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防艾动态>>症状不是艾滋病初期感染的判断标准 听陈医生谈谈恐艾干预经验

症状不是艾滋病初期感染的判断标准 听陈医生谈谈恐艾干预经验

作者:陈晓宇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04日    点击数:

最近国际艾滋病日,陈医生和张博士忙于各项艾滋病防治宣传工作,媒体采访以及基层工作人员的能力培训,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承接国家唯一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干预研究项目的执行。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从2010年10万余人左右,增加到2020年150到200万左右,十年时间增加了约15-20倍,远远超过艾滋病感染者人数。预防普通人群受到网络偏执信息刺激变成艾滋病恐惧应激状态或形成艾滋病恐惧症,是目前迫在眉睫的工作。以下陈医生将整理部分恐艾干预中心多年的干预经验,与各位志愿者和具有艾滋病恐惧倾向的人群分享。

     恐艾干预中心志愿者进行防艾宣传活动

一、艾滋病恐惧症受刺激后将会由交感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产生反应,持续负向刺激时间越长,交感神经系统作用越大,产生的躯体化症状将会越明显。受到艾滋病信息时间越久,副交感神经系统越大,躯体化症状消退时间也就越缓慢。据中心研究统计报告显示,90%的艾滋病恐惧倾向人群都符合恐了多久,就需要花多少时间接受干预训练去消除应激障碍。正所谓挖了多大坑,就需要多少土方重填这个坑。

二、艾滋病感染的确存在着一个若有如无的初期症状期,但是这个症状的反应微乎其微,如果不注意,是不容易引起机体的极大不适,这也是为什么艾滋病感染具有隐蔽性的典型表现。如果艾滋病恐惧倾向人群在自认为的艾滋病窗口期躯体化症状越明显越多,越可以表明这些症状绝非艾滋病毒感染引起,大部分症状都是由于精神交互作用引起。据陈医生的个人经验,陈医生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20余年,帮助过几千名艾滋病感染者,据反馈,大部分感染者在初期并没有网络上所描述的症状。目前疾控中心皆不以艾滋病初期症状的临床反应为感染的参考条件。症状论,如今成为网络控制艾滋病恐惧倾向人群的精神枷锁,造成了严重的自我暗示心理伤害,大部分人无法脱恐皆因前期受到网络有关症状不良信息刺激,欲罢不能,难以忘怀。

三、脱离艾滋病恐惧需要一个绝对安全信号,和艾滋病检测所形成的快速安全信号不同的是,绝对安全信号更稳定持久。绝对安全信号越足对脱恐的影响越积极。见面沟通最容易树立绝对安全信号,其次为一对一的电话或视频沟通,老师个人电话号码代表了唯一身份,是异地沟通契约的直接体现。与咨询老师彼此越熟悉越了解越信任,绝对安全信号树立得越多,艾滋病恐惧倾向人群的稳定状态也就越足,抗衡未知风险的不稳定体验也就越大。针对最近五年以来恐艾干预人群的统计,绝大部分彻底脱恐案例来自于面询或电询两种方式,另有一部分来自于选择了唯一的平台或医生文章进行自学内化。以不同言论作为参考将极大的破坏绝对安全信号关系,典型如纠结于艾滋病窗口期不同的说法,艾滋病传播途径等不同的说法,加速了自我意识体系的分裂,产生了焦虑,强迫,抑郁等各种神经性病理特征。

四、艾滋病恐惧症分为好几个阶段,比较显著的为应激期,波动期,逃避期,暴露期,沉淀期,稳定期。其中波动期是前期最重要的一个周期,在这个周期大部分人群都是不可控以知识作为填充目标,与此同时也吸收了网络上大量的错误论点,以至于在中后期脱恐的过程中产生了极大的阻抗和对立。针对近五年的恐艾干预人群的统计,在波动期,90%的人群都会呈现早晨状态相对较差的状态,中午次之,晚上较好的状态。波动期最大的危害是反反复复,上上下下,对脱恐的自信心和方向制定是一个极大抑制。

五、陈医生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二十余年,但是受到心理反噬作用远远不及近几年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给予的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痛苦程度远远大于艾滋病感染者本身,一个中等程度的艾滋病恐惧倾向者的负向情绪等可以超越五名以上艾滋病感染者负向情绪。艾滋病恐惧倾向的人群都会将大量的负向能量导入网络,网络上的江湖处处充满毒素。艾滋病恐惧倾向人群本想通过网络获得便利的知识,但是99%的人在其中或多或少受到流毒影响。无论是艾滋病恐惧倾向人群,还是恐艾干预脱恐志愿者,或是医生老师,都会受到反噬,需要注意反噬对自身的身心影响。选择同辈督导或者专业督导,欢迎长期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人员及志愿者加入督导团队共同进步。

六、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成立十多年来从事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研究及社会工作服务,以艾滋病基础知识体系与心理干预方法整合式脱恐,已经帮助成千上万的恐友脱恐成功,并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专家的肯定,媒体的关注。作为国内完成实际记录公益服务最多的组织,截止到今年12月1日,今年中心已经收到188份贫困人员恐艾干预援助申请书,合格率81.9%,为154名贫困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无偿提供了336次一对一的长时电话通话咨询,每次咨询时间为60-70分钟,平均每一位咨询者咨询次数为2.2次,有少量咨询者仅需要了1-2次咨询。提供疫情重灾区身份证明申请一对一干预的为123人,审核通过为121人,通过率98.37%,总计提供121次新型冠状病毒及性病艾滋病知识讲解和心理援助,每次20分钟电话沟通。群在线答疑版块,中心医生老师每周群在线答疑三至五次,共计答疑200次,每次一小时,平均每次约为30人提供公益答疑服务,共计公益服务6275人。官网在线答疑版块共计详细回复1000余个问题。平均每个问题回复字数为350字左右,平均消耗为20分钟,总计约333小时。不计入文章创作耗时和外展培训等方式志愿服务,2020年公益服务总计超过1200小时。

七、艾滋病恐惧症脱恐的秘籍是什么,是不要形成闭合式的精神交互作用,打破越想越恐,越恐越搜,越搜越想的模式,也许很多艾滋病恐惧倾向的朋友会说,陈医生,真的控制不住啊。为什么控制不住,那是因为没有一个可以把持住的把手,通过持续恐艾干预在内心中安置稳定的把手,再回过头看,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控制。自我成长体系也是脱恐中必然的一环,很多有一定恢复程度的艾滋病恐惧倾向者说脱恐主要靠自己,说得非常正确,靠非乱搜乱问式的自主学习,如在中心将干预笔记和恐之明灯两个板块认真学习完并内化,提升十分明显。自我意识觉察的出现和发展,这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十之五六靠自己,然后由专业人士进行引导,减少过往对艾滋病恐惧症如何脱恐的误区,那样脱恐之路势必信心满满。毕竟,经过陈医生详细了解具体行为后,分析出没有感染风险可能性时,并没有阳转的案例。

欢迎关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微信公众号(kagyzx),您的恢复是我们努力做好这项工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