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对于恐艾者 为什么说两周四代艾滋检测可以定大局

对于恐艾者 为什么说两周四代艾滋检测可以定大局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1日    点击数:

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为什么说两周四代检测可以定大局,那是因为绝大多数都不是高危,高危风险自助评估都是小于百万分之一的标准,没有感染风险。仅仅只有极少数人才具备艾滋病感染的风险,这部分人群约占恐艾人群的0.1%都不到。


      图片:恐艾干预中心的老师们正在探讨交流恐艾症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觉得自己不能脱恐的根本原因就是每个医生,每个医院不同的说法,为什么艾滋病窗口期不能统一,成了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心中之痛。按道理,自从艾滋病临床诊断标准在2019年被更新以后,按照很多志愿者的预估,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人数应该降低,痛苦程度应该减缓。事实上,受疫情原因影响,高危频次减少,艾滋病感染者增幅降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同样也减少,然而通过艾滋病恐惧症严重程度倾向测评(该表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恐艾干预中心,选择风险评估一栏获取),高分严重程度的比例却在增加,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得出结论,很多过去一直恐艾的恐友没有恢复,又有新的恐友产生,随着恐艾的持续时间增长,错误认知,辩证矛盾和应激反应导致严重化。

其实大家也不要去讨论哪个医生说艾滋病窗口期是多久,就算同一个医生,他的参考点不一样,那么给予的结论肯定是不一样。如某网上知名医生,老师常常看到您们截取其问答截图,说艾滋病窗口期是多少,然而在大家一起开艾滋病防治培训会的时候,那就不会这样说了。面对恐友,参考的恐友群体,很多时候会讲一个于情,如果参考的都是做艾滋病防治工作,都是科研或一线实践的医务人员,很多时候会讲一个于理。于情于理,既辩证又统一,但是这样的于情于理,才符合循证医学。所以大家不要认为为什么同一个医生怎么说法都随时在变,那是因为面对的对象不一样,毕竟医学它不是一门单纯的用绝对化来概括的自然科学,否则,哪里会有问诊和会诊这一说呢。

说的更加细致一些,对于艾滋病窗口期的定义,对于不同恐友当然也有不同的说法。特别是大多数的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吧,占比可能在99%以上,都根本不是艾滋病高危风险行为,对于这部分人群,别说国家目前的一周二周三周左右的标准适用,就算是当下立即检测,结果都是准确的,为什么?没有满足艾滋病感染可能的高危行为,凭什么去探讨所谓的艾滋病窗口期,说得客观点,就是艾滋病窗口期在这里只是起了一个仪式感作用,满足了大部分心怀恐惧和罪恶感的心理补偿。这种情况下,那国家标准肯定是有绝对威慑力的。但是对于真正的高危人群,比如一小部分私生活有些随意的男同群体呢,对艾滋病感染高危风险置若罔闻,几乎不戴套,对方又是高载病毒群体,感染风险较大,这个时候国家标准我们认为他是用来定大局的,而不是说就完全绝对化了,没有一个专家敢对高危人群说出四代两周保证他绝对排除的话,这在行业内是非常匪夷所思的。毕竟以艾滋病四代试剂对于感染者的检出率,是两周95%以上的准确率,三周99%以上的准确率,四周99.9%以上的准确率。在开会的时候,同很多疾控中心,公卫中心和国家知名男同组织的交流中,一线工作的他们,长期负责艾滋病感染者的接待管理和治疗工作,均表示明确高危的男男人群里有存在两周后检测为阳性的案例。所以很多医生就采取了宽严不一的咨询策略,对于恐友为松,对于真正高危群体为严来进行具体化分析。毕竟,正如刚才所说,恐友99.9%以上都不是高危,而四代两周检出率又是95%以上,那存在错误检测率的概率就非常低了。这也是为什么国家标准是适用于恐友的,毕竟大部分都是去测了一个寂寞。

如果不是因为网络上,大家一天到晚都在分析艾滋病窗口期绝对排除的时间,也不会有那么多恐友被这个话题吸引进去,导致出现严重心理障碍。想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最初成立的时候,并不会纠结这个问题,网络改变了很多人。也许有的人受到那么一下刺激,转移注意力或许一下子就过去了,但是就是在人群中多看了它一眼,就恐上,并且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希望大家不要去探讨绝对排除的概念,大家可能满以为给我一个绝对,我就脱恐,事实上我们做了这么多年艾滋病恐惧症及患者的研究工作,还真不是这样。有的恐友检测成了惯性,甚至在边缘行为,或者都不算是高危行为的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八年后还在检测,那这问题是应该归为艾滋病本身么,显然并不是。

其他地方的数据张老师并不一定了解,但是对于我们中心自己的恐友,我们会边进行干预边进行数据分析,就会发觉,越是减少网络搜索频率,越是减少咨询不同医生老师数量,越是按照我们在电话和面询时给予建议去做的,其有效率是正正比的。双方的关系越熟悉,越彼此了解,越是建立了稳定的契约关系的,其艾滋病恐惧症严重程度的倾向越低。

没有什么比希望,让人感到更幸福的。无论现在所处在的环境是如何,您只需要知道,一个常年带领恐友从恐惧深渊不断走出的社会机构,这么多年源源不断增加的经验,是恐友坚持下去,具备充分信心的理由,祝福各位,早日脱恐,只要您真的愿意把自己彻底交给信任的人,那么您的目标就一定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