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症状不是艾滋征兆 森田疗法如何有助于快速脱恐

恐艾症状不是艾滋征兆 森田疗法如何有助于快速脱恐

作者:罗霞/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3日    点击数:

森田疗法作为被世界公认的一种先进心理疗法,自日本传入中国以后,便迅速发展,应用范围广泛。在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干预过程中,森田疗法常常被使用,很多脱恐成功的恐艾症恐友对这个方法也是十分推荐。从成功脱恐案例的统计上来看,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相当的干预过程之中,都会涉及到以森田疗法为主的整合式心理方法,取得了许多优秀的成果。欢迎众多对森田疗法感兴趣的志愿者、恐友和朋友在工作学习生活以及自助脱恐过程中都能有一些自己对森田疗法的领域,助人助己。

   (图片:张老师在全国森田疗法学术大会上做学术报告)

十一月中旬,长期在一线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理事长张珂博士应主委会邀请参加第十三届中国森田疗法学术大会,并在大会上就森田疗法在艾滋病恐惧症中的研究应用和作用做了学术报告,获得了极大的肯定和关注。国家最顶级的森田疗法专家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精神科医生了解到性病艾滋病恐惧症这么一个特定恐惧症人群在中国的现状,也了解到森田疗法对于该类型人群的积极干预意义。张珂博士和陈晓宇医生利用艾滋病防治一线经验、艾滋病防治知识与整合式森田疗法的恐艾干预研究成果不仅被收录进了大会的优秀论文之中,张老师还在第十四届改选换届会上被选为中国心理卫生协会森田疗法应用专业委员会委员,这是中国最权威的森田疗法应用学术机构,中心将会继续在协会专家的指导下利用森田疗法和艾防经验知识为恐友提供对应的服务,扩大目前的成果,促使更多人群脱恐。

如下谈谈一些关于恐艾症患者的干预心得。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几乎在前期,都把自己的希望交给了艾滋病检测。其实,艾滋病脱恐有还几个客观因素存在,一个是刺激程度,二个是认知程度,三个是行为及逃避抉择,俗称的转移注意力,最后第四个是绝对安全信号和相对安全信号的树立和交互。有部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还没有长期滞留于网络,受到的负向刺激不多,认知偏差不大,在获得艾滋病检测以后快速形成的相对安全信号以后,选择逃避远离的方式,获得了一个较为稳定的心态,我们认为在这个阶段的体验感上是大大优于处于恐艾波动期的痛苦矛盾体验,如果这个时候迅速脱离性病艾滋病相关信息,脱离性病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及志愿者圈层,恐艾症对生活工作的影响就会越来越小。

  (图片:全国学术交流大会收录的中心研究成果)

不过,不一定是每一个恐友都是这样一个前提条件的界定,比如有部分恐友长期停留在网络中大量的搜索和反复咨询,在网络上反复问又不清楚自己问的是谁,安全信号无法形成和稳定,症状一直持续,甚至不断增多,就算继续进行艾滋病检测,也还没能脱恐。前几天开会,听到省上疾控中心的朋友说某县市上有恐友都反反复复到疾控检测了几十次,还没有最终走出恐艾症。这对于恐艾症恐友本人和艾滋病检测实验室的医生们,都是一个痛苦的伤害性体验。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总是认为,只要在艾滋病窗口期进行了检测就一定能走出恐艾症,但让人感到疑惑的是,所谓的艾滋病初期症状并没有消失啊。其实在这里,大家所认为的艾滋病初期症状,更多是由于神经刺激的躯体化障碍。躯体化症状由应激反应表现,其特点是受到刺激后,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形成症状速度非常快,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恐艾症恐友感觉到一旦开始有恐惧焦虑产生后,一些特异性的症状就来了。然而由于副交感神经系统作用,其自主消停和恢复却很慢。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检测艾滋病为阴性后,症状无法快速消除的原因。除了因为继续在网络上搜索和继续和自己都不是很了解的人进行有关艾滋信息沟通,强化刺激源以外,就是大家对交感系统和副交感系统的不了解了。

  (张老师当选为中国心协专委会委员)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常常听到网络上会有森田疗法可以彻底让恐艾症患者脱恐的说法,毕竟森田疗法是一种非常适合于自助学习用以脱恐的方式。这也是很多恐友都知道,顺其自然为所当为这八字箴言是出自森田疗法的应用。其实在森田疗法应用过程中,这八个字还是有讲究的。比如我们都知道顺其自然,但是如果一个人都饿到没有气力生存了,他靠什么去顺其自然呢。同理,同样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如果没有建立合理的安全信号,没有和医生老师或者志愿者建立彼此的咨患关系,建立相互了解对方信息的同盟关系,那么他靠什么去顺其自然呢,这也是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在针对有一对一预约需求的恐友建议时,我们有一个类似恳亲会的设置,恐友们是必须通过培训、项目、会议和成果照片对我们中心日常工作有更多了解,对我们机构的医生老师有更多的了解,去思考机构在他脱恐过程中所承担的一些客观角色,去思考所起到的安全信号程度大小,以这个作为基础进行第二一步的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它不是一句单纯的口号,毕竟很多时候我们的恐友是对于很多东西都懂都了解,然而自己却没有办法做到而已,这个就是典型的缺乏安全信号的顺其自然。

至于为所当为,而不是为所欲为,这在以森田疗法为基础的恐艾干预下,也是一个非常考究的方式。我们许久以来的成长经验都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实践,以让我们自己觉得,我们的感觉就是最客观真实的,但是在一些非专业问题上,显然不是这样。我们很容易因为反复的自我催眠和网络上矛盾的艾滋病信息,让我们陷入了为所欲为的状态,以至于我们无法做到真正去接纳我们自己。无论是森田疗法,还是接纳承诺疗法,以及除了认知行为疗法以外的精神分析方法和人本存在主义方法,都会讲到关于接纳在脱恐不同时期的应用。在下一篇关于再谈森田疗法对艾滋病恐惧症作用意义中,我们会利用我们这么十多年来的恐艾干预经验说说心得。

无论怎么样,都希望咱们恐艾症恐友能够在获得安全信号和稳定信任的咨患关系以后树立信心,早日脱恐成功。这么多年来,我们见了太多形形色色的恐友,几乎囊括了所有的DSM-V的诊断群体,恐艾症的确并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也没有那么复杂,大家都是成年人群体,心智相对都是成熟的,尽可能把自己站在客观的角度去理性看待问题,尽可能避免网络的反复催眠,尽可能减少负向群体给自己大量倒毒式的负向信息,选择科学经验和方法做目标,坚持一人一步一向,最终您就能脱恐,这是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