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干预笔记:溯源艾滋病传播方式 做个科学恐艾人

干预笔记:溯源艾滋病传播方式 做个科学恐艾人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23日    点击数:

今天是周末,张老师的系统预约咨询者由于父母来上海,将咨询时间临时调整到明天去了,趁此机会写一篇干预笔记,正好昨天张老师作为特邀专家,参与了四川省疾控中心关于四川省HIV新发感染溯源工作的汇报交流总结。艾滋病是如何感染的,进行追踪溯源有利于我们更好的控制感染源头,防止感染源的进一步传播和扩大,这一部分也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当然这里非常多的成果是大家在网络上无法看到的,而且我们可以看到,网络上各种惊悚的说法其实与我们做临床工作的案例背道而驰,这也是张老师非常期望各位恐友想脱恐,请大家务必落地到现实生活,不要有意无意被网络进行催眠,或被安慰,或被吓到,导致了精神状态走向极端。毕竟这几年,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从几万一下子变到了一百多两百万,纵使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老师三头六臂,仅仅能够有效覆盖的也只有那么极少数的有缘恐友。


关于艾滋病的传播溯源,也就是这个人是如何被感染的,如何追踪上一代感染者,这部分工作是国家近几年特别重视的一个版块,2020年才开始进行试点,其中包含四川省。也就是说明以前网络上各种说怎么感染的都没有经过临床实践论证,甚至大部分的奇葩说法都值得商榷,或许就是一个人自己想出来冒充是专家的说法,越传越离谱,当然随着科学研究的规范,这些真正的客观数据都将得到完善和补充。


昨天听来自地市州疾控中心的老师汇报工作,感觉溯源工作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要进行追踪,要寻访,还要耗费精力动用各种能想到完成目标的技巧方法,试点工作开展真的是步步蹒跚,异常艰难,但感觉一线的临床工作者能力真不是盖的,总体工作做的非常不错。由于内部专家会议,内部数据这些无法分享给大家,但是老师可以将一些内容归纳和大家进行分享下,以对比和网络说法的出入。


艾滋病新发感染溯源,基本都是溯源到具体的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人传染人,都有明确的传染源,比如说养老院或低档场所性工作者的传播,都有具体传播指向。所以各位中恐惧日常,怀疑物品传染,恐惧多重间接传染的恐友,张老师真的觉得大家可以消停了,好好的去找一个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心理医生进行指导,比大家在网上去捞那么仅有的一点点安全信号要强太多。甚至这时候您去捞那一点安全信号,却捞到一个诈弹,导致精神心理障碍产生。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得不偿失。在这里强调的一个点是,通过溯源反馈,性交叉传播的感染率其实比网上各种理论数据是要高一些的,如四川省疾控针对某地的流调,一个女性导致了他周围好几位性接触男性感染,通过基因比对,病毒序列相似度极高,为同源感染,并确定女性为既往感染,男性为新发感染,可以证明该几名男性通过溯源是被这名女性感染,当然前提是肯定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就以上这个案例,让老师想到了网上一直流传的女传男的感染案例是假的,一次高危不会感染,和艾滋女发生无保护行为是不会感染艾滋病这样自欺欺人的说法,越传越广,甚至后来还说是一些知名名医说的。正好去年11月开会,有幸和其中一位被提及的艾滋病防治大咖在一桌吃饭,谈及到了是否说过这样的话,大咖矢口否认,并且感慨网络上黑白混淆不清,他被人冒名次数也不止一次了。建议大家如果真的想知道专家是否说过类似的话语,最好亲自和专家通话,或者实地挂专家号问诊时沟通交流,确定是本人,这样一方面确定专家是否说过类似的话语,另外一方面是了解专家想真实表达的想法是什么,以此获得有效的安全信号。毕竟我们也知道,信息系统在多次被传递后,还能够被正确接收的有效率不到20%。这就是所谓的二手烟,三手烟,甚至四手烟效应,您得到的信息和专家想表达的意思差距甚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一对一沟通是最有效的方式,有什么直接当场沟通清楚,有什么理解偏差和误会可以现场纠正。


张老师在此想表达的结论是,的确女传男的感染率不及男男传播感染率,但是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低,我们肯定杜绝恐吓式宣传的存在,但是也不能粉饰太平,想暂时逃避痛苦,为了安慰而安慰,这不是科学的艾滋病恐惧症摆脱方式。


另外在探讨溯源的时候,也谈及到了精英控制者问题。据相关艾滋病分属领域研究专家在会上阐述是,相对于欧美人种,亚洲人种,特别是东亚人种的精英控制者异常稀少,甚至几乎没有。所以有部分恐友一直纠结自己是不是这样的奇葩,自己的艾滋病窗口期会比国家标准晚很久,查不出艾滋病啊,老师觉得真没必要,其实这个也在一定侧面反映了大多数中国人主观意识强烈,安全感严重不足。这些都是阻碍恐艾症进一步恢复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森田疗法应用委员会,这是目前中国森田疗法顶级专家聚集地,张老师作为三十名委员中的其中一员,参与了多次森田疗法的督导。老师知道大家非常喜欢用森田疗法来对抗恐艾症,包括目前很多志愿者也在恐友群体中积极推广森田疗法和内观疗法,在此表达对志愿者们的感谢。老师深刻理解各位恐友想快些好起来的动机,但是动机越强烈,我们更需要有稳打稳扎的基础为脱恐做好铺垫和准备啊。很高兴的是,越来越多的恐友,都能逐渐意识到是心理的问题让他们产生了应激反应,产生了症状,开始逐步将重心转移到科学系统的艾滋病信息与心理干预结合的治疗上,取得了不错的结果。也期待有更多的恐友去提高自己的认识上限,明白自己现在所处在恐艾症哪个阶段,这样对自己如何制定下一步,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


   图片:既要艾滋病防治知识又要心理干预方法 才是恐艾干预


本来今天还打算写一下关于CD4数值偏低,倒置以及一个真实的恐艾症患者CD4只有几个,浑身都是症状,到后来重新回到几百,症状消失的案例,由于时间关系,只能留在下次了,非常抱歉。张老师每次写干预笔记,都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尾大不掉,用志愿者的话说,又臭又长,还希望恐友中有文笔比较好的,多给老师一些专业指导,谢谢。我们中心历来都是贯彻的是,专业问题交给最专业的人解决,这才能真正提高工作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