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八大理由让你不再恐艾 别吓自己着重心理疏导

八大理由让你不再恐艾 别吓自己着重心理疏导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13日    点击数: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大部分因为现实生活中的刺激,然后又因为网络搜索刺激进一步严重化,变成了恐友,知识学习和身份角色关系都是以网络为媒介,虽然说是获得信息的速度特别快,但是因为毕竟没有艾滋病防治一线的数据和实践,很多时候都是站在自我的感觉上去认知的,难免可能与实际偏差有点大。正如以前张老师所说的,一个古代人无法想象他所在的大地其实是一个球体,受限于他的认知上限,但是如果现代人谁还认为大地是四只乌龟载着在海洋上漂流,那么大家都会认为他的智商着急。如下,张老师就这么多年的艾滋病防治及恐艾干预工作经验,说一些恐友们常见的误区,供大家进行学习探讨。也许里面有一些话语恐友可能并不是那么爱听,但是我还是思考了一下,毕竟大家脱恐不是靠一味的完全逃避,该暴露的时候还是需要暴露,这样才能彻底走出恐艾症,如果里面有一些内容是不合理的,欢迎大家反馈给助理老师,收集以后递交上来,再做补充。


    运用森田疗法在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干预中取得了极大效果

 

1、关于艾滋病窗口期,艾滋病窗口期是一个时间段,不是一个时间点,任何以时间点作为艾滋病窗口期来判断的,这个都不是最科学的。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不可能在五周二十三小时五十九分还是阴性,一分钟后就转换属性了吧。比较科学的是,以节点左右前后三到三点五天,都为其周期以内。六周不是特别指的是42天,39天-45天其实都可以称之为六周范围。


2、关于艾滋病感染者基本都是男男,这个话题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或者说对于一些异性恐艾的恐友,这更像一句安慰式的话语。毕竟恐友中大部分是异性行为恐艾的为主,但是说这话的,可能不是全国性的艾滋病防治工作相关的人群,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具体的数据。这个数据其实每年都没有怎么变过,综合来说,目前艾滋病传播95%以上都是性接触传播,异性传播的数量比同性传播的数量要大,甚至要大上几倍。只是这样解释可能更合理,男同人群在男性之中就占3%左右,他们中的感染比例高,但是就算比例再高,也无法大过异性传播,毕竟基数在那里摆着。那为什么大家满屏幕的看到的是男男呢,原因有三,第一,某些地方感染者也就几十百来个,男男比例传播较高,但是四川作为感染者大省,数据并不是这样,我们并不能单纯以某一个市区来看;第二,男男传播大多是年轻人,学历较高,长期生存与网络,而恐友基本就以网络为媒介,看到的感染者当然以男男居主;第三,异性传播的案例很多并不会特别张扬,并且活跃于开放性的论坛,他们中老年人的部分不会上网,此外,他们更加热衷于和医生沟通交流解决他们最现实的问题,更多是以观察者身份默默关注信息动态。


3、对于女传男,无套一次根本就不是高危。张老师昨天浏览到某个门户网站,最近有很多关于性体验的自媒体文章,看了下评价,基本都是想当老司机,甚至还有大量宣扬不戴套的好处和理由,其中也不乏充斥着说目前都是男男感染,女人不会传染给男人等等。张老师只是想说是我自己眼睛瞎了,看到的官方数据全是假的吗?包括我们平时参与省市区三级的艾滋病防控会议,进行溯源分析和案例探讨,那些一线基层艾滋病防治医生的案例都是小说吗?显然不是。用心理学的话来说,只不过大家为了迎合一个比较美好的期望,降低自己的焦虑,故意这么说罢了。他们有的人怂恿大家不戴套,怂恿大家高危了不去检测,但是他们自己会去这么做么,很多很难。倒是不希望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听网上说天下太平,女没有传给男的案例,不戴套一次也不用担心。这个真的大错特错了,其他地方不用说,但就我们四川一省的男女传播数量,都是不低的,只是如果有了相关暴露,一定要去正规地方检测。大家是愿意听一个接触大量案例的防艾一线医生的话,还是听网络小道消息,这个就由个人决定,不是张老师所能强行干预大家的。


4、关于艾滋病检测试纸,假阳性的比例是比较高,这个主要在于初筛,是一个粗分过程,以便二次使用确证方法再次筛选。那到底存不存在假阴呢,任何一种方法都存在着假阴假阳的可能性,只是初筛试剂的假阴率相对会非常低,而不是说为了迎合恐友的安全需求,说完全没有假阴性,去刻意夸大其广告效应,造成不可逆的危害。相关大品牌的快速试剂的假阴假阳率国家每年都在抽查,这个在国家疾控中心的《HIV抗体或抗原抗体快速检测试剂临床质量评估结果》中可以查询到。具体举例,某韩国品牌抗原抗体试剂抽样,阳性164例,假阳性5例,阴性282例,假阴性1例,敏感性99.39%(假阴),特异性98.26%(假阳),功效率98.67%。这里多补充一句,确证试剂的作用主要是重新复核,准确率(前面所提到的功效率)可能还不如初筛试剂,但是精准度(一旦结论确定为阳性或阴性,那基本就定了)很高,希望大家在这里客观理解。就像有部分恐友走小道关系去做了确证实验为阴性了,那定性结论就是阴性了。咱们中心是一个团队,涉及到艾滋病领域的各个方向,叶老师作为重点HIV确证实验室的专家,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每周四向她请教。


5、关于恐艾倾向和恐艾症,有部分恐友进入网络时间不长,受到的刺激不大,这个时候控制住自己的上网搜索频率,逢人便问这个陋习,通过检测和专业医生引导,这个让心态逐步重新恢复还是比较快的。但是如果一旦受刺激程度加深,转化为恐艾症,出现了恐艾转移和泛化,那基本上都在朝恐艾心理障碍发展了,就千万不要试图靠谁给您解释艾滋病知识原理,或者靠艾滋病检测脱恐了。这时候请务必尽早去找一个既是做艾滋病防治一线工作,又是做临床心理工作的医生去沟通。如果这时候还在反复探讨艾滋病感染的风险评估,那基本是在浪费时间。中心做恐艾干预那么多年,也希望恐艾症恐友能够快速脱恐,能够单靠几句话脱恐,但是这么多年实践表明,这时候必须需要足够的时间去沟通,并且建立相互彼此熟悉了解和亲密的关系,才能打好脱恐的基础了。就算是普通问题去医院向医生问诊,也不是随便两三句话描述什么行为,医生给一句没事或快速给一个建议就可以走人的,何况还是在行业中让人头疼的艾滋病恐惧症呢。恐艾干预的沟通,前半部分会有一个感染风险评估,后半部分主要都是收集资料,建立关系,预估评估,再针对性的给出建议。这也是为什么恐艾干预探讨的内容除了基础性的艾滋病窗口期,病毒在体外失活速率,感染途径,更多是恐艾波动期和逃避期,安全信号的意义,ABCD恐艾人群关系变换,以及第一反应第二反应的线性关系等等呢


6、关于从事艾滋病恐惧症的相关人群,前一段时间,一个老恐友不知道在网上哪里听到人说,做艾滋病相关工作的,除了艾滋病防治一线的工作者,就是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原因是这样的一个恐怖的行当,是没有几个正常人愿意做的,吓得他好几天没睡好觉。开始担心售卖艾滋病试纸或检测的,出售阻断药物的都是感染者或病人,甚至说恐艾圈子里面的除了一线艾滋病防治工作人员,全部都是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张老师觉得这就是典型受到网络流言影响。的确不可否认,是有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在从事艾滋病检测或阻断药物销售行为,也有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在为恐友进行艾滋病基本信息咨询的志愿者服务或付费服务。但是什么都不能绝对化,如恐友也有在售卖艾滋病相关检测产品或药剂,恐友也有做志愿者的。希望不要因为检测和服用阻断剂,甚至去和别人沟通探讨一下艾滋病,就觉得对方是感染者,故意想害自己的。如果已经开始有这方面念想的,请一定要注意进行心理健康程度的评估,看是否在网络上吸收了大量的错误信息,把自己搞得神经兮兮了。


7、关于艾滋病症状,这里说得再多也没有什么用了,一个慢性疾病怎么可能在短时间让人身体出现明显的艾滋病特征。当然艾滋病潜伏期肯定受到艾滋病型号的影响,比如说01AE的潜伏期明显短于07BC,但是也不能说高危几周后大量的症状就来了,这种基本都是神经免疫导致的,这个问题以前说过很多次。


8、很多咨询者对本机构不了解,恐艾干预中心是艾滋病防治界有关恐艾症干预的权威组织,全国第一家恐艾症研究机构,既要做一线艾滋病防治培训工作,也要做临床心理干预工作。想必大家如果长期关注我们,就会知道我们每年都会获得国家专项的研究项目,也会接受诸如新华社,央视,凤凰卫视等权威媒体的实地采访。中心医生老师的活动痕迹都有照片存在于中心的恐艾干预文章里面,以让恐友们获得第二重的安全信号(脱恐的安全信号共分为五重),中心是一个团队,成员包含疾控医生,艾滋病诊治医生,精神科医生和确证实验室专家,覆盖了艾滋病各分支全领域,我们经常会按照咨询者要求,针对疑难的恐艾症案例组织中心医生老师进行联合会诊,探讨分析沟通。除了简单的答疑服务,中心老师还为预约恐友和具有贫困证明的恐友提供了每次一小时的电话或面询沟通,旨在通过即时的一对一沟通,促进双方更好的去了解,增强相互信任程度,建立亲密关系,进而能更快更稳定的脱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