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恐艾治疗杂谈第一节:如何和恐惧的感觉相处(下)

恐艾治疗杂谈第一节:如何和恐惧的感觉相处(下)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3日    点击数:

如下我们将探讨一些关于当万一这样一个糟糕的感觉来的时候,我们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可以怎么做。

在第一个阶段,我们应该去好奇与探索,假装不在这是一种逃避式的选择,平时恐艾症恐友在有一定安全信号的参考时,选择的最多。比如说进行了艾滋病检测以后,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艾滋病呢,管他的呢,这个时候就再也不管艾滋病相关信息了。人瞬间就觉得舒服了。只是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想一下,我们自己改变了对艾滋病本身的看法和体验了么?另一种就是拼命阻止这样不好的感觉出现和进入,这是一种对抗的选择方式。但是我们会发现,我们越是在极力的想阻止它进来,却发现我们绝大多数的时候是做不到的。其实除了这两种我们常规的方式,我们还可以试试恐艾干预中心经常使用的另一种常用的方式。

接着我们继续探讨这个感觉,可以继续想象他是一个人,你可以试着通过猫眼或者门禁对讲器, 看一看,到底是谁来了?外面的人可能会回答: 我是悲伤,我是恐惧,我是强迫的万一。于是你知道了他的名字。

在第二阶段,我们会受到对方强大的压迫产生不良的感受,以至于我们不得不选择去对抗和反抗。这个阶段,是很多没有经过恐艾干预训练常用的对抗方式,就像作为恐友的您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这个时候我们很排斥他,甚至很害怕他。也许在专业老师的见证下,您可以试着打开门 让这个您不喜欢的人进来一小下, 但是只让他在玄关那儿先呆着,就像有外卖员或者快递员投送东西那样。这个时候我们可能会明显发现我们的身体和感觉不太舒服,想去不断地去感受这个万一,甚至内心依然会有抵抗,担心这个客人闯入之后会赖着一直不走,我们已经开始在细致的观察他, 并且在感受这个不被欢迎的客人了。

在第三阶段我们也许会做一些我们无法接受的事情,允许他的存在,接下来作为恐艾的您可以尝试这样想,反正他只是一个想法,又不会真正的对我产生实质性的伤害。特别是有熟悉自己的医生老师,我已经和专家老师一对一沟通了很多次,他对我很了解,也给了我很多承诺。那就算这时候万一他又来了,那 来了就来吧,既然来了,就等他在这个屋子里呆一会儿就呆会儿吧,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很多恐友从一开始是做不到的,我们可以叫这个阶段为允许。

我们允许悲伤这个叫做恐惧的客人在房间里四处游走,我们可以轻轻闭上眼睛,想象一下恐艾干预中心都成立十多年了时间了,帮助过那么多恐友,而且对每一个自己的恐友都非常认真负责,老师们说这个恐惧他只是过来逛逛,不会真正伤害到我。我也要允许自己的身体和情感情绪,此刻有这样的感受。 真的去体会,什么叫做难过,什么叫做恐惧。而这一点,其实真的很不容易。因为恐惧这个客人在你家里到处溜达的时候, 你自己还得继续在那儿。这个客人也许不那么招人喜欢,但我们真的可以把手放在胸口,给自己关怀。同时也请您如对恐艾干预中心非常信任那般的去相信自己, 这个客人也不会再带来更多的伤害了,他只是让您现在有那么点不舒服而已。您可以尝试去把自己的呼吸放缓慢,去感受这样的一种不舒服,它带来的不舒服,其实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在第四阶段,我们可以选择一种非常和平的方式,和这样的感觉相处,当然前提是您和您的恐艾干预老师已经建立了亲密的关系,而这种恐惧他也不会欺负您了。那么这个时候,您可以和他成为朋友。作为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当万一的焦虑恐惧来了一次又一次,您对他已经逐步的熟悉了,并且对上面的几步体验也越来越了解,这时候您对他或许有了新的认识,当跟着老师不断恐艾干预,您的内心安全越来越多的时候,和他的对抗就会越来越少。

也许, 接下来恐惧了很久的您会想听听这个客人他为什么来这儿,他想告诉您什么。这时候,就是张老师在恐艾干预笔记里面常说到的本质,恐艾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们不妨听听他的声音。于是, 您可能愿意请他坐下来,喝杯峨眉雪芽,吃点成都的糖油果子, 和您聊一聊。他也许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话想要和你讲,也许他带来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例如,也许这个万一和恐惧会和您说,我只是想吓吓您,也许他会和您说,您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好好睡一觉了,也许他会和您说,您真的需要放下一些本来的东西。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后来,您可能就和这个您原来并不喜欢的客人成为了朋友。也许他把想对您说的话说完以后,他的使命达成,他以后就再也不来了。也许他下一次还会再来,但是您对他已非常的熟悉了,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不是来伤害您,而只是来提醒您。您就可以对他说:啊,你又来了,我知道你是要来提醒我,放心吧,我会做到的,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快进来吧,坐下吧,来喝杯茶。等到他达成目的后,他就又走了。慢慢的,他来的频率越来越少,他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而您,也有了一些新的变化,而您对这个好朋友越了解,您越会明白,他本来的目的也不是来伤害您,而且在您的背后,还有一个强有力的老师在支持和支撑。

也许可能咱们恐友们读了老师这个比喻,看起来非常简单而顺利,但其实是非常理想化的,毕竟在实际的恐艾过程中,恐艾好几个标志性特征会非常磨练我们,甚至把我们搞得心神不宁。特别是和您不好的感觉去对话,并且合理的相处,那也不可能一天完成。特别有的时候,您在网上为了弄清楚一个艾滋病的问题,搜索了一整天,那时候来的可能不是一个恐惧,而是一群,甚至其他情绪也一起拖家带口全部都来了。您的心房不够大,您一下子看到这么黑压压的一片人,您会觉得自己都快崩溃和绝望了。您这个时候可以选择一次让一个客人进来。您也可以问自己,现在是开门的好时机吗?在整个变化的过程中,您可以在这个时候和张老师进行交流,适不适合?并且自己来做选择,与此同时,在老师重视您的时候,您自己也需要给予自己更多的关怀和自信心,并且支持您来完成整个过程。

进行一些正念练习,做到自我关怀,慢慢就能降低神经免疫的影响,减少更多的身体症状,其实有时间我们也能明白,恐艾的痛苦经历就像疫苗,可以被激活,帮助您树立一个成长了的自我,变得越来越成熟,把您变成了一个会捕鱼的高手。那么以后,作为恐艾的您也就不用再和老师一对一沟通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最终目标达成,就可以开始自己全新的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