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恐友心得>>发生关系的女孩交往过非洲男友 强迫的我如何走出恐艾症

发生关系的女孩交往过非洲男友 强迫的我如何走出恐艾症

作者:小寒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6日    点击数:

前言:

 

各位恐友大家好,新年新气象,希望各位恐友能够在新的一年脱恐成功,“牛”转乾坤。张老师非常开心和感动,在新年里能够收到很多脱恐恐友的祝福。其中还有脱恐恐友写了自己的脱恐心得,希望老师将他们的脱恐心得放在中心,用来帮助其他还在恐艾漩涡中的恐友。其实,中心每年都会收到大约一百多份恐友的脱恐心得和感谢文章,去年没有整理,故而没有发表。听李伟老师讲,有很多恐友希望中心将已经脱恐的恐友们心得公布,让他们作脱恐参考。那么今年我们将会不定期地公布一些恐友心得,期望大家能够从中获得感悟及方法。

这是前年春天开始咨询,到去年夏天结束的咨询者小寒(化名)发来的邮件,他给老师汇报了自己的近况,通过一对一沟通以后,他没有再产生恐艾的痛苦情绪,愈后良好。张老师非常开心能在过年收到这样的礼物,能通过老师和他自己的努力彻底脱恐,这必然是老师做好艾滋病恐惧症干预服务的动力。以下为小寒的表述,中心略有删减,希望他的故事能够给有缘的恐友一些触动,引以为鉴,砥砺前行。


    中心每个月都会组织线下恐艾症干预研究培训


恐艾之始:和我有关系的女孩交往了尼日尼亚男朋友

 

我叫小寒,是一个设计师,硕士研究生是在海外艺术类院校学习,留学期间我参与设计的相关作品获得了不少奖,回国后也很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热爱的工作。

满以为回国后可以开启自己的梦想,不是我吹,无论是审美还是经验,我都强于不少同行,我想我一定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可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我开始因为恐艾终日惶恐不安。

第一次产生恐艾的经历,是在国外观看了一场成人秀,被表演者邀请上台,还做了一些皮肤上的接触。后面我发觉身上和表演者接触过的地方有皮疹,我很怕,这些表演者应该都有私下的性交易吧,我很担心她本身是有病的。当时紧张了一阵,害怕传染上什么性病,后来皮疹愈合以后,也就没有当成一回事了。

真正让我产生很严重的恐艾是在回国后,一次和同学的聚会,谈过去,谈未来,大家聊得很开心,心潮澎湃,还未尽兴,几个哥们儿又去酒吧喝酒,正好那晚邻桌全部是女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就和女孩子们一起喝上了。鬼使神差地,我和其中一个女孩子聊得很熟,喝醉后就和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发生了性关系。以前总觉得外国人非常开放,其实不然,这不分国籍,分人,中国酒吧里的女孩子,也如此开放。

这么随便地就发生性关系,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呢。这是我第二天醒来第一个想到的问题。特别是后面我了解到这个女孩子和尼日尼亚黑人有过交往。我上网一查,尼日尼亚黑人进入中国不会查艾滋病,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嗓子眼了,拼命的去回忆细节。我很害怕由于自己记不清,而把一些高危的事情记成了有保护。因为喝得太多了,一回想头就疼,是否全程佩戴了安全套,或者发生套破自己也不知道,不敢想太多,但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最可怕的是,在网络搜索到艾滋病初期症状有小红点的时候,我全身不同地方都出现了皮疹,喉咙也经常疼痛,头晕。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会出现症状,如果没有症状怎么会恐艾,我完全控制不住情绪了,很担心自己已经感染,整夜整夜的失眠。

 

恐艾迷宫:原以为检测和安慰能让我走出恐艾症

 

在这段难熬的日子里,我疯狂搜索,艾滋病知识感觉懂了很多,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自己有病。后来我分别在2周、4周、6周、8周去了好几家三甲医院做了检测,结果是阴性,刚拿到检测结果那一瞬间,确实很舒服,完全不害怕了,可是很快,又开始害怕,总担心医院没给我检测,总害怕检测结果不准确,害怕时就全国各地的疾控电话挨着拨打,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打给的是谁,反复去咨询自己的行为有没有风险,有时候也和在一些恐艾QQ群、贴吧认识的恐友聊天,互相安慰,聊的时候转移了注意力,然而聊完之后却又无限失望,感觉抓不住任何希望。每一天早上醒来,都特别痛苦,感到有些绝望。

在那段时间,我工作时经常失神,仿佛和前半生的自己是不相干的两个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颓废,绝望,没有一点生气勃勃,感到那样的不真实和遥远。这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过了三个月,我又去检测了,网上说三个月检测肯定能够彻底脱恐,我给自己赌一把!结果依然是阴性,这是预料之中的结果。然而,我却再一次绝望了,好不容易平静了一天,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又开始陷入一种难受的感觉。我竟然还在害怕,害怕那个万一,我觉得我从小到大一帆风顺,没吃过什么苦,是不是现在就该我倒霉了。我特别相信墨菲定律。恐惧严重时甚至产生了濒死感,我感觉到无法呼吸,我也感觉到自己犹如行尸走肉,有时候真想一走了之。

我咨询了很多医生,得到的结果都是没有可能被感染艾滋病,我相信医生,但就是不相信我真的没病。我依旧在网络上寻求安全保证,难受的时候,就赶紧约一个医生,得到一句没事的回复,平静几个小时。我真的害怕,但是又无法摆脱这种精神鸦片的需求,如果一辈子这样,我的人生真的就完了。

 

恐艾思考:没有信念才是恐艾最大的痛苦

 

偶然在网上搜索的时候,看到了澎湃新闻对恐艾干预中心的视频采访,澎湃新闻以真实严谨著称,是我比较有信任感的媒体。“恐艾症患者恐艾并不是问题的本质,我们需要找到其背后的原因,才能帮助到他们,分离对艾滋病的恐惧”,我非常认可这句话,在检测过很多次为阴性以后,我就有意识地觉得是不是心理出了问题,但是在我激动的时候,又在怀疑心理真的会让我产生那么多很像艾滋病初期症状吗。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再三确定这个新闻的确是澎湃新闻记者实地采访,而非自媒体视频后,我又观察了几周,这个机构的确既做艾滋病防治工作,又做心理干预,我决定尝试去进行恐艾症咨询。我选择了张老师,他是这个机构的创始人,经验应该最丰富吧。

和其他医生不同,第一次沟通的时候,张老师竟然让我详细描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艾滋病的,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恐惧艾滋病的,是直接恐惧艾滋病还是有担心过其他的疾病。虽然当时我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我还是一五一十地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他。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我有任何隐瞒,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我需要快速脱恐,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已经快成废人了。

第一次沟通,大多数时间我都在说自己如何一步步变成现在这状态的。张老师告诉我,躯体化障碍严重,是因为认知系统的错误。状态这么差,是因为恐艾处于波动期和逃避期的十字路口,无法选择才产生焦虑,不过还不算晚,他让我放松一点点,明确我现在所处恐艾周期的具体位置,我是有机会脱恐的,对此我将信将疑。那次本来是想问能不能排除艾滋病感染。后来听了张老师的分析,发觉他使用的方法和观念和其他医生都完全不一样,我觉得问不问也就这么一回事了,已经问了很多艾滋病专家,再多问一个专家要答案,又有什么用呢。

第一次咨询下来,我有一些触动,以前只要一个不可能感染艾滋病的结论,并没有改变我自身的态度,我想强迫自己去信任这个结论,可毕竟不是我自己的认知水平,也没办法做到真正信任。另外按照张老师所说的恐艾阶段,我的确是很矛盾,想逃避,却又因为症状逃避不了,想面对,又没有面对下去的勇气。老师还告诉我,需要慢慢地去培养亲密关系,这样才会事半功倍。

张老师让我做了心理测评,当发觉我有重度强迫和中度抑郁的时候。张老师建议我同时到医院精神科或者心理卫生科进行检查,看看是否需要配合药物治疗。然后他和我沟通了下我目前想达到的几个目标,给我制定了系统脱恐恢复的计划和方案。真没想到这里脱恐不是反复分析概率,我突然觉得自己心里踏实了一些。

 

恐艾结局:原来性格本身才是恐艾最大的问题

 

张老师说得没错,我非常需要安全信号,以前我认为安全信号是唯一的,就是别的医生给我保证,听了老师的解释,才发现安全信号分为不同的内容。老师给我制定的定期咨询里,包含了作业部分,希望让我用作业的习惯取代之前反复搜索问询的习惯,不再盲目地去网络搜索来源不明的相对安全信号。其次,老师还给我制定小目标,监督我按时去接近和感悟这个目标,逐步地成长体验。在和老师的咨询过程中,他也帮我梳理了一些成长史。老师说得不错,我的确对自己要求很高,对未来也总有未雨绸缪的计划和打算,敏感,细腻,性格无所谓好坏,这些性格特质让我在工作学习中表现优秀,同时,也不容易接受生命里不可掌控,万一和症状就是我恐艾压力下发泄的出口。

随着和老师的沟通,我和老师越来越熟悉,他对我的了解越来越多,我自己也感觉到自己成长了。以前老师所说的很多我不明白的道理,现在逐步理解了。我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也希望对老师有更多的信任。在和老师沟通的大部分时间都采用电话咨询,中途赶到成都进行了四次面询,发觉面询的时候面对面坐着,更有一种安全感。最初还没去面询的时候总是很焦虑,万一看到老师,说话结巴怎么办。万一看到老师,老师从眼神里藐视我怎么。突然想起老师曾经告诉我的,万一就是典型的痛苦再入体验。这个万一不就是我恐艾的那个万一吗,我这么焦虑,这么恐艾,原因不就是我的性格中的完美主义吗。我笑了笑,仿佛又明白了一些什么。

在和老师进行一对一沟通的时候,我前半年基本上是每周一次进行沟通,后面采取了两周一次的沟通。一轮轮下来,我在接受张老师的治疗方案一年多后,我身上的症状越来越少,状态越来越好。我感觉逐步脱离了对艾滋病和性病的恐惧。张老师肯定了的进步,告诉我恐艾症的确是一个比较难恢复和改善的心理问题,很多人都合并了其他心理问题,严重的还有神经症,这不仅需要一套完善的计划,在执行过程中也需要我自己有很强的执行力和自控力。的确是这样,每每从笔记本上读到老师给我沟通时,我记录的笔记,我都感觉到有一份力量在支撑着我。

我在恐艾干预的这一年多来,也有反复的痛苦和煎熬,从老师那里,我知道恐艾的波动期和恐艾逃避期的特点,这让我踏实许多,我走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一路上努力的痛苦,比起盲目恐艾的那段时间,咨询这一年算舒服多了,最开始就感觉到了老师用心的帮助,给我带来的信心,中途也有过反复和煎熬,但是心里慢慢地踏实起来,慢慢地不慌了,也渐渐地学会了理解自己,也打开了更多看世界的角度。我和老师约定好了,以后的岁月里有什么喜悦悲伤的事情,都会和他分享。

最后一次沟通,我哭了,我突然觉得老师声音很嘶哑,很苍老。以前自己恐艾的时候,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当自己已经从心里认可自己没有任何问题,关注老师的时候,突然发觉他老了很多。陪伴一个心理病人,这个普通人完全做不到。当你满腹牢骚,痛不欲生,根本没有人愿意听你说艾滋病有关的任何事情,当你满脑子全部是负能量,总是幻想自己哪天被感染,被社会抛弃,糟糕至极,万劫不复的时候,却还有那么一个人,愿意花时间花精力,用他的博爱来接纳你。锦上添花的事情每个人都愿意做,雪中送炭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如果没有张老师的帮助,我现在都不知道还会在恐艾的痛苦中沉沦多久。或许,我已经住进了精神病院,也没有任何的未来。老师他常常说自己是一个垃圾回收站,说XXH,你把你所有的痛苦都留在恐艾干预中心,留在张老师这里。把你所能够感受到的快乐和希望分享给你的爸爸妈妈,让他们为有你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就算现在想起这句话,我也很感动。我现在特别明白老师所说的,什么是亲密关系。这种连生命都愿意托付出去,换来的一生平安,就是最好的亲密关系。这种生死都经历过的交情,我XXH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如今,我的工作重新步入正轨,日子一天天又忙碌起来了。本不想再回忆过去的痛苦,但是我还是愿意花时间来写我的这份心得,第一次写了这么多字的感悟,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不仅是我自己死里逃生的记录,更是感谢老师为我的付出。一切感谢,尽在不言中,祝张老师您新年快乐,多保重身体。也祝福恐友,相信有这么负责的老师,这么专业的机构,你们也一定能够走出恐艾症。

 

后记:

 

以上是小寒的心得,张老师特别感动,感谢他写了这么热情洋溢的心得,每一个从恐艾干预中心走出去的孩子都是优秀的,他们重新回归社会,变得更加坚强,更加懂得珍惜当下的生活,这些绝非普通经历的人所能感知到的。

亲密关系作为安全信号的第四重,是整个脱恐过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小寒不恐艾了,但是亲爱的恐友们,你们仍然还在恐艾的沼泽地里。张老师最后还是在新年里,叮嘱各位恐友,恐艾非常难受,痛苦,也许你逃避,不把它当作一种“病”,也许你时刻想驱逐它,费尽心力,想去越过它。它其实是你过去,大大小小所受的所有创伤的体验,对未来的不确定和焦虑也在侵蚀我们的身体,种种因子,让它们变成恐艾症,提醒我们,我们是时候去清理我们内心的伤口,卸下痛苦和重负了。

受制于每个人专业的方向不同,对世界的认知不同,也许一些心理障碍,你们可能无法解决,但是我们有办法可以帮你,慢慢陪伴你们长大变强,我们可以找到科学解决艾滋病恐惧症的方法,你不用硬扛,也无须逃避,我们一同来正视困难,解决困难,越早越好。张老师希望能够成为你生命里的这样一盏明灯,照亮你前方的路。张老师也希望,从你的生命里走过,带去的是温暖和信心。做一个有温度的老师,让你走出恐艾症。

 

稿件原文提供者:小寒


上一篇:脱恐心得:我是这样脱恐艾滋病窗口期及口交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