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阅读数:
         

张老师好,向您咨询几个问题: 1.昨天夜里好像看到室友还是别人,他好像隔着裤子用szq摩擦我gm,又好像没隔裤子直接用szq摩擦我gm,当时我心理很紧张有真实感,gm也有刺痛的感觉。之后到早上起来后,我发现夜里的事件有些奇怪,那个事件发生的场地有些虚幻,整个事件也迷迷糊糊的,因此我感觉这很可能是梦。我早上和室友聊别的内容,他们说早就起了,但也不是一直在学习,也不是在玩手机,我也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这非常可能是梦,但我就是担心那不是梦,我当时被gj是真实发生的事,因为当时睡着意识不清才把真实事情当成梦,而且当时我的gm真有刺痛感觉,我担心刺痛感就是被gj的证据。说实话这个问题以前我也有过类似经历,也有点担心,这次还是想询问一下您。 2.今天我手上指甲缝里有一根硬刺,当时就扯了几下,把这根刺扯下来了,当时没什么感觉,但后来我一看,发现这个扯的地方有一点出血。我觉得很奇怪,虽然以前我也扯硬刺扯出血过,但那几次我明显感觉很痛,这次没感觉到痛还有血,因此我担心这个血不是我自己的血,而是旁边坐的人撒上来的血。 3.去上厕所发现蹲坑间的门上有白点和黄色印子,那个厕所门把手很紧,我在转把手时由于用力较大,手比较重地撞到厕所门上,手上那个大概几分钟前拔倒刺出一点血的伤口也撞到门上了。我担心门上痕迹是前人dfj的jy,通过撞击接触我伤口。而且我抽手时手背也被门把手划了一下,担心前人手上沾jy开门,门把手上也沾了他的jy。 张老师,其实这几个问题我也问过我的父母。他们说第一个问题肯定是我做梦,可能是因为我gm本来有自然的刺痛,当时我情绪紧张就通过联想做了被人侵犯gm的梦,他们说做梦有真实的感觉是很正常的,他们认为寝室里不可能有人爬上我的床侵犯我gm,他们说没有这种人的。对于后两个问题,他们也说都很正常没有任何危险。我听着感觉心理好一些。但我想您更专业,因此想询问您,请问这些问题算日常行为吗?真的不需要检测阻断或担心吗?谢谢老师!


留言时间:2020-11-19     留言人:FFFF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各位恐友大家好,老师从事艾滋病防治一线的工作,要经常去给基层工作人员讲艾滋病防治知识和做心理干预工作,网络在线时间极其有限,特别最近又恰逢国际艾滋病宣传日前夕,异常忙碌,在线版块答疑时间相对更慢了,还请各位多多包涵,不过大家放心,就算再忙,也是张老师亲自在回复,每一条留言老师都会认真阅读,尽可能多了解恐友一些,再给予回复的,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您好,您是不是以前也留过关于妄想寝室室友对您实施侵害的留言呢,当时也给您很多明确的建议,有时候一旦开始泛化,这就是严重化的标志,有的涉及到精神性问题,比如是妄想,躁抑双相等都需要有一定的药物辅助,不太清楚您住寝室是否说明您是学生,现在各大高校都有心理健康教育中心,建议有必要去那里做个咨询测试,毕竟您又没有被迷倒,第二天走路正常,怎么能有随意想象被肛的可能性呢,第二个这个是您自我主张的注意力,就是觉得身体不对总得给自己找一点问题出现,至于第三点这个担心没必要,既然您告诉了您的父母,那么老师也建议您有必要像他们传达老师给您的建议,而且作为您的父母更多起到的是一个安慰作用,这个您自己都不一定相信,您这个没必要阻断,您是您有必要进行精神测评和分析,祝好。


回复时间:2020-11-19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