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权威发布>>中国发现抗HIV多肽 直接杀灭艾滋病毒和感染细胞

中国发现抗HIV多肽 直接杀灭艾滋病毒和感染细胞

作者:陆路/姜世勃/秦川     来源:HIV最新动态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7日    点击数:

恐艾干预中心干预建议,通过以下这篇研究,大家就能明白网络上很多有关艾滋病的论点是不正确的,不是说日常生活中存在着艾滋病毒,稍微有一丁点进入人体就会导致感染,原因就是极少量的病毒进入人体,将会受到多项免疫防御力量的联合绞杀,而无法感染人体。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2009年就提出了综合性的分析判断方式,其中有一点就是基于具体行为的具体分析判断,里面包含了足量感染原则。希望各位恐友是学习到系统精纯的知识体系,用以作为第一步脱恐的框架架构,这些体系主要存在于中心官网的恐艾干预笔记和恐之明灯两个板块,希望帮助到各位理解客观的知识体系。


自1981年6月5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第一次报道艾滋病以来,目前全世界有超过3600万人感染艾滋病,死亡人数高达1200万。截至2018年,我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感染者近80万,近几年每年新增超过5万。但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估算,中国实际艾滋病感染者为125万以上。


全世界的科学工作者对艾滋病已经进行了近40年的研究,目前,联合使用多种药物的鸡尾酒疗法已经使得HIV感染从一个致死绝症变为对预期生存寿命影响不大的慢性疾病。但是,临床使用的HIV药物仍然面对着不断出现的HIV耐药株的挑战。几乎所有药物在单药使用情况下都会在几个月至几年间诱导耐药株产生。针对新靶点的HIV抑制剂将有望用于治疗现有药物的HIV耐药株感染。


更重要的是,目前的HIV药物无法治愈HIV,需要终生服药。HIV的治愈途径中,“激活和杀灭”(shock and kill)是目前基础研究最多的策略之一。该策略主要通过激活HIV潜伏库细胞,再杀灭激活的感染细胞和病毒,但是目前能同时直接杀灭感染细胞和病毒的HIV药物仍较为缺乏。


复旦大学陆路/姜世勃团队联合中国医学科学院秦川团队于2020年6月3日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发表题为:An amphipathic peptide targeting the gp41cytoplasmic tail kills HIV-1 virions and infected cells 的论文,从HIV包膜蛋白中筛选了一个多肽库,寻找能够抑制病毒的多肽。其中一种多肽F9170针对HIV的gp41,对游离病毒或HIV感染细胞有效。


F9170来源于HIV包膜蛋白(Env)胞内区,能有效抑制以及失活HIV感染,即在病毒感染靶细胞前就能使病毒失去感染能力,与以往需要等病毒结合甚至进入复制周期的药物显著不同,也就是说F9170不是针对病毒的复制周期阻断的药物,而是在HIV的任何状态进行抑制。


进一步的机制研究表明, F9170靶向HIV包膜蛋白胞内区LLP1结构域,多肽与Env胞内区的相互作用在病毒包膜上形成亲水通道,最终使得HIV的基因组释放,失去感染能力。该多肽同时也能作用于表达了HIV Env的HIV感染细胞,以及激活后的HIV储存库,引起感染/激活细胞的坏死,所以F9170或将有望与储存库激活剂一起用于HIV感染的治愈。


F9170在小鼠体内的安全性试验证明,该多肽不会影响小鼠体重,不造成肝肾毒性与神经毒性,也没有诱导出抗F9170抗体,具有成药的可能性。


在SHIV慢性感染的恒河猴模型中,F9170的短期单独使用可将恒河猴体内的病毒载量迅速控制到检测线以下。同时,F9170在恒河猴体内的半衰期可达8-11个小时,高于以往的多肽药物。并且,在药物体内分布实验中,在小鼠大脑和淋巴结都能检测到药物信号,而这两个器官都是目前较为公认的HIV潜伏库的位置。


因此,F9170确实有望成为HIV治疗甚至治愈的候选药物。F9170的作用机制也与以往药物较为不同,并不破坏靶点的生理作用,只是利用跟靶点的相互作用,破坏胞膜完整性,为其他病毒药物的开发也拓宽了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