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艾轶事>>成人体验馆200元一小时 安全卫生成隐患

成人体验馆200元一小时 安全卫生成隐患

作者:和讯网     来源:和讯网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4日    点击数: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了“成人体验馆”这一新兴业态,公寓式酒店以及硅胶娃娃相结合的共享模式,到底是不是监管盲区下的“灰色产业”?消费者的安全卫生问题如何得到保障?长远来看成人体验馆又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财经脱口秀短视频博主黑总在《黑总嘿嘿嘿》节目中表示,长期来看,成人体验馆是一门好生意,但现阶段还面临着许多挑战。第一,成人体验馆并不违法,因为“卖淫嫖娼”的主体是人与人,而成人体验馆是人与物。但虽然不触及法律,却没有相应的政策来规范,这和去年刮起的电子烟风口一样,大量厂家一拥而上,导致产品质量参差不齐。核心原因是没有监管的统一标准。另外,酒店开展这样的经营活动,是否属于超范围经营,现阶段也需要划上一个问号。


第二,用户的接受程度不同,虽然市场需求客观存在,但舆论、隐私都是一些人跨不过的心理障碍,所以宣传尺度还需要克制。毕竟,成人体验馆能够满足的生理需求不是体现在每一个人身上,更需要照顾老人、青少年等群体的心理感受。

目前,成人体验馆产业已经悄然在多个城市展开,很多人都试图在监管落地前入场捞金。但根据目前用户反馈的体验情况来看,卫生问题并没有相应保障,所以不建议时下就尝鲜体验。

“团队小伙伴体验下来发现,成人体验馆一般按小时收费,每小时均价300元左右,但消费者进入场所既不需要身份验证,也不需要体温监测,只需出示团购体验券即可。房间中,紫色的灯光以及‘诡异’的娃娃看起来并不具备高级情趣。尤其在卫生上,房间内不仅有上一位消费者的‘残留垃圾’,马桶、洗漱台也并没有清洗,娃娃自身更是存在污垢以及破损情况”,黑总说。

所以,现阶段的成人体验馆安全与否,全凭资本家的良心,真金白银的钞票买的只有体验,而没有卫生。以市场情况来看,这一业态还属于早期阶段。


针对卫生问题,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在《黑总嘿嘿嘿》节目中提到,未来,“一人一用”是成人体验馆解决卫生问题最根本的方式,将娃娃的下体做成插拔式,消费者只是租赁身体,可以单独购买下体,这样从消费者角度既跨越了心理障碍,也能杜绝性疾病的传播。


此外,面对成人体验馆这一业态,蔺德刚表示:“从生意价值来看,体验馆从业者用几千块的成本购买产品,以每小时100——300元的价格进行租赁,能够看到很高的投资回报率,属于投资低、回报高的生意。”

黑总则认为,探讨成人体验馆能否持续,首先要明确“食色性也”的含义,食和性这俩个关键词,一直以来都是人类最基本的两大刚需。性产业和餐饮行业是等同的,满足的都是人类的生存问题和生理需求。

其次,无论各行各业,只要是生意,就要遵循社会价值、持续生命力、市场需求这三个原则。市场需求层面,成人体验馆的出现,意味着人们已经告别了“谈性色变”的年代,在这背后,其实反映出的是国人的消费需求。艾媒咨询报告指出,2019年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已经突破千亿级,并且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不同年龄段群体都对情趣用品有需求,特别是中青年群体,成为消费的主力军。

至于生命力,就要从国内性产业的发展阶段来说起。1990年成人用品开始萌芽,进入1.0时代,当时产品主要以安全套为主,流通渠道为计生委发放,产品不仅被纳入了医疗器具管理行列,还受到政策的控制。2003年,成人用品进入了2.0时代,监管陆续放开,情趣用品生产商、经销商迎来了第一波春雨,并进入了探索期。十余间的时间里,市场开始成熟,桔色、春水堂、他趣等企业不断出现,并迅速扎根,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计生用品不再是两性用品的主流产品,情趣用品逐渐开始被消费者接受,并且多样化。未来5年,成人用品将进入3.0时代,以充气娃娃举例,产品不仅会更符合大众美学,也会从满足生理需求,升级到满足心灵陪伴品。与此同时也将会更具备科技感,机器人女友将不是科幻情节。

社会价值方面,成人用品的出现其实是个好现象,不仅解决了男女比例失衡带来的男性人群生理需求、性犯罪等社会问题,也解决了人群性孤独的问题。“2018年,中国民政事业发展报告提到一个数据,中国成年人有2亿单身人群,成年人口男性比女性多了3000万。另外还有一个数据,中国女性中存在4000万不婚或者晚婚的人群,当性欲望无法常态正常释放,一个合法的、符合道德的、能维护个人隐私,且百姓能消费起的成人体验馆出现,其实是一个蛮好的出口,这对社会安全、稳定是有帮助的一个事情”,蔺德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