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快速脱恐不是没有办法 请阅读完该篇文章

快速脱恐不是没有办法 请阅读完该篇文章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08日    点击数:

各位恐友大家晚上好,由于成都出现偶然性新型冠状病毒案例,部分老师将参与防疫工作。另中心工作人员将暂时改为居家办公,故近期中心办公电话028-87876570无法接通,需要实名验证,申请贫困公益一对一干预援助或预约的恐友请直接联系助理老师2160497013的QQ,验证名称为“恐艾干预中心”,另中心官方QQ群的专家在线答疑不受影响,欢迎届时参与。


很感谢有不少中心的铁粉丝发来信息,关怀中心各位老师,是否在疫情中受到影响。还请大家放心,中心大部分老师都是预防专业出身,在参与流调工作的同时,都会更好的保护好自己,也希望各位继续戴好口罩,勤加洗手。


说到这里,老师想谈一下关于政策和方法问题,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护,国家一直提倡的是戴好口罩,可是事实上除了很多强制的地方,如公共交通出行以外,很多地方没有过分强调的,都直接将口罩抛到九霄云外了。前几天,老师和郭老师刚好进人民南路四段的倪家桥地铁站,地铁站门口竟然有两个大妈在销售口罩了。因为有一部分人群压根就没有带口罩出门,这下需要坐公共交通工具了,只能就近购买口罩,而大妈们就看到了商机。老师还在感慨,现在疫情还没有结束,咋国家的话都不好好听呢。这不,两天后,没有人不敢不戴口罩了。


同样的事情其实也是出现在恐友身上,像大家如果把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关键文章看完,里面详细写了很多的方法和我们多年来的干预经验的小技巧,可是真正听进去,去执行的并不多。比如说,建议恐友们不要去网上搜了,网上无论是专家医生还是志愿者,大家信谁就以谁的为准,千万不要去信两个,甚至多个,信得越多,那肯定越矛盾。恐友的想法就是,我参考的建议越多,我就越能把握自己。可是事实上是您们参考的越多,越容易陷入进去,毕竟大家很多都不是医学出身,也不是艾滋病预防专业的专家,不能凌驾于艾滋病体系以上。专家整合了大量的知识点,他可以根据自己的术业专攻进行辩证的看待,恐友们呢,却是因为这个专家说A,那个专家说B,最终自己都弄不清楚AB到底是什么了。各位在自己的专业专长方面是专家,那么当别人一说出您自己专业的事情,就算说法众多,您也能以业内身份去看待,但是其他专业那就不是这样去看待了。所以一句专业的话就是,专业的东西交给专业的人,自己只需要以自己认可的唯一那一个就行了。艾滋病预防临床就去找自己认为唯一的专家或志愿者,艾滋病恐惧症心理应激障碍解除(俗称脱恐)也去找自己唯一认可的医生老师或志愿者就行了。


特别是大家所担心的艾滋病窗口期,艾滋病初期症状,以及艾滋病临床传播途径,医生们都根据不同的参考有不同的结论,希望大家探讨的不是哪个专家是正确的,哪个专家是错误的。因为个体化差异,不可能对所有的人一概而论,只有医生老师和专业志愿者对您足够深入了解以后,才能根据您的情况作出分析,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这里也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再去问,二周绝对排除吗?三周绝对排除吗?请记住,任何不去谈具体行为的风险分析都是耍流氓。


除了相信唯一的自己最信任那个人,建立足够稳定持久的关系。还有就是自我注意网络的谣言或来历不明的结论。举个例子,昨天成都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以后,网上谣言满天飞,就算现在已经抓了几个传播谣言的,还有一些谣言在产生。社会心理学说得很好,但凡可能引起不稳定状态的时候,必然会有这样的因素存在。恐艾症患者同样因为不确定的信息变得不稳定,但又非常贪婪的想去学习知识,在还是新恐友的情况下,或者没有受到系统训练,没有掌握艾滋病防治培训中的一些要诀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判断真假,一股脑的什么都学习了,也许百分之九十都是正确的,然而影响大家,让大家无法脱恐的,就是那剩余百分之十的流毒,深深影响恐友的正常恢复。比较常见的就是症状论。



以前哪有这么多症状论的说法,十年前恐友也就十万左右,现在呢,翻了几十番。原因何在,没办法脱离网络,但又受网络流毒影响。本来想靠网络排解寂寞,获得知识,彻底脱恐。初心是好的,可惜执行的过程总会事以愿违。我们一定要切断网络搜索和不明来源的知识点学习,追求客观的整理。举个例子,以恐友为例,单纯的恐友很多都不是艾滋病高危行为,那么十四天去检测,对于一个非高危人群来说,当然可以排除。别说十四天,七天,三天,甚至当天都可以排除。但是对于一个艾滋病高危的男男人群,和高病毒载量的感染者无套肛了,没有哪个敢保证十四天排除。根据姜拥军教授在2016年还是2017年全国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上发言所展示的实验数据中,分别在不同时期进行艾滋病筛查,是有真正高危的男男实验对象在两周前未检出,两周后检出为阳性,这结论就是一个明确数据的来源点,这是国家最高级别的艾滋病防治研究大会,而非网络上随意的信口开河。这个结论也许可能会引起部分偏执恐友的内心忐忑,但是大家一定要先考虑自己是不是高危,再去说其他,毕竟就我们的统计,恐友中百分之九十九都不是高危,以后都还有自我保护意识。高危的很多都还在高危,并且自己被感染都全然不知。这也是为什么陈晓宇医生他常常说,恐友感染艾滋病?那真是笑死个人了。


老师真的希望大家一定要明白,脱恐不是别人给你保证什么,而是你自己真正理解了什么,脱恐自然唾手可得。这也是为什么老师常常说,中心的老师是引路人,是负能量的吸收者,是大家的支持者,但是不管怎么样,脱恐更多还是要靠自己。


有时间不要去羡慕别人脱恐脱得快,要先问问自己到底去认真理解和执行的有多少。希望大家都能找到一个唯一信任的人或者平台,好好学习就行了,祝大家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