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走过2019 老师谈谈十多年恐艾干预小心得

走过2019 老师谈谈十多年恐艾干预小心得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8日    点击数:

 今天早上有恐艾症咨询的朋友发来微信,说听说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由于疫情影响,暂停了所有一对一面询咨询,导致运营有些困难,他想捐资一些聊表心意,以感谢中心老师几个月为他脱恐付出的心血。非常感谢他的热心,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看到的这个消息,但是老师还是拒绝他的好意,毕竟中心有一套比较完善的规则制度。恐艾干预中心从几年前开始将部分一对一援助服务转成定制恐艾心理干预后,勉强也能维持日常运营,也就不需要大家再进行捐赠了。的确最近因为疫情原因,恐艾干预中心作为一个实体机构,受到了一些经济因素影响,但是我们的日常工作并没有落下,特别是作为一个有着十多年传染病恐惧症干预经验的机构,我们投入了百分百激情,参与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疫情中,对传染性疾病产生焦虑恐惧的人民群众提供了大量的心理援助。


  前几天,老师整理短信,短信里有不少都是过往脱恐恐友发来的节日祝福短信,传统节日如春节,端午,中秋,西方节日如感恩节,圣诞节。除了清明节,几乎每个节日都会收到不少短信,平时里也还会收到一些诸如“老师,我结婚了”,“老师,我当爸爸了”,“老师,我通过司法考试了”,“老师,我拍的电影大火了”等等一些喜悦分享的短信微信。每每在进行群答疑,进行网站答疑,以及做心理援助自己累得精疲力尽满身负能量的时候,看看这些,就会好很多。也许今天用心一点多花些时间认真看看他的问题,那么他也就多一分脱恐的概率。多给他一些启发,让他变得平静客观,让他从认知行为,从意识层面去理解到为什么他会恐艾以后,再运用适合他自己个性的方法去脱恐。那么,也许他就会成为这群真正彻底脱恐的恐友中一员,去继续开始他们原本平凡的学习生活工作,去结婚生子到实现自我的梦想愿望。


 汝爱人,人恒爱之,真正对他好,他能感受到,他也愿意把自己彻底交出来。其实真正花了心思和时间,用心去关心对方,就算再铁石心肠也会有水滴石穿的时候,特别当在最焦急窘迫的时候搭一把手,花几个小时有效沟通时间去正向引导,给他信心,给他足够的重视支持和承诺,让他真正成长起来,在思维最混乱最黑暗的时候做他的明灯。也许拉着他在风里雨里走的时候,的确很辛苦很劳累,甚至还会被反噬牵连,但是千辛万苦到达太平之地以后,那种喜悦也不是能用普通价值的东西来衡量。锦上添花谁都会做,然而雪中送炭那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平时我们做恐艾干预,没有建立有效关系以前,在咨询的时候很多恐友都还是有所保留的,真正随着沟通时间次数的增加,信任了解慢慢增长,他也逐步的感受到了自己有一点进步好转,恐惧感觉有所下降,渐渐放松了防备,这个时候就开始真正走向了脱恐正道上。而这一切,文字表达看似平淡无奇,区区百字即可描述,但在执行坚持的过程中,反复波动,症状轮回,自信和自卑的强烈极端冲突,本我和超我的极限对抗,那各种苦恨滋味,只有恐友自己和紧拽他们前行的医生老师最为清楚不过了。那是精神上的珠穆朗玛攀登,没有捷径可走,全靠肉搏式的毅力在笃行。


 这几天老师正好在总结去年恐艾干预中心所做的工作,将其中公益援助方面的部分数据分享给大家吧。在感染风险评估和心理脱恐干预方面,整个2019年如下,提供贫困证明申请艾滋病恐惧干预公益一对一援助的人数总计311人,审核通过的共计276人,通过率88.74%,总共提供一对一服务764次,每次咨询时间为60-70分钟,平均每一位咨询者咨询次数为2.7次,有少量咨询者仅需要了1-2次咨询。提供疫情重灾区身份证明申请一对一干预的为123人,审核通过为121人,通过率98.37%,总计提供121次新型冠状病毒及性病艾滋病知识讲解和心理援助,每次20分钟电话沟通(疫情服务为2020年初)。群在线答疑版块,中心医生老师每周在线答疑五次,全年答疑251次,每次一小时,平均每次约为30人提供公益答疑服务,共计公益服务7530人。官网在线答疑版块共计详细回复1200余个问题。平均每个问题回复字数为350字左右,平均消耗为20分钟,总计约400小时。不计入文章创作耗时和其他方式服务,全年公益服务总计超过1500小时。2019年原创文章129篇,发至中心官网、大V微博、微信公众号,以及百度搜狐网易等全媒体平台,阅读及辐射超过千万次,辐射相关人群百万。)


记得老师六年前一位来成都面询的外地恐友,当时好不容易把他拽出了恐艾的泥潭。去年年末有一次他来成都出差,顺便拜访一下老师,当看到老师现在这般模样,他一下子控制不住地哭了。他说没想到五年多没见,老师都快成一个老头了,皱纹多了,声音嘶哑了,头发稀疏都快掉完了。临走的时候,他再三叮嘱老师不要太辛苦,不要太耗精力,实在不行的话就不要再搞恐艾了。作为一个过来人,他很明白脱恐过程中他自己和老师共同需要付出无数的努力和消耗。但老师也明白,现在离开不了,老师的恐友把自己交给了老师,他们中有的还有好一段崎岖的路需要迈过。


事实上,如果每一个人当受到艾滋病相关信息刺激后,第一时间不要顺手点开网络乱搜,有问题直接去医疗机构请教一个医生老师,树立稳定的参照标准体系,不再沉浸于虚拟的网络中负能量中导致精神中毒,那么很难变成一个中重度的恐艾症患者,也很难再需要花上几个月乃至几年同艾滋病狂犬病的恐惧做对抗。轻微的恐艾咨询者是有机会通过一次艾滋病检测或者反复的安慰树立相对安全信号,继而选择逃避式的处理模型控制住恐惧,但随着留在网上时间越长,一旦变成了中重度恐艾症患者,这时候靠单纯检测和安慰已经无法满足安全信号支撑了,那几乎都是需要靠医生老师们一对一肉搏式的干预体系来不断冲击扭转,在彼此相互了解对方的前提下,调整认知行为机构,有机有序暴露。一对一的用心呵护,关注和进行影响性干预,几个月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其中所需要的汗水精力,或许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个中滋味吧。所以只要让自己尽可能不再网络上滞留,诸如疫情防控这样严格执行一些标准,那么天下自然无恐,老师也更乐意回归家庭婚姻情感方向的干预咨询,毕竟那样的负能量远远小于恐艾咨询者神经症冲突影响。


这次疫情给中心带来了一些影响,作为实体机构以后该如何更好的去维持发展,现实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我们也在思考除了继续提供公益援助和一对一干预定制服务去帮助严重恐艾恐友以外,是否能够利用我们的经验支持到更多更多的恐友,尤其是一些中轻度恐友。计划从四月开始,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将过往恐艾症干预实操经验和心得分享录制成音频、视频和课程,中轻度恐友们可以根据自己具体的恐惧形式进行选择。另恐艾干预中心手机版即将推出,大家阅读文章也就方便了许多,欢迎关注。最后再次祝福在中心学习的所有恐友,祝您们早日脱恐,不成老恐。愿天下早日无恐,事事不恐。


(图片:中心副理事长陈晓宇医生每天都会回复大量的恐艾留言)


需要进一步了解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