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症恐友CD4不到100 后来怎么涨上去且症状变少了

恐艾症恐友CD4不到100 后来怎么涨上去且症状变少了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6日    点击数:

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咨询者中,有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来咨询感染风险的,也有艾滋病感染者咨询感染后如何面对未来生活的。他们有的过分害怕却不敢给家人说,取一个网络角色名在网上交流发泄;要么就自己把秘密埋藏在心底,默默独自在网络上搜索自学;又或者实在难以熬过去了,告知家人,家人带着其惊慌失措来干预咨询。

作为2009年就成立,全国性的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研究机构,也作实体可面询机构,中心帮助了无数艾滋病相关影响的人群。张老师接待过最小的感染者,年纪仅仅为十三十四岁,一个如花一般的年龄,却因不懂性的危险性感染。他说不怕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异常平静,倒是他的母亲哭得很伤心,并不断埋怨他父亲,说平时从来不好好关心自己的孩子,令人唏嘘。其实张老师想说的是,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或者感染者,家庭,社会,学校和个人的连接都很重要,不要因为涉及到艾滋病几个字就选择去逃避。以恐艾症恐友为例,很多使用艾滋病检测或反复被他人安慰形成的第一重安全信号,就开始进行逃避。但是我们彻底脱恐是改变对艾滋病的过分恐惧态度,而非过分的逃避,因为逃避只能让人暂时觉得舒服,并不能根本解决本质问题。

以高校为例,成都某高校,非常排斥防艾宣传前往学校宣讲,仿佛去讲课就客观说明他们学校感染者多一样。事实恰好相反,越是欢迎我们去讲课的,别人学校越重视,感染者相对更少。反而一直都是拒绝态度的,感染者可是居全川前三甲。针对于恐友,也是需要认真思考一下,咱们先不考虑未来是否一直会反反复复恐艾,只是先缓解目前的痛苦呢,还是从长远来看,从根本上摆脱艾滋病恐惧对自己生活的影响。特别是一些老恐友或者是恐友志愿者,是不是还会因为曾经的恐艾经历,对目前的生活学习工作产生了一定的变化呢。

张老师就利用当下的时间和大家谈一个平时在网络上看不到的案例,这是我们平时做一线艾滋病防治工作中遇到的事,老师给部分预约恐友讲过,引起了他们的一些思考,在这里分享给各位。

有一次,张老师应邀参加一个艾滋病专题学术报告会,刚好和我国的一个艾滋病基础研究领域大咖坐在一起吃午饭。自然不免谈到艾滋病和心理,既然谈到艾滋病和心理,那肯定会谈到恐艾症群体。多说一句,目前艾滋病防治和研究领域,几乎没有一个专家不认为恐艾症是属于心理障碍的一种。这个结论还希望大家在此都做一个标记和备注,或许能够帮一部分自我催眠的恐友做一个客观参考,有助于大家更好地去恢复。

专家就说了一个他曾经遇到过一个“疑似病人”,还是托关系找到他的。那人拿着一份相当详细的报告单来找专家,基本上把免疫相关的检测项查完了。说专家我高危了几年,您看我的CD4都已经这么低了,肯定是感染了艾滋病了吧。专家一看,检测从初筛到确证,从三代到核酸,全部都测了,没有可能感染艾滋病啊。“疑似病人”死活不信。后来他又找了一次专家,告诉专家说自己让亲戚弄了点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的药物吃上,CD4涨上去了,这不是感染了艾滋病还是什么。

恰好“疑似病人”口中的亲戚也是搞传染病这块,和专家认识。惊奇的专家有次就和亲戚谈到了这个人,那个亲戚哭笑不得,说“疑似病人”算是把家里弄得鸡犬不宁了,家长都快崩溃了。不过没确证感染怎么可能进行抗病毒治疗呢。和家长商量了下,开了一些复合维生素B说是对应药剂。“疑似病人”非常开心,天天定时服用,没想到CD4就神奇的上去了。专家说,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人的心理到底得有多奇妙,多有影响力。后来,再到后来常常有人托关系来找专家咨询有没有可能感染艾滋病风险,专家一看行为没问题,过了窗口期检测为阴性,就直接建议咨询者去找有丰富临床经验的心理医生去做心理咨询。

很多恐艾症恐友,一直陷入症状的怪圈,都是觉得以前都没有这么多毛病,为什么自从恐艾以后,或者说有过高危接触以后就开始产生了艾滋病相似症状,而且症状会越来越多呢。其实这个基本都是神奇心理作用,只是很多恐艾的恐友对心理方面的认识还属于较低水平,从而无法去自我体验和感受。

贫穷限制了想象,同样对某方面的知识贫瘠也限制了我们在某些问题上的思想认知高度。当牛顿万有引力定律没有被解释以前,没有哪个古人能够想象我们所踩着踏实大地竟然是悬浮在太空中的球体,围绕着一颗恒星公转。同样,在弗洛伊德没有开创心理学以前,没有人能够去理解到潜意识是什么,梦又是什么,依恋为什么那么重要,性驱力对人的影响有多大,但是现在精神分析流派是世界公认最大的心理学流派,造福着成千上万的人群。

同样,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在研究着恐艾群体样本。为什么别人不恐艾,单单是你在恐艾,难道仅仅是因为那么一次不堪过去的刺激么?那为什么有的人在进行检测一次以后,选择逃避刺激痛苦感骤然降低,而有的人去出现了转移和泛化呢。艾滋病恐惧症背后到底是什么呢?在恐艾干预中心,你能听到看到除了网络传统的艾滋病高危风险评估以外,很多不同的东西。当你逐步了解掌握了恐艾应激期,恐艾波动期,恐艾逃避期,呈螺旋式上升下降的曲线,第一反应和第二反应的对峙与包容,五重安全信号,过渡客体,ABCD恐艾人群构成等等等等,恐艾干预的知识体系,你的认知上限被拔高了。最终也会恍然大悟,并能够给自己目前恐艾的状态走势一个客观的评估评价。

当一个人不再盲目的时候,那样信心也开始产生了。我们期望每一位恐友都能够如你们自己所期望那样短平快去快速脱恐,但是我们更期望的是,当你逐步掌握了足够的恐艾心理认知科学及艾滋病基础研究知识体系,你改变的不仅仅是对艾滋病的恐惧态度,还有当你在面对艾滋病信息濒死感来临时刻,真正在乎的东西。

心理神经免疫国家实验室可是研究心理与免疫能力的最专业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