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防艾动态>>恐艾心理疏导 耐心负责真诚的医生最难得

恐艾心理疏导 耐心负责真诚的医生最难得

作者:罗霞     来源:经典恐友案例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3日    点击数:

对于恐艾人群,无论是艾滋病恐惧应激反应,还是已经是恐艾症患者了,外人都不一定知道。目前恐艾人群大约有一百多万(带恐艾倾向的人群除外),分布在各个行业中,提及艾滋病几个字,他们背后总有他们自己的故事。


他们在生活中,他们身体其实都很健康,与常人无异,然而身体下藏着的心理的困惑和压力让他们焦虑不安,不知如何应对,如果没有及时直观的恐艾干预疏导,日渐久远心理的疾病就成了生理的疾病,击垮人的健康,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恐艾心理疾病患者。恐艾者,就是这类患者中的一个群体,他们不是真正的艾滋病感染者,生理上是健康的,但是他们因为在网络上收集信息出现了不对称性,对艾滋病这种疾病的不理解出现了心理的畏惧和恐慌,轻微者的会在工作生活中产生不安和焦虑,害怕社交和与人接触,重者出现严重检测依赖症和各种类艾滋病症状,生活孤独封闭,正常工作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更有甚者因为心理负担过重自行结束生命。


李先生就是一位恐艾患者,可以说是一个重度恐艾患者,今年40岁,恐艾已经有2年时间,事情诱因发生在2年前一次工作的应酬,李先生和同事在娱乐场所喝醉了,在同事的唆使下找了小姐,李先生和小姐接吻了,所幸能控制住自己没有让事情恶化下去。第二天清醒后,李先生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突然想起这次不干净的接吻会不会让他染病。李先生马上就去医院检测了,可万万没想到这次的检测成为了他后续无数次检测的开始,当时阴性的结果让李先生心理得到了一瞬间的放松,可得知网上说艾滋病有三个月窗口期,需要高危行为满三个月后再检测是阴性才能完全排除感染后,李先生又害怕起来了。


三个月等待的时间是煎熬的,李先生发疯了似的查阅网上一切关于艾滋病的信息,一些关于艾滋病疾病的病症和网络的谣言让李先生感到很害怕,他不知道这些信息到底是真是假,虽然他觉得不能太相信虚拟的网络,但是又觉得一些东西并非空穴来风,特别是症状,网上95%的艾滋病相关信息都在强调症状,并且还有一些商业检测项目网站上放满了各种艾滋病初期小红点症状图片,他觉得网上说的症状他也有,有时候一个蚊子叮的红点他会认为自己就是得了急性期的红疹,他开始慌乱,开始不断去检测,阴性的结果会让他心理暂时收获一些安慰,但转眼心里又被疾病的恐惧占满。即便是熬到三个月的窗口期满后检测结果是阴性的,李先生已经不相信了,他坚信自己是感染者的,因为他有病症,只是没被检测出来。他不听医院和疾控中心医务人员的劝告,这个医院不让他做检测,他就跑到其他地方的医院去,这2年来他去过广州、上海、北京等地,结果都一样,可这2年时间里,他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朋友,家庭基本也没有多少联系。


常年各地奔波加上抽血检测,李先生身体很消瘦,皮肤枯燥,也有红疹等情况,日以继日的心理煎熬让他的身体也增加了很多负担,给人的感觉他就像患了疾病一样。终于他终于明白这样反复检测也最终脱不了恐,在家人的推荐下,他来到四川乐山疾控中心找到陈晓宇医生,之前在每周恐艾干预中心QQ群答疑咨询热线的时候,陈晓宇医生和郭海燕医生都给他做过辅导,因为他经常浏览陈医生的微博,有对陈晓宇医生比较了解,再通过在恐艾干预中心看了陈医生在艾滋病防控方面的知名度,并建立了对恐艾干预中心的信任,李先生也希望中心的陈晓宇和郭海燕医生能够帮助到他。


郭海燕医生分析李先生过往情况后认为李先生的心理问题和第一次检测时医务人员没有及时进行正确的疾病知识宣传和注意事项说明有很大关系,让李先生有了错误的认知,继而导致问题的发生,而问题发生后,咨询者选择了错误的行为方式,频繁抽血检测,受到虚拟网络上片面的疾病信息介绍,脱离工作等行为又进一步强化了咨询者的认知,并对咨询者心理问题产生了更加严重的影响。所以在和李先生有了第一次一个小时的深入交流,掌握了李先生基本情况吧后,从认知行为理论出发,通过改变咨询者的认知并引导其进行行为矫正,协助咨询者恢复正常健康状况。


认知介入层面,这部分主要由陈晓宇医生来完成,陈医生针对性对李先生进行正确的艾滋病知识讲解,利用自己二十多年的艾滋病防控经验,陈医生特别注意结合李先生发生“高危行为”的情况和每个细节进行艾滋病传染风险的说明,让李先生担心的每个有可能传染的细节都进行科学的风险讲解,让李先生相信并接受接吻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传播艾滋病这个认知。


接着的就是郭海燕医生再次出马,郭医生主要和咨询者沟通的是病症认知感受的问题,给咨询者讲了一些心理疾病导致生理症状的真实案例给予李先生查看,同时也让李先生自己换一个角度查找一些日常常见疾病会出现的病症,让他知道自己身体的病症会由心理问题引起,或者日常其他常人常见的疾病也会引起这些病症,并不是艾滋病导致的,而且全国那么多医疗机构的科学检测结果都证明李先生没有感染,综合这些,让李先生改变对自身出现病症的错误认知。这些认知层面通过会谈得到了李先生的认同并愿意接受接下来的行为治疗。


行为介入层面,郭海燕医生和李先生一起制定行动计划,包括每周运动锻炼一次,参加一次集体活动或社交活动,恢复工作,强制自己不去做检测(如果某些时候有控制不住的时候再进行评估,和适当的抑制自己的动力)、不再上网查看相关网页,也不再询问网上虚拟身份的人,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和医生进行一对一沟通。郭医生给李先生制定了表格,让咨询者严格执行。为了更好监督咨询者的行为执行,咨询者在李先生选择了系统预约后也动用了李先生的社会支持体系,按其邀约妻子一起进行会谈,让妻子可以在家监督李先生行为,并由李先生的妻子定期向医生汇报执行情况。


此外在得到督导后,郭海燕医生也结合一定的系统脱敏治疗法协助李先生去克服心理障碍,介入半年后,李先生逐步摆脱了恐艾心理的困扰,身体也慢慢恢复到发病前的健康状况,工作恢复正常,重塑了朋友圈,和妻子这次的患难与共也大大促进了夫妻的感情。李先生特别感谢陈晓宇医生和郭海燕医生一年多耐心的引导和支持,以前医院只是单纯的给他检测出结果让他觉得一直都孤立无援,有既懂艾滋病又懂心理干预的医生帮助,恐艾干预服务才算是完整的。恐艾干预结束后,最令人开心的是李先生已经对过往的事情释然了,并深刻的表示反复检测艾滋病并不能真正的脱恐,他表示感谢中心医生老师为他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时间,自己以后一定要多多告诉周边朋友,不要遇到任何惊吓就立马上网去搜索,这样反而是个误区,一定要从最初就要找既懂艾滋病防控,又懂心理干预,又对自己负责的医生进行干预指导那才是最好的。


   拥有二十年艾滋病防控经验的陈晓宇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