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艾轶事>>得知艾滋病检测阴性是怎么一个体验

得知艾滋病检测阴性是怎么一个体验

作者:企鹅FM     来源:企鹅FM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1日    点击数:

作为老恐友们,都非常明白艾滋病检测并不能让我彻底脱恐,但是在前期恐艾最厉害的那段时间,脱恐干预老师和等待艾滋病检测拿到阴单,成了当时极度痛苦下能抓住的唯一救命稻草。


第一个故事:

1月份嘛,去泰国旅游,去芭提雅,晚上的时候一起去的某小哥就找我一起去找玩,答主其实也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只是刚和交往3年的女朋友分手,好像有点说歪了,当天晚上在陌陌上谈了个日本人,1000人民币,当时也是精虫上脑了,那个女的到了,一点也没图片上漂亮,本着为国争光的想法,就提抢上了,过程中,就感觉不对劲。这套怎么像没有一样,完事以后一看真的是他妈的没有了,一个橡皮筋孤零零的在生殖器尾部。


当时还没想太多,第二天和一个国内的朋友说起来这个事情还笑嘻嘻,可是他提到你如果得了艾滋就完蛋了!!!我就走上了恐艾的路,我赶紧联系那个小姐啊,问她有没有艾滋,,,结果别人,,,,把我拉黑了!!!当时我是吓得整个人奔溃了啊,,,然后后面看了下,艾滋病有急性期,,一般在两个星期会开始,,,就一直安慰自己啊!!!一直对自己说不会有事,都没有急性期症状,到了高危14天!!的那个晚上,答主,,,发烧了,,,是突然就发烧了,,然后淋巴结肿起来,还腹泻,持续了整整2星期!!!正好符合艾滋病的急性期啊,然后我的生活就开始乱套了,写遗书,求神拜佛,都想好了确诊就去玩失踪啊!!!每天睡醒就是看舌头白不白,,摸摸腹股沟淋巴肿不肿,上厕所一定要看看粑粑的形状是不是不成型,那时候感觉人生绝望了,万念俱灰啊,什么都不在乎,连恐高都不怕了,,,在高处的时候就想着,,我都得了艾滋,,,,真的是不怕高了,,,

 

6月份的时候,突然全身发痒起皮疹,去网上查查,发现好多确诊的都有这种情况,,哎,心里就万念俱灰的感觉,想着给自己最后一刀,去检查好了,确诊就死吧,然后就去检查了,检测要第二天拿报告啊,答主一晚上都睡不着!!!!!当时还好和脱恐的老师有沟通,他从原理上帮我分析,也从心理上帮我分析,我舒服了很多。一大早,医院还没开门就守在门口,手里佛珠转不停,然后在哪个拿单子的机器年前纠结很久拿不拿,要不是看后面那个壮实的大哥好像一副想打我的样子我说不定还能纠结半天,一咬牙还是领了,结果是抗体小于1,整个心瞬间就复活了,就是那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出医院感觉太阳好大,激动得对着天空默默流泪。

 

恐了半年,经受了一把生死的洗礼,你说我的感受是啥样的,我现在一遇到困难啥的,就对自己说,没得艾滋还不够幸运吗,然后就蹦蹦跳跳的继续做应该做的事情,虽然我知道自己没有完全脱恐,但是好了一些,我希望再跟着自己的老师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心理,对艾滋病不用再继续那么恐惧。希望艾滋能早日有治愈的可能,希望大家都不遇到我这样的事情,生活真的很美好。



第二个故事:


5.1日与女朋友正式分手,5.20号得知前女友和我分手第二天就找了游戏中的人当男朋友然后第三天就上了床,2个字形容,想死。 走不出失恋的痛苦

 

这期间做过很多蠢事,很蠢,很蠢的事情,

 

失恋期间酒后乱性,带套了,然后后来又喝的太多跑到了解放军307医院住院

 

住院要检验血常规,然后第一天抽完以后,第二天晚上医生问我,你有没有得过梅毒,不洁性史,我好奇怎么了,医生没告诉我,第三天在我TMD喝完了10多袋泻药准备做肠镜了,医生和我说,对不起,你不能做,你要想做,必须去有传染病防护资质的医院做,然后把我叫到后面,说我的血液,不能确诊,因为307医院不是专门传染病医院,需要提交到上一级专门做传染病的以后检验,要4.5天才能出结果。我等不及,然后医生告诉我,去找北京最好的两家传染病医院去检验,有可能快一点,然后下午我就去了解放军302和北京佑安医院抽血检查,胳膊都抽肿了。

 

我很绝望 我给父亲打电话,不敢告诉母亲

 

我跟爸爸说,你不要担心,我问了医生,现在艾滋病只是属于慢性疾病,有隔断技术后代有98%的几率不会再有艾滋病 (也同时在安慰自己吧 自己就一个人站在医院,落寞的样子我现在都不敢想象)

 

然后,我度过了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

 

 

5月24或者25下午马不停蹄去两个医院采样,然后隔天第二天,302是下午2点出结果,佑安是4点。

 

这期间,我没有睡觉,我阅读了知乎上和恐艾干预中心所有有关艾滋病的话题,也去了艾滋病吧,各种百度。 我他妈只想说一句,问候一下一些好大夫医生,毫无医德,把艾滋病描述成极其严重的病,我在百度一些乱七八糟医疗网站看完一些所谓艾滋病诊断,看完以后面如死灰,然后后来去的艾滋病贴吧,了解得了艾滋病所谓的艾滋病症状全是扯淡,最后还是要谢谢一些非常好的平台,一个真的还算纯净的交流平台,给了我很多安慰。 说这么多,其实一点卵用都没有,不管现在技术多么发达,国家给的福利多么好,艾滋病传染真的没那么夸张,而且隔断也几乎能保证儿女无忧,可是这有TM有什么用? 艾滋病目前就是不治不症,举个例子,你一个很好的兄弟得了艾滋病,你除了真的能对他表示同情以外,你真的还真心希望和他一起相处,喝酒,吹逼么?

 

现实就是很残酷,除了有共同遭遇的病友,大部分父母,儿女以外,极少会有人真的全身心放开去和艾滋病人病友相处,就像现在的我一样,我虽然真的很能理解获得艾滋病的病友是什么生活状态,我愿意去关心他们,帮助他们,可是你让我跟他在一个宿舍,我不愿意, 之前那个可怜的乙肝女大学生在宿舍烧炭自杀,我真的觉得她很可怜,可是除了可怜还有什么呢?

 

第二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独自前往302,打化验单,可是我看不懂,它没有写阴阳,我挂号,医生告诉我你绝对没事的瞬间。 我腿一软,跪下了。

 

没错,就是这么夸张,我当时没有坐下来,凑到医生那边,她说完的瞬间,我问她医生你不是安慰我吧,然后她说没有, 我直接就腿一软跪地上了。

 

这大概是我目前人生中最开心的一瞬间。

 

这段感情与这件事情以后,我只明白了一个道理。

 

对感情要忠诚专一, 自尊,自爱。

我不想再体验一次这种感觉。



第三个故事


2007年到2013,青春年少,也无知无畏,在南非(对!就是那个号称HIV感染率达到三成的南非)学习,打工,做生意;整整晃荡了6年。

 

在其中的后三年里,我愉快地经营着一家纹身工作室(别再问黑人那么黑怎么能纹身啦……南非黑人真心不黑,何况还有很多白人和混血);除了纹身,同时兼做穿刺。(对的,就是那种拿针穿舌头啦,鼻子啦,咪咪头啦神马的。)

 

接下来就是当初怀疑自己被感染HIV的原始事件了:2010年的某一天,一位经常来我店里买舌钉的小黑妞要打鼻钉。老客户嘛,不多废话,我快快的两分钟就做好了前戏哦不准备工作,消了毒抹上润滑剂哦不凡士林准备插入哦不刺入……随着女孩一声尖叫,一缕殷红渗出……我满意地长舒一口气,拔出了我的……穿刺针(……)。

 

从鼻孔内拉出的穿刺针当然是针尖在前的,不幸就这么发生了……针在离开鼻腔的瞬间由于失去了鼻子上血肉皮肤对它的阻力而我一直在用力将针向外拉,我右手持针扎进了左手食指……随之而来的是我的一声尖叫和从橡胶手套中渗出的一缕殷红……手上拿着的穿刺针的针头上依稀还能见到小黑妞鼻子里带出的血或许还有鼻涕什么的……

 

小黑妞是当地一所公立高中的学生,经常穿着校服来我店里;南非的公立高中往往意味着黑人占主导和男女同学之间非常的友爱……对,做爱的爱

 

加之南非居高不下的HIV感染率……当时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个头上长角屁股上有尾巴手持三叉戟的卡通HIV病毒们一边叽里呱啦说着苏图黑人的土话一边兴高采烈的从针尖涌入我的血管;我觉得我有点发烧淋巴也有些肿……

 

尽管小黑妞一再向我保证“I promis I''m clean!!!!!!!”

……我还是觉得我的淋巴有点肿……

 

那天以后我终于理解为什么我爸不愿意体检量血压血脂血糖了,因为我怕得不敢去做HIV测试……2013年回国……

 

刚回国的时候妈妈就催我去做个体检,当然她并不知道我被带血的针扎了的事;我因为害怕也一直拖着迟迟不做任何的身体检查。

 

直到有几天我一直觉得肋部右下方隐隐作痛……尼玛不会是染了HIV然后肝部并发症来了吧?!??!?!久违了的淋巴肿大的感觉瞬间又回来了……

 

不得已被妈妈拖着去医院检查我的肝儿……B超做下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离开医院前,妈妈对医生提出要求检验我各项血液指标原因是这小子怎么都不愿意去体检……

 

漂亮的医生姐姐笑了:“我的权限里艾滋和梅毒也可以检查的,你要不要验?”

“艾滋要的!!艾滋要的!!!”当着医生姐姐和妈妈的面我勇敢的道出了被那根针进入自己体内的不堪的往事……然后被姐姐告知三天后来医院取报告。

 

从医院回家时已经下午五点,妈妈说回家做饭太晚了,在外面吃饭吧。

在家门口的小饭店里,妈妈一脸好奇地,用上海大妈特有的腔调和嗓音问我:“哎!!!小吾!!要是验出来你真有艾滋病的话是不是挺麻烦的啊?!?!?!?艾滋病是不是很难治啊?!?!?!”

 

"妈妈……你能说的再响点儿不?饭馆儿外面的人还没听到呐……"

 

接下来的三天是我人生中比较难忘的一段日子,短短三天的时间,我几乎了解了所有非专业人士能了解到的关于艾滋病的一切,每天花若干个小时混迹于网络上,读各种感染者发的心路历程为自己检验报告为阳性做心理准备。甚至还设想如果报告是阳性,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答案是离开父母和家庭……杀几个坏蛋,直到被抓住……

 

三天后一个下午下班前接到妈妈的电话

 

“小吾,你的验血报告出来了,有点问题”

“WTF?!?!?!?!”

“甘油三酯有五点几,超标很多啊,让你平时不要吃完饭就坐下你偏不听”

“艾滋病那项呢?”

“我看看哦……阴性,阴性是什么意思啊?”

“妈我晚上想吃红烧肉”


妈妈不知道的是家里隔壁那个占用小区绿地违章搭建而且还喜欢在邻居墙角撒尿的恶老头因为这个检验报告单捡回了一条命。



第四个故事


14年6月毕业后滚回家,等着开学读研究僧。奈何小伙伴们基本上都找了工作,就在一个人感受寂寞时,zank来了一条消息,看了眼距离,离我很近,就和他聊了起来,互换照片后觉得很有眼缘,他就邀请我第二天去他家待一会儿,我也答应了。实话实说,第一次见面就去对方家里了,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第二天中午我如约而至,由于我家也住附近,那一带很熟,很快就找到了他家。一开始两个人都很矜持,在床上看着泰剧,讨论男主和男配哪个更帅,过了约摸半个小时,他手就有点不老实了,把我搂在怀里(我也很配合,嗯,臭不要脸就是说我呢),开始吻我,接下来发生的事儿有点少儿不宜,大家也都懂,就不说了。就在他强行要插入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没有套啊!怎么能让他进!于是我断然拒绝,提出换69式,他很不高兴,但最后还是勉强同意了,完事儿之后俩人在床上抱着睡,谁知道这货过一会儿又硬了,一夜八次郎啊!开始是不停的用那东西蹭我的屁股,后来就蹬鼻子上脸直接往里插了,这让我很生气,穿上衣服就走人了,回家之后觉得屁股很疼,估计是被蹭破了,更生气了-_-就把他微信.电话都拉黑了。

 

这事儿本来就该这么过去了。但是11月份胳膊和胸前开始出现酸痛,当时也没在意,一直到11月末,刷微博的时候看到央视新闻在为12月1日的世界艾滋病日做前期宣传,好奇点开了几张科普图片,看看不要紧,自己别联想啊!

“卧槽,急性期症状有肌肉酸痛,我不就是么?”

“发烧这个症状我没有吧,等等……九月末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感冒了好多天……”

“皮疹这个我绝对没有!”默默打开前置摄像头,“脸上这是什么,好多小红点……”

就这样,按照有罪推定,我觉得自己中了-_-

 

之后就是无心听课,无心复习,无心考试,恐艾,每天都在殚精竭虑中度过,出现神经性的便秘(嗯,如此一来,症状又多了一项),四处查资料,看感染途径,急性期症状,治疗手段,药物费用,预期寿命,学到了很多医学知识……也意识到唯有检测才能确定自己有没有中,就开始找检测的地方,1月5号吧,去了市疾控做了检测,好像这个医生和陈晓宇医生还挺熟的。

 

在这里要感谢疾控的医生阿姨,人很好,看我一眼,问是不是圈里的,我说是。把身份证给她,她填表,问了学历,学校,因为我的学校在当地还算不错,她觉得若是感染了怪可惜的,问我不喜欢女孩子吗,没交过女朋友吗?我都摇摇头,她说要是没感染就退圈吧,找个女朋友,健健康康的多好。

 

填完表之后就是抽血检验了,二十分钟出结果,站在外面等着的时候就想,如果中了毕业就工作,多攒些钱,万一哪天感染了其他病,也不治了,把钱留给父母。二十分钟过得也挺快,阿姨推门让我进去,说结果出来了,没事儿。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那个高兴啊,在结果单上签字的时候,手一直在抖……

 

从疾控回学校之后就收拾东西,买火车票,去了三个城市,玩儿了十天,算是对自己没有中招的小奖励?

去疾控中心检测不给报告单,不过抽血时医生给的止血棉签我应该留着,明天起来找一下,如果找到了,就上图。

这件事让我明白不能约炮,不能约炮,不能约炮!一定要守住寂寞!以后找到男朋友也要和他先去检测,再ML...


当拿到阴单以后,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感谢上苍,我们过往排除了艾滋病,但是艾滋病对我们依旧造成了心理创伤。以至于在以后总会有一些强迫的念头出现,怕万一不准怎么样。这个时候,我们兴许更应该明白,我们应该好好去建设心灵了,任何保证不能让我们安心,只有做到内心的心如止水,那么才会真正的彻底脱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