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阅读数:
         

老师我已经很久没提问了,也没有登陆咱们网站了,这次上来发现网站都更新了,希望越来越好。其实这次想跟老师交流并不是一个高危的问题,我知道老师是心理医生又是防艾医生,我前几天跟朋友喝酒,喝醉了,离家很近并没有让朋友送我回去,我俩走了一会我让他回去了(酒醒后我根本没有印象),我只记得回家路上我摔了一跤自己爬起来了,后面的事我都完全没有印象,我醒来已经是凌晨4点半了,坐在我家楼洞口,我怎么走回来的怎么坐在这完全没有印象。身上财物都没有丢失,正常人都会觉得万幸还好是在院子里,没有睡到马路上,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一些被害妄想。会想会不会有hiv病人趁我喝醉了给我传播病毒,我醒来身上有几处开放伤口,应该是摔倒蹭破的,我自己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一直想会不会有hiv病人恶意给我传染,我心里很纠结,想想很后怕,这也算是一次教训,主要是我喝的太多了任何意识和记忆都没有了才会感到恐惧,老师你说会不会有人趁我醉后恶意传播病毒在我开放的伤口上?我需不需要三个月后去查个输血五项,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是我心里扭曲了吗?觉得别人都想害我?不知该怎么办。


留言时间:2020-06-26     留言人:skinlink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看来您是咱们机构的老恐友了,是的,咱们在手机版上做了修改,这样更方便各位恐友用手机进行自主学习,因为大部分恐友,就算是新人,只要愿意认真把中心的干预笔记和恐之明灯版块认真看完,也能至少恢复五成的,很高兴您能对咱们机构的认可,的确既要做防艾又要做心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事实上您这个担心很正常,毕竟新闻也经常有这样的报道,就是一个男人也被捡尸等等,当然这个案例我们认为是正常的。对于您自己所想的,首先艾滋病感染者没有您想象的那么不稳定,他们很多比恐友正常多了,就像现在一些艾滋病感染者也会当志愿者,也有卖试纸和阻断药物的,事实上他们的精神状态都比恐友本身好多了吧。感染者是有一个不稳定的周期,都在最开初知晓感染那个时候,而且要报复,也不会选择一些费力不讨好的方式,所以您有必要了解艾滋病感染者的心理状态周期,还有就是社会心理学等几个板块。您这个可能是长期给自己的压抑,然后一些观点又没有得到纠正,就变成了这样,事实上其实都是您过往的一些经历引起的心理创伤没有得到恢复,您不用去检测,只是把一些事态正常化合理化的去看待理解,就会越来越好的,加油。


回复时间:2020-06-27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