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病干预>>“妈咪”受培训 “小姐”学防艾防性病

“妈咪”受培训 “小姐”学防艾防性病

作者:王谨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4日    点击数:

全国性传播艾滋病比例高达95%,各地启动性工作者艾滋病防治干预工作

广东省卫生厅公布的数据显示,艾滋病通过性接触方式进行传播的比例较去年同期上升了不少。

多位性病艾滋病防治专家对此数据表示担忧,“普通人可以不去吸毒,但免不了接触性”,著名艾滋病防治专家,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唐小平教授指出,艾滋病通过性传播比例增长的势头标志着艾滋病正从高危人群向一般群众扩散。

  此外,记者从广州市疾控中心获悉,从今年开始,广州市艾滋病防控工作从之前的调查摸底走向干预,其中,在娱乐场所对性工作者开展艾滋病防治知识宣传及同伴教育成为艾滋病防控的新方向。

  今年,除了潮州市外,广东其他20个市均有疫情散发。其中珠三角7个市报告HIV感染者占全省的72.5%。虽然艾滋病病毒的传播方式仍以静脉吸毒为主,但经性接触感染的病例较去年同期上升了几个百分点。

  “回去以后要叫手下的‘小姐’学习艾滋病的知识,‘客人不戴套,就不要做他的生意’!”

  ——某服务场所主管小姐的经理

  “‘高干队’希望能够向‘小姐’们灌输一个观念,‘没有安全套,没有性’。”

  ——市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张周斌

  

培训“妈咪”

 

  一次培训班 筹备两年多

  1011日至13日,40多位来自广州某区娱乐场所主管服务小姐的经理(俗称“妈咪”)在番禺参加了“娱乐场所防治艾滋病同伴教育员”的培训班。

  该培训班采用了互动知识讲座、分组讨论以及游戏等多种方式,让这些长期在酒吧、夜总会、卡拉OK工作的“妈咪”们系统地了解艾滋病、性病防治以及女性生殖健康等方面的知识,并强化了如何正确使用安全套的技能。培训班结束后,“妈咪”们都表示,回去以后要叫自己手下的“小姐”学习艾滋病的知识,“客人不戴套,就不要做他的生意!”

一个看似简单的培训班,广州市疾控中心在背后却整整做了两年多的工作。疾控中心主任王鸣表示,在法律和现实的夹缝中,面对越来越高的通过性传播艾滋病比例的数据,他们只能选择先解决眼下的问题。早在多年前,广州市就成立了艾滋病高危人群行为干预队伍(简称“高干队”),目前,全市共有队员180多人,成员主要是各级疾控中心的医务工作者。然而由于种种原因,“高干队”的工作一直停留在宣传发动阶段。今年以来,广州市对艾滋病的防控从以前的调查摸底开始走向干预阶段,通过面对面的咨询、讲座以及开展同伴教育,对娱乐场所的服务小姐进行预防艾滋病的教育。

 

“妈咪”较固定 受训再宣传

 

  据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科长徐慧芳介绍,目前广州市主要在两个区开展娱乐场所服务小姐预防艾滋病性病干预工作。其中甲区主要在大型娱乐场所、夜总会、卡拉OK进行防治艾滋病宣讲。而在乙区,则不仅针对大型娱乐场所,同时也对发廊、出租屋等松散的性工作者队伍进行教育。

  目前来看,对于大型娱乐场所的宣传教育工作相对比较容易开展的。徐慧芳说,“高干队”通常是利用卫生监督所与娱乐场所联系较为紧密的关系,切入到娱乐场所,在服务小姐中开展讲座。不过所面临的问题是,服务小姐们的流动量非常大,工作人员曾经试过一个月内两次到同一间娱乐场所进行宣讲,但前来的两批服务小姐却完全不同。

  通过跟一些比较合作的小姐吃饭聊天,工作人员了解到,服务场所内的“妈咪”通常比较稳定。因此,专门为“妈咪”开设的培训班由此产生。“从目前效果来看,还是不错的。”徐慧芳说,许多“妈咪”被培训以后,会跟手下的“小姐”们宣传,同时也乐意为“高干队”再次进入娱乐场所进行宣讲提供方便。

  最近,“高干队”到一个娱乐场所进行宣讲,一些“小姐”站在会议室的门口不敢进门,“妈咪”就对她们说:“这些医生是来教你们防病的知识的,要是不听,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

在宣讲的同时“高干队”还对这些场所的“小姐”们进行了艾滋病的初筛。值得庆幸的是,甲区接受检查的300多位“小姐”目前还没有一个感染艾滋病毒。

 

“小姐”讲座

 

  沟通五六次 发廊开讲座

  不过,对于那些处于松散管理的站街女、发廊妹,“高干队”的工作却一直都得不到很好的突破。

  今年6月,市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主管医师张周斌应卫生局的号召下乡锻炼。在广州乙区蹲点的日子里,他开始对当地娱乐场所进行了调研。

  一天晚上,张周斌吃完晚饭,沿着该区某村的主干道散步,在路边看到了四五个女子,他上前打听,这些女子果然是些从事性工作的站街女。第二天,张周斌就与某区“高干队”队员们一起深入到城中村的巷子里,向站街女们派发预防艾滋病的小册子和安全套。刚开始,很多站街女都不敢要。队员们只得一一解释:我们是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这些安全套和资料是免费的……第二周,“高干队”队员们又出现在站街女们的面前,就在出租屋的门口,向她们演示安全套的正确使用方法。

  经历过无数次的接触和磨合之后,疾控部门的工作人员终于取得了一部分站街女和发廊老板的信任。在经过五六次沟通后,工作人员终于获准在一间发廊对性工作者开展艾滋病防治知识的讲座。

“老板,我们想问你们借一面墙。”讲座当天,“高干队”队员们带上投影仪、手提电脑来到发廊。运用现代手法对20多名发廊小姐进行宣讲。“她们听得很投入”,徐慧芳说,不过门口不断有客人来,最后搞得老板有些不高兴了,“高干队”队员们见机行事,赶紧收拾东西离开。

 

旨在传观念 没套就没性

 

  “和性工作者们接触,最重要的是平等。”张周斌说,在他眼里,性工作者都是他的服务对象,他们之间是平等的关系。尊重她们的工作会给他赢来信任。不过,光有这些还不够,还要脸皮够厚,语言脱敏。

  作为一个男性,当张周斌和服务小姐们接触时,难免会遇上一些尴尬的事。有一次,他和同事来到出租屋,对几个“小姐”讲解安全套的使用方法。这些“小姐”嬉笑着问:怎么教?你现场示范吗?“这个时候,要是我的脸一下子涨红了那就完了。”张周斌说,他不动声色地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支香蕉,向她们示范了佩戴安全套的整个过程。

  “要想和服务小姐们打成一片,语言上的脱敏也很重要。”徐慧芳说,要学会用服务小姐们的语言来和她们交流,她们的一些行话、黑话,都要熟练掌握。

  “高干队”队员对“小姐”的培训内容除了艾滋病的一些基本知识外,还包括应对客人的技巧。比如说,如何拒绝客人不戴套的行为。方法包括换位思考和一些老道的性工作者提供的经验。“我会试想,如果我是客人,当“小姐”说什么的时候我会愿意戴套。”张周斌说,当“小姐”说,“如果不戴套,我会怀孕”,或者“戴上套以后,我有病你不用怕,你有病我也不怕”。可能大多数客人都会听从,当然,不同的客人有不同的素质,而“高干队”希望能够向“小姐”们灌输的一个观念就是,“没有安全套,没有性”。

  “堵不住时只能选择疏”

  今年下半年以来,“高干队”一共在两个区举行了30多次活动,覆盖了上千名性工作者,派发了23万枚安全套。然而,这项工作才刚刚开始。

  徐慧芳说,针对娱乐场所服务小姐艾滋病高危行为的干预工作,未来还有很多设想。疾控中心拟培训一批医务工作者里的自愿者,配合“高干队”在娱乐场所里定期进行干预工作。此外,他们还将寻找相似背景、经历的志愿者,在性工作者中进行同伴教育。此外,广州市还计划在所有的性病诊治机构开展免费派发安全套的工作,“在堵不住的时候,我们只能选择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