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张老师好,最近我们街道办组织了艾滋病防治培训,请了专业的老师讲课,里面就提及口交是艾滋病感染的主要原因之一,想起我几年前媳妇怀孕的时候,做过一次无套被动口交的大保健,越想越觉得害怕,我就去网上查,网上有的说绝对不会感染艾滋病,又有的说有可能感染,我现在焦虑的不行了,硬着头皮去疾控进行了咨询。他们让我不要在网上看了,说网上的人身份都没办法核实,没有人会去相信网络上的人,我这样看下去脱不了恐。可我不在网上看,我能去哪里脱恐呢,去疾控他们又没有那么多时间陪我一个人,请问我该怎么办啊。


留言时间:2020-09-15     留言人:纠结中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如果是被动口交这个真没必要过分害怕艾滋病,其实不仅是您,大部分恐友都有您这样的心态,一方面明白靠网络脱恐效果不好,通过网络要建立足以脱恐的信任和绝对安全信号,那是太难太难了,但是网络沟通很便利,打开手机,看见谁都可以沟通,让大家欲罢不能,正是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我们才难以割舍。因为我们一旦形成习惯要改变,不容易,这也是为什么目前恐艾症恐友比很多年前脱恐要难很多倍的原因,像直接来我们中心面询或者电话咨询的恐友为什么能越来越好,首先前提是他们摆脱了网络的习惯性禁锢,当然这个有点难,但是摆脱以后基本都还不错,有什么直接和老师们沟通,降低对词语和语句的理解误差。其实也不是不能通过网络脱恐,首先观念明确,第二则培养自己的信任。比如说陈晓宇老师,大家知道他是我们中心的负责人之一,也知道他是疾控的,在网上能看到他接受央视,凤凰卫视,澎湃新闻和腾讯新闻的视频采访,这样的信任度相对来说,就会很强,而且陈医生二十多年的经验很丰富,是什么就是什么,不会拐弯抹角,最主要的是,他对他的预约恐友都很好,基本上深入一对一沟通几次后,他都能记住他的这位“恐友朋友”,并且给他帮助和未来规划。所以,不是说没有脱恐的方法,而是我们自己给自己怎么去定义和规划,如何好好的脱恐。毕竟这东西,他没有什么捷径,都是努力一分收获一份的。


回复时间:2020-09-17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