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张老师,您工作辛苦了,谢谢您最近对我的帮助。我现在有几个问题想再咨询您一下。11月17日我去我们这里医院做抽血检查。一开始,抽血护士当面给我换了垫布,还说是拿的新的绑胳膊的带子,我也没看清楚从哪里拿的。我也不知道她往手套上是抹的什么东西,说是消毒手套。我当时抽血时也没太注意我的胳膊上有没有伤口。我是抽的左边的胳膊。回家后我突然看见我抽血的针眼上方,距离6厘米的地方斜着有一个发红的小伤口。我和上一个抽血者间隔了一分钟左右。我当时也没注意护士的手套上和绑胳膊的带子上到底有没有血液。1.如果护士戴的手套上有上一个抽血者留下的艾滋病毒血液,又接触了我胳膊上的这个小伤口,这个小伤口长度2毫米左右,我会感染艾滋病吗?或者是绑胳膊的带子上有上一个抽血者留下的艾滋病毒血液,又接触了胳膊上的这个小伤口,我会感染艾滋病吗?张老师,我这个小伤口当时抽血时应该是没流血.2.张老师,我这个小伤口也可能是当时抽血前,我在胳膊上贴上了一个创可贴,就怕抽血时护士戴的手套再碰着伤口。我当时抽完血,用棉签按了针眼不流血了。我接着用手就把胳膊上的创可贴揭下来了,然后可能揭的太快了弄的小伤口。当时我就把袖子上的衣服放下来。我当时没注意就回家了。张老师,如果是这种情况下我弄的小伤口,又接触了我弄下袖子来的衣服,我会感染艾滋病吗?麻烦张老师回复一下我,我现在还挺担心这个问题的。3.张老师,我当时回家后,发现胳膊上有个小伤口,我还用酒精消毒了一下那个小伤口。我当时用的棉签还消毒了伤口旁边别的地方,会不会把胳膊别的地方的病毒又带进了那个小伤口里,再感染了艾滋病啊?麻烦张老师再帮我整体分析一下,我会感染艾滋病吗?张老师,我其实从去年就开始恐艾了,一开始是在外面店里用了共用的修眉刀,然后又从网上看了一篇艾滋病文章,我就开始恐日常了,去医院检测了四,五次才不恐了。如果那时候,我就知道咱们恐艾中心的话,估计我早就不恐艾了。今年再加上疫情,我又闷在家里,感觉自己恐日常的情况就更严重了。麻烦张老师回复一下我,我感觉自己就是很恐惧去医院抽血啊,总是不放心医院里。张老师,我就怕胳膊上的那个伤口,再接触了什么病毒,会感染艾滋病啊。谢谢张老师,祝您一切顺利!


留言时间:2020-11-17     留言人:春天889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各位恐友大家好,老师从事艾滋病防治一线的工作,要经常去给基层工作人员讲艾滋病防治知识和做心理干预工作,网络在线时间极其有限,特别最近又恰逢国际艾滋病宣传日前夕,异常忙碌,在线版块答疑时间相对更慢了,还请各位多多包涵,不过大家放心,就算再忙,也是张老师亲自在回复,每一条留言老师都会认真阅读,尽可能多了解恐友一些,再给予回复的,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您好,您的问题还都是围绕着抽血,甚至抽血的各种东西都是论证假设,您这个可能离正常的思绪有点远,建议可能的话服用一些针对性的神经症药物更好,第一个问题不会感染,就接触了一下病毒怎么可能自行进入,第二问题还是第一个问题的继续表达和反复描述状态,第三个问题这个也是偏离的太离谱了,您这个既然从去年开始恐艾,不要拖啊,您这个拖下去越来越严重,您所面对现在至少描述的这些问题,我们都不认为是问题,都是属于心理学范畴。您检测那只能给您一个相对安全信号,维持一段时间的安稳,前提是不再有刺激,也许还能相对好一阵,但是如果再继续受到一些刺激,就会导致内心又不稳定。您这怎么会感染艾滋病啊,您这个只会精神上感染差不多,即我们常说自我联想的感觉,您这样下去您的自制力会越来越弱,建议务必提早上精神卫生中心对应科室处理,对您的帮助更大。老师一切顺利这个是后话,您好好把话听进去,希望以后能够真正好起来,这个才是最好的。


回复时间:2020-11-17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