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心理援助疫区后再次谈谈艾滋病窗口期到底是多久

心理援助疫区后再次谈谈艾滋病窗口期到底是多久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3日    点击数:

  最近一直在做疫区心理援助工作,其中有不少对新型冠状病毒产生了焦虑恐惧,然后合并了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压力和负向情绪,导致出现了不少心理障碍。同咱们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一样,他们绝大部分也都产生了比较明显的躯体化症状,诸如低烧,淋巴肿大,皮疹,腹泻,失眠,头痛头晕等种种反应,只是他们不会像咱们恐友那样,认为这些症状是艾滋病感染的征兆,他们中有部分会将这样的症状归为是不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感染前兆。这说明,不管是恐惧焦虑哪样的疾病,只要是具备传染性的,没有足够安全感的人们,都会去体验那种预兆性的恐慌感,都会有很多躯体化症状,这都是神经免疫降低的表现。所以在此,希望咱们的恐友,千万不要一有症状就把这个锅扣在了艾滋病毒的脑袋上,这个锅,它背不动。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咱们机构赖以生存的一对一面询,全部延后,最近弄得机构运营也是有点捉襟见肘。实地面询是增加恐友与老师相互了解和拥有信任安全信号的最好方式,也是目前用在有效脱恐方面的最直接方式,大量的恐友因面询中心,实地感受恐艾干预的能量场而脱恐,但是也因为疫情,有不少的恐友实地面询只能阳春三月再来了。疫情重于山,国家大我大于小我,只有国家繁荣稳定,我们也才能更好的在环境中去改善调整自我。而作为专业做传染性疾病恐惧症的我们,在本次疫情中参与了大量的针对恐惧新型冠状病毒的心理工作,以至于张老师在写干预笔记和回复官网在线留言上相对比较滞后。


 在这里老师继续简单谈谈一些关于网络环境以及公共卫生的话吧,而希望通过这些所见所闻也让恐友明白,当恐惧来临的时候,无论是恐艾的,还是恐新型冠状病毒的,其实并无什么两样,这里更希望恐友真不要觉得自己是特殊人群,自己是万里挑一,为什么别人不恐我却恐得那么厉害。通过这次疫情的公共事件,我们足以看得出来,当大家真的感觉到传染性疾病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处于自我保护,都会表现出一定的敏感紧张,甚至衍生出不科学的心理防御。别说多年来艾滋病社会评价,现在因为疫情,就连武汉相关,以及鄂系车牌,都成为了一种躲避或歧视的理由,引起一定的社会负向评价。


最近在网上关于钟南山院士说过什么话,一天可能看到无数个版本,自媒体的文章标题总是写着钟南山说过什么什么,事实上大部分都并不是钟南山院士说的,也没有看到相关视频采访的具体内容。这说明什么,大部分不过是为了吸引眼球而杜撰的。毕竟院士再次获得国人的敬重,那么他说的话就是真理,就是信条。以他的名义发言,总会吸引人。那么同理,在艾滋病恐惧圈里,很多文章真的就是曹奶奶,邵教授,卢教授本人说的吗,显然并不是,老师自己在开会的时候都听到无数专家表态说网上某某话并不是他们本人说的,如果不是本人视频或者大家当场去沟通,建议大家对网络上的话语最好是持一定的理智判断。最典型的是说某教授保证某周绝对排除,别人压根表示没有说过那话。因为在不了解对方具体的情况下,把大数据极端化,贸然去说绝对,很容易变成行业内不专业的笑话,这个就是循证医学的基本。


关于艾滋病窗口期,每次都有恐友说,张老师能不能告诉我艾滋病窗口期到底是多久,其实关于艾滋病窗口期的话题,老师写得文章也写了几十篇了吧,从09年到现在,就从来没有改过,我们中心对于普通恐友一直执行的是4-6周的艾滋病窗口期标准,大家可以去翻翻十年前的文章,咱们中心一直是这么写的,当时很多医生还在三个月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这个结论了,当然也承担了一定的内部压力,不过是客观的,我们就要表达客观,毕竟抗原抗体分别什么时候达到峰值,想必恐友们基本都是心知肚明的。大家想想,零九年的时候不就是全国都普及了三代试剂吗,而现在国标改成了三代三周左右的艾滋病窗口期,事实上和十年前有什么差别呢。而抗原在四周以后逐步会下降,其实四周以后检测艾滋病主要就是测试抗体,三代四代试剂本身又有什么差别呢,没差别,所以我们在零九年就首次提出了一句非常历史性的话语,“四周以后,您认为窗口期是多久就是多久”。这句话目前都还在被很多志愿者使用。而另外一句话“高危行为都不是,没有窗口期的说法”也一直被广泛使用。有的恐友可能想问试剂怎么样,现在市场上90%的试剂的实验数据,灵敏性和特异性(就是假阳假阴性)的数据都能被查到,自从很多年前某试剂出过一次问题以后,国家在质量这方面管得非常紧了。


有人也会来问老师有没有见过六周转阳的案例,老师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没有见过恐友六周转阳的,但是听到过说在临床报告里有看到过六周转阳的。或许这句话可能会吓到一部分偏执的恐友,但是老师是个直性子,有一说一,实事求是,不会刻意去恐吓谁,也不会刻意安慰谁,因为这两种都不能帮助恐友达到真正脱恐的目标。而那个事实是什么呢,是一个长期吸食海洛因的人,被强制戒毒前没有查出艾滋病感染,但是被强制戒毒期间并没有其他接触就查出来了,而那个时间超过了六周。另外也会有一些人可能不会在意时间,像常常去高危的,一个月高危几十次,重复高危,那么后来转阳这个也很正常,目前极少部分男同也存在了这样的现象。所以为什么目前会有的医生会强调三个月呢,一个是很多疾病复查的常规时间就是三个月标准,还有第二就是因为医生都没有和您认真沟通过,花时间了解您。鬼知道是不是有长期吸毒史,长期处于高度辐射状态,近期有进行过大型的手术,或近期有接受了大量的输血等可能影响免疫的特殊情况。这也是为什么医生不会在短短沟通几句话后,把话语说死的原因,但是如果一个医生老师真的花了时间用心了解您,也知道您的情况,在知道您不是特殊人群,那当然还是可以进行一定的明确判断。所以对于普通恐友,是完全可以以核酸检测,抗原抗体四代检测,抗体三代检测分别对应检测窗口期是一周左右,两周左右,三周左右的国家最新标准作为判断了。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考虑到一定的误差性,按照正态分布的判断标准,保守到了两倍值,即变成了四代四周三代六周,也就是还是并没有改变中心十多年的言论。只是在很多年前,大家看来中心有些激进,以现在来看,中心又有些保守,实际上中心还是那个中心,帮助过几十万恐友脱恐的那个实体机构,这么多年未曾改变。


 关于艾滋病窗口期,这个更多是血液中心关心的一个数字指标,而在做艾滋病临床治疗或者流行病学的领域里,都不是作为一个重点研究的数据,相关的数据也没有,更多是用大数据进行分析,包括平常疾控医生和艾滋病治疗医生的临床来源。所以也希望大家不要再相互争论了,医生们站的角度不一样,参考的点不一样,所以会按照自我去认为艾滋病窗口期,也就造成了不同的参考,这些千万不要以医生是否权威,是否擅长于哪个理论去进行争论,反而是争论让恐友们产生了很多矛盾和冲突,加剧了心理疾病的严重程度。其实作为艾滋病恐友,就请只以自己最相信的唯一一个医生的话语作为判断,前提是这个医生的确对您花了时间,的确是了解的,熟悉的,且对您是认真负责的。那您就可以把自己交给他,虽然现在这个社会,要建立彼此信任的关系不容易,但是努力,还是有缘遇到好医生的。比如说孙丽君,李在村,吴焱,李侗曾等医生啊,还有咱们中心的陈晓宇,郭海燕医生啊。


 最后,老师还是补充下,目前主流说法基本都是四代四周和三代六周,看来这点咱们中心还是挺“运气”的,十年前的观点成了现在的主流观点。也希望咱们恐友都能够让自己放轻松点,千万不要试图去寻找不一样的角度和答案,看似那样分析的越多对自己脱恐越有帮助,但就老师这么多年恐艾干预经验来说,那是属于想法目标是正确的,方法是错误的,那样不容易脱恐。最后再次祝大家越来越好,都能顺利通过在中心的自助学习脱恐。欢迎大家可以关注恐艾干预中心官方微信号,上面有音频视频可以学习,也有感染风险评估和心理严重程度评分进行测试。


扩展阅读:


如何通过恐艾干预中心脱恐:“请点这里

想看其他关于艾滋病窗口期的文章和在线问答:请点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