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感恩节:祝愿中心所有恐友都早日脱恐

感恩节:祝愿中心所有恐友都早日脱恐

作者:陈晓宇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6日    点击数: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感恩节,在这里陈晓宇医生代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所有的专家老师和工作人员祝常怀感恩之心的恐友早日脱恐成功,重回过往快乐逍遥的生活。常怀感恩之心,不计个人得失,心中少一些戾气,顺其自然接纳自我成长中的坎坷,那么相信再艰难的路途也能通过老师引导以及我们自身努力克服。中心老师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都想借用平台发表一些感恩节的感言。

陈医生参与两会并发言 


感恩了解和信任中心的恐友

 

陈:我陈晓宇在感恩节非常感恩对陈医生信任有加的恐友,虽然各位兄弟姐妹来自于五湖四海,天南地北,本和陈医生没有交集,但通过一些机缘认识陈医生,了解陈医生,信任陈医生,甚至选择和陈医生进行一对一交流,陈医生非常感谢各位的厚爱。陈医生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既然你愿意真诚预约陈医生,尊重我们中心的规则,陈医生也相信你真心愿意把自己托付给我,也相信你在众多专家里面做出了唯一的选择。

陈医生从不认为自己有多么的有能力,陈医生只是一个普通的疾控医生,但是陈医生会尽可能多的在电话里面,在面询的时候认真详细地听你描述你的行为,你的经历,你的疑惑,对你负责,不会在没有了解你的情况下给你一个结论。作为一个做艾二十余年的老艾滋级医生,作为每年参与大量公益活动的乐山大佛守护人,作为每天跑步一万米以上的健康达人,陈医生希望将自己的正能量传递给你们,助你们一臂之力。脱恐很大程度上靠自己,但也很大程度上靠拥有丰富防艾知识和心理干预经验的引路人。

上次有预约恐友在电话里和陈医生讲,他说在恐艾干预中心下载陈医生的照片打印出来,挂在卧室墙上,每每有痛苦就看看。想想四十五岁的陈医生接受那么多负能量还精力无限,笑起来很迷人;想想和陈医生沟通了五六个小时里给他说过所有的话,给了他很多肯定和鼓励,他最终战胜了自我矛盾,熬过痛苦成功脱恐。陈医生祝福他,为他感到高兴,陈医生从此在异地又多了一个好兄弟。如果陈医生的照片挂在墙上能够给各位带来正能量带来信任和亲近,欢迎挂,但是请不要再打成黑白色了。

 

感恩对中心充满恶意的朋友

  

张:最近有些忙,都不太记得今天是感恩节,早上醒来看见微信短信里面有不少祝福感谢的话,才发觉又是一年感恩节到了。每年感恩节收到祝福信息,成了一种习惯。很感谢这群彻底脱恐的系统预约恐友还能保留老师的微信,还能在这个日子里送来祝福。看着他们几乎都好了,也不会因为一些刺激又开始纠结回过去,老师为他们过着平凡的日子,享受怡然人间烟火而感到开心和欣慰。

要说这个感恩节最应该感谢谁呢,老师想感谢充满恶意在网上天天说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坏话的这群朋友们,非常非常感谢。正因为说了很多让人误解的信息,甚至是胡乱编造和中伤,才使得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分流了很大一群对我们机构不是很了解,但又喜欢反复问感染风险的恐友。我们对待自己的恐友都是认真负责,都会在咨询的时候尽可能解释艾滋病核心体系以及心理障碍产生的原因,深入沟通每一位恐友都需要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我们人力资源极其有限,曾经一度因为随意问问的恐友太多太多,完全忙不过来,导致精力消耗过度,又没有起到具体的效果,让我们觉得十分难过。

现在挺好的,真正了解熟悉和信任恐艾干预中心的恐友也不会因为流言蜚语或恶语相向就离开中心,他们会继续在中心自学恐艾干预笔记和恐之明灯上的经验和方法,继续选择他们信任了解熟悉的老师进行一对一深度干预交流,脱恐效率自然提高了很多。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人不在多,有效则行。与其每天给几百个恐友进行言语安慰告知其没事,形成短时间暂时放松,还不如在一段时间段内用心努力帮助几个恐友构架基本认知,改变思维体验,手把手拉着走让其彻底脱恐更让老师们获得成就和满足感。

中心有更多时间参与一线艾滋病防治工作,在圈内口碑和知名度快速扩大,有不少公卫及疾控系统专家了解到我们,病给我们做了指导和支持。特别在2020年,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不仅继续承接国家第三轮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研究项目,还参与了国家最权威的防艾基金项目,并且受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委托,为文化娱乐场所从业人员进行艾滋病防治培训。作为一个社会机构理应承担部分力所能及的社会公益服务责任,截止到目前,今年中心已经收到185份特殊情况证明,合格率82.7%,为153名恐友无偿提供了332次一对一的长时电话恐艾干预及200余场的公益专业答疑。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再次感恩督促我们铿锵前行的朋友,感恩帮我们分流了解程度不够的恐友,一直激励我们不断努力踏实做事的朋友,祝好。

 

 

感恩为中心提供教学培训支持的组织和专家

 

   郭:我是一名六零后的神经内科医生,并非艾滋病防治系统科班出身的医生,以前只是像很多其他普通心理医生一样,对艾滋病只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曾经也在坐诊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对艾滋病恐惧的心理障碍患者。由于对艾滋病知识了解有限,对他们的帮助不是很大。几年前,在退休后,我加入了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并且接受了专业系统的艾滋病科学防治培训和课程班。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既做艾滋病防治工作又做恐艾症干预研究工作的艾防组织,各级卫生机构对我们中心和工作人员都关爱有加,特别是针对我这种又有临床医学基础和身心医学背景,但是却没有大量艾滋病知识基础的老师开了很多小灶。

从2016年到2020年,我参与了大大小小几十场艾滋病防治学术会议,接受了大量的防艾培训。发觉网络上流行的艾滋病结论很多和专家们在学术会议和培训时的讲课内容有出入,让我更加明白相信网络信息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也更加明白网络上为了安慰他人,求短平快,很多时候总会有人情大于事实的观点。比如现在主流观点是四代两周检测艾滋病可以很大概率排除感染可能,但是不能做到绝对排除。我们只能花时间和恐友深入沟通,详细了解他的具体行为以后,才能给他一个定性的结论,否则就是对恐友不负责任。

   艾滋病防治体系是一个相对复杂的体系,其包括的部分主要分为艾滋病预防与流行病学,艾滋病临床治疗,艾滋病基础研究,艾滋病实验室检测,艾滋病关怀护理,艾滋病科研伦理法律治理和心理干预等,每一块都涵盖了很多知识点。作为一名老师,需要尽可能地去学习,去掌握匹配领域的艾滋病知识点。然而人非完人,不可能什么都做到面面俱到,就像陈老师有很多艾滋病感染者,他在临床治疗方面非常有经验,刘老师在预防和流行病学方面更专业,叶老师在艾滋病确证实验室工作,在艾滋病实验室检测研究方面更擅长,廖老师倾向于艾滋病基础研究,张老师在全国做艾滋病恐惧症心理干预非常有名气。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每一个老师都有自己特长的区域,整合在一起就成了一个优秀的团体。

   学习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但是这么多年我逐步的从一个普通的心理医生,变成了一名既了解艾滋病又懂心理的医生,付出了很多努力,到目前基本上掌握了很多艾滋病相关的基础概念,也认识了很多艾滋病防治圈的朋友,了解到绝大部分艾滋病防治工作者对一些矛盾尚存争议点的看法。再一次感恩这一路走来,从国家到省市地方进行的各类防艾培训,再一次感恩这一路走来,我亲爱的恐友给予我的信任。祝专家教授身体健康,祝恐友们早日脱恐。特别希望恐友们能认真听进去郭老师在电话里面给你们的建议,不搜不问不讨论,有什么不懂就找自己的指导老师评估和详细沟通,那样你势必会越来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