62%、低档感染率20.85%。

  至于生殖器疱疹,现存研究就只剩“到底是I型病毒多还是II型病毒多”这种连研究者都觉得无聊的话题了,想必广大读者是没兴趣看的…………

  中国的详细性病地图,就是这些,大家可以自行看看自己的家乡与居处有无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