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恐艾症心理疏导 用亲密关系去自我消除恐艾焦虑

恐艾症心理疏导 用亲密关系去自我消除恐艾焦虑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0日    点击数:

恐艾症心理疏导,可不是心理医生简单咨询后,告诉您恐艾焦虑症临床表现或者恐艾怎么自我消除的。恐艾症恐友常常问恐艾不敢去检测怎么办,产生了很多恐艾焦虑症症状,以至于躯体化症状在很大程度上迷惑了大家的心智,从而认为恐艾症症状就是艾滋病初期症状和身体反应。

亲爱的恐友们,您们是不是曾经有过这样的感受,当开始恐惧艾滋病的时候,总会觉得身边看谁都像是艾滋病携带者。特别是看到一些自认为有典型特征的,就开始按照自己想法去臆想。比如说,看到谁比较瘦弱,就觉得谁更像是感染者,看到谁精神状态不佳,也觉得像是感染者,甚至一个女孩子稍微衣着暴露一点点,也会觉得对方就像是感染者一般。每当这个时候,很多恐艾症恐友都是特别懊恼,但是又控制不住。

其实,不仅是恐友,对于医生也同样有这样的偏好。如让长期研究边缘性人格障碍的医生来看恐艾症患者,很多医生都会觉得恐艾症患者中有不少是边缘性人格障碍倾向的人群,如让长期研究强迫症的医生来看恐艾人群,他会发现很多恐艾症患者都具备典型的强迫特点。

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第一感觉。

对于第一感觉,张老师在经常给预约恐友讲解为什么存在着对艾滋病恐惧的时候都会谈及。毕竟,对于艾滋病这三个字本身来说,在中国人眼里,特别是不小心受到了艾滋病三个字刺激,按照习惯,去网络上搜索下来以后的中国人眼里,艾滋病这三个字带来了极大的恐惧传染性。没有谁会对其他人说,欧耶,好开心,被感染了艾滋病。对艾滋病,大家都是尽可能选择回避,实在回避不了,不得不带有极大的情感情绪来面对它,并且赋予了它死亡的气息,将这样的心境特点和死亡本能捆绑在一起。与此,有一批学者将艾滋病恐惧归结为是一种死亡焦虑。

有部分恐友的确存在着死亡焦虑,但是并非每一个恐友都过分担心着死亡引起的焦虑,有一位张老师的预约恐友,曾经表示,他并不害怕死亡,只是害怕自己如果染病被外界知道,而拖累家人,担心一家人被社会性死亡。如果没有一家老小,他会觉得生死又何妨呢。其实有时间,我们在研究具有抑郁倾向的恐艾症患者的时候,大部分都是表示自己心有牵挂,否则愿意一走了之。

同样,太多痛苦是因为我们遭受了太多的压抑,是因为耗费了大量的精力试图靠自己瘦弱的双臂去维持那种不平衡和安全感,却又没有办法持续,以至于恐艾出现了明显的波动。很多东西,是没有办法随口告诉自己的亲人,因为大部分行为都可能会伤害亲人的关系,这时候专业的恐艾干预被引用,建立起的亲密关系弥补了在亲人关系上的断裂,是能够比较有效的让恐艾症度过这一段最难以被控制的阶段。

亲密关系最大的阻拦,不是时间不够,而是网络。网络上获得的信息太快,并且获得渠道来源不同,多变复杂,已经遭受应激反应的心理可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处理它。这时候短平快的需求变得尤为剧烈,就算是根本不看咨询者的留言问题,随口简单应答一个没事,都可以被看作一个支持,只是这个支持随着安全信号的再需求再验证,就会立马消失而已。也只有把亲密关系强化,才能有更多的安全信号。

所以老师才想说,要建立亲密关系,需要彼此花时间去了解,花精力去维护,爱老师就像爱自己一样,是建立亲密关系最好的解药。当我们能够接纳自己所有的不完美,不管别人做了什么,不用因为别人的行为而绑架自己,也不把他人的拒绝和否定作为自己不够好的证据,不攻击自己,我们才能去从容地建立关系。很多时候,我们只是浮于表面的形式,就是对自己的不信任和攻击。

亲密关系的建立,同样也是情感情绪的建立,心境的高低本无好坏,只是我们自己给他赋予了太多的属性。是我们自己把对艾滋病信息转化为愤怒、焦虑、恐惧、害怕、悲伤、难过当作负面情绪,甚至当作敌人的态度,与它们或对抗、或压抑的做法,使我们深受其害。但是艾滋病信息从大脑里面不断的闪回,就代表一定是被艾滋病感染吗。我们拼命地去阻止艾滋病感染这样的念头在大脑里面产生,这就是证明没有被感染艾滋病的唯一方法吗?显然并不是这样,那只是我们的防御本能在工作了。

其实,所有的防御本能都是我们的信使和保镖,提醒我们:你已偏离客观认知轨道,需要从心理上调整。而很多并没有选择恐艾干预中心脱恐方法的恐艾症常常把精力用在反复分析感染风险的对抗和逃避上,而不是调整。所以越来越糟,出现了艾滋病恐惧的转移和泛化。

所有我们靠自己感觉所悟出的用于艾滋病恐惧症的脱恐方法,都会我们自己的认知上限有关系。对于恐艾症,它既属于艾滋病基础学科方向,也属于心理应用方向,我们需要具备两个方向的认知架构。学了什么,学了多少并不重要,关键是面对恐惧我们该怎么做。去医院疾控进行艾滋病检测得到一个结果很容易,但是真正走出恐艾症却很难,且改且珍惜。

祝各位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收获一个越来越平和自在的自己,都能在恐艾干预中心找到与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样的东西。这里不会单纯评估一下风险,告知您没事。这里是在充分了解您以后,教会您一种对待艾滋信息的应对态度。最后张老师再次祝各位牛年大吉,一阴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