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脱恐绝非靠安慰 分清恐艾主次 把握个案重点

脱恐绝非靠安慰 分清恐艾主次 把握个案重点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6日    点击数:

       艾滋病恐惧症恐友脱离恐惧和痛苦并不是靠谁去保证什么,以及无休止的安慰,更多的是促进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们明白目前这个状态和强行插入的思维为什么还迟迟不走,为什么我会形成这样的心理暗示。心理是一门神奇的学科,充满了神秘但又辩证的色彩。


(中心廖老师、郭老师和陈老师在交流恐艾案例) 


上几次,张老师在干预笔记里讲了恐艾干预是干什么的,以及恐艾干预是如何起作用的,里面和恐友们详细解释了恐艾干预的一些内容和方法,有需要的恐艾症朋友可以查阅下过去的内容。今天老师想结合自己从业十五年来的脱恐干预经验,您来咨询,是在咨询什么,主要目的是什么。这里面,绕不开的,就是咨询内容,以及老师们和您,分别承担什么样的角色,我们之间形成了怎样的咨询关系。

 

首先,我们一开始,可能是最传统的关系,“家长型”,或者叫“教师型”。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是全国早期从事艾滋病防治以及心理干预结合的社会组织,在脱恐经验方面,拥有专业科学的脱恐技术,积累了大量的实战经验,您前来咨询,我们给您脱恐,确保您接受到最好的脱恐方法。我们有知识和经验,通过对您的了解,我们对您进行预估和评估,让您明白整个脱恐体系的框架,让您明白您自己处在哪个阶段,负责为您提供专业的建议。尤其对于前期非常恐艾,没有一丝安全信号的您,对艾滋病感染原理、传播途径、窗口期、如何判断评估行为风险,心理上非常恐慌害怕,不知道如何管理艾滋病恐惧情绪,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脱恐的恐友,提供正确的方向。

 

慢慢地,您在咨询过程中逐渐掌握了艾滋病的一些基础知识,以及能够运用一些老师教授的方法去合理面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恐慌,我们开始进入第二种关系,咨询型关系。我们会告诉您一些关于脱恐的方法,您可以自主来选择和决定您在这条路上该如何前进。当然,您也拥有中止咨询的权力。

 

事实上,这两种类型的关系不一定严格按照先后顺序,它可能单一地出现在某一种咨询者类型中,也可能交替进行,具体不同的恐友势必有不同的方法。另外我们常用的还有第三种模式,它也是心理咨询或者社会工作中最常用的模式,我们既是专家、老师,又是陪伴者,鼓励者和引导者,我们既要给您提供足够艾滋病知识、方法等专业信息,又会让您充分拥有自主权和决定权,同时我们还给予您鼓励和引导。我们会帮助您确定您究竟想要什么。我们会引导您看见,是什么导致了您恐艾,什么方法,对您来说,是最快的、最好的,您一直想脱恐,却一直无能为力到现在,是什么影响了您。对您来说,什么最重要的?您有哪些担心,我们如何能够更有效地终止恐惧?我们可以称之为:共同决策模式。在我们和您逐渐沟通的过程中,我们会慢慢找到答案,我们会慢慢地实现我们的脱恐目标。这是我们和您一起共同协作的最佳办法。而并非直接强行给您一个没事的结论,在没有有效建立咨询关系以前,这样的结论更像是一把双刃剑。

 

张老师举一个案例,是去年冬天的案例,小W找到我进行恐艾心理咨询。小W也愿意将自己的经历分享出来,希望帮助到大家,这符合张老师写出以下文字的伦理准则。两年前,小W在和自己的女朋友分手后,情绪低落,情感受到打击,偶尔会去一些娱乐场所进行一些边缘性行为发泄,本来是没什么的,他自己也曾经在网上有学习过基本的性病艾滋病防治知识,但是敏感部位开始出现小红点之后便开始恐艾,一发不可收拾。

 

他最开始也知道自己每次都没有插入行为,应该是不会感染的,可是发现身上的疹子慢慢扩散到四肢,随着在网上搜索越来越多信息时,他越来越害怕,最开始只是害怕传染性病,后面慢慢也不那么确信了,担心自己感染艾滋病,甚至在中途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插入行为,是否有无套去插入。他在窗口期后做过不下十次艾滋病及性病检测,没有感染任何疾病,去医院皮肤科检查,也没有任何真菌、细菌感染,医生开了一些常规治疗皮炎的药物,吃药和搽药后好一些,过一段时间又复发。到找到张老师之前,他已经开始害怕和人发生日常的肢体接触。老师相信,小W这样的恐艾历程,和我们很多恐友非常相似,他也知道自己没有感染,但他没有办法去解释为什么皮疹没有办法自行好起来,可是内心就是非常恐慌害怕,害怕自己是特殊的个案检测不出来,又害怕每一次和别人接触会不会有一些什么危害,害了别人,又或者自己不小心感染什么疾病。

 

W第一次和张老师沟通时,刚说了几句话,便哭了起来,老师非常能够理解,每一位咨询者多么地痛苦,多么地不容易,要打电话一对一咨询,鼓足了多大的勇气,要让自己改变,要让自己好起来的决心,大概是这辈子做过的最有勇气的一件事。张老师首先,和小W一起分析了他之前发生的几次边缘性行为,给他评估性病艾滋病感染风险。给他详细讲解了艾滋病感染原理,和他一起分析,为什么日常接触,不会造成感染。我们如何在恐慌时放松我们紧绷的神经,如何平静下来。小W在前面几次咨询过程中学习得非常认真,虽然在沟通后,内心还是有一些害怕和他人接触,但是情况已经好转很多,他也慢慢肉眼可见地阳光起来。然而,过了大概两个月时,小W因为又去网上看了很多关于艾滋病的信息后,非常紧张害怕而选择临时紧急预约张老师进行干预。小W绝望地问老师,老师,我是不是做得不够好,我是不是永远都不会脱恐了?老师告诉他,咨询的过程中会出现一些波动和反复,脱恐并非是一蹴而就,我们脱恐不是直线上升的过程,部分咨询者是螺旋式上升,部分咨询者可能会停顿或者回一步再前进两步,但是不用害怕,老师会一直陪伴您。

 

慢慢地情绪平静下来后,小W说他明白,他还没有脱离困境,但是他相信张老师,相信情况会好起来的。到现在,沟通几个月后,问他是否记得这次真正愿意把自己交出来的这次交谈,他说当然记得。那晚躺在床上一夜无眠,脑袋里一直在回想整个事件,为什么别的恐友都能越来越好,为什么他却有反反复复。他也再次给自己下定了决心,一定按照老师所给的方法去尝试,去改变,不再任性。老师很高兴小W和老师形成了很好的信任关系,但是老师也希望小W不要过于压抑自己的本性,我们允许我们偶尔任性,允许我们性格上的缺点和懒惰,重要的是,我们明白我们做任何事,有什么目的和意义,我们做了什么,它会带来哪些影响,我们可以接受什么,又可以失去些什么,在恐艾和脱恐的路上,我们如何平衡老师给的建议和我们自己冲动任性的想法,我们如何又该怎样去磨合和找到适合我们自己的脱恐之路。张老师始终和你站在一起,为你加油,我们一起面对可能糟糕严重的情况,也一起庆祝和分享胜利的喜悦。

 

如今,小W已经基本恢复正常生活。慢慢地,他再次认真投入到工作、生活中,上班时和同事一起攻克项目难题,下班后和父母一起散步、周末和朋友一起到野外露营、烹茶,也开始产生了对交往朋友的渴望。淌过了波动期和逃避期,他不经意间发现身上的症状消退了,一直围绕他了近两年的痛苦的皮疹,基本痊愈了。他很高兴地说,张老师是他的良师益友,他非常感激和老师相处的这多半年来的时光,老师也感觉到幸福,能帮助到大家,就是老师工作的意义。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当您将所有精力置于一个焦点上进行防御的时候,也许身体和心理都不会满足您的期待值,落差将越来越大,但是当您跟随老师前进,自己真正变得内心稳定,重新树立了绝对安全信号,不再去将症状作为主要参考点的时候,预期下降,您会发现,它对您的影响也消失殆尽了。这就是神奇的心灵,这也许就是另外一种叙事的疗法,这是艾滋病恐惧症咨询者和咨询老师共同努力所获得成果。忙而不茫,不疾不徐,祝各位恐友二十四节气芒种节快乐。



上一篇:恐艾干预笔记:如何在指导下用好森田疗法脱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