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防艾医务工作者谈谈十多年助人脱恐的方法

防艾医务工作者谈谈十多年助人脱恐的方法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20日    点击数:

(图片:受邀前往佑安医院考察交流合影)


对于恐艾,首先是需要明确到底是恐艾,还是恐艾症。恐艾和恐艾症区别较大,实施的恐艾干预方法是不一样的。恐艾属于一种认知偏离的应激状态,一般处于应激状态的时候给予足够关注,针对其在艾滋病基础知识上的不足给予详细解答认真回复,其在没有网络乱搜索或到处咨询医生,受到大量矛盾知识影响前,空白的知识点得到弥补,形成自我较为稳定的系统知识构架后,开始转移注意力,恐艾情绪就能得到缓解,甚至消失。而如果是恐艾症的话,需要以下三个点来进行预估,第一就是一般形成时间超过三个月。第二点是有大量的网络搜索史,艾滋病防治知识点呈现明显的碎片化,因知识点的矛盾自我内心冲突较为剧烈。恐艾阶段自我情绪呈明显的波动性,时而因为得到一个网络简单的安慰式结论,心情相对较高;时而又觉得自己万一感染,这是一个极度糟糕的结果,自我感觉异常痛苦,且情绪转换异常频繁。特别是大部分恐艾症患者本身并不具备高危行为,却表现出了过度的心理应激状态。在进行了艾滋病抗体等检测行为的筛查拿到阴性报告单以后,依旧觉得无法完美证明自己确定安全无事,有部分恐艾症患者会出现转移和泛化。第三点是社会功能受到极大的影响,当前的学习生活工作都是在自我进行强撑,有部分已经偏离了正常轨道,比如学习成绩大幅下降,工作效率大幅降低,日常生活不愿意接触他人,逃避,亲人之间的感情交流存在阻滞。

如何解决艾滋病恐惧症对个人生活质量的严重影响,恐艾症患者又应该怎么去脱恐呢。作为全国最早最权威的艾滋病恐惧症研究干预机构,自2009年成立这十二年多的时间里已经干预上万名恐友彻底脱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针对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恐艾患者有不同的脱恐流程。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较为常规的流程。

首先务必去找一个自己最信任的机构或医生老师,对该机构及其医生老师志愿者的信任度越高,了解的越多,彻底脱恐就会有更大的概率。我们都知道,脱恐并不是靠单纯的一句话,一个保证。恐友接受到了医生老师传授的知识点,还需要进行自我转化,这种转化就是由信任熟悉程度决定的。一个姓名,一个单位,一个工作照片,这些都是快速增加恐友们获得二次信任,增加安全感的必要因素,特别是在网络上交流,彼此不熟悉,效率是不太高的,了解更多为您提供专业知识的医生老师志愿者的个人信息,是可以降低阻抗的。在恐艾干预中心的咨询者中,有需要预约老师们的咨询者,我们都是建议他必须首先需要将中心老师们的信息专长都进行了解后,这样在第一步传授知识的时候,才能尽可能快的提高效率。

其次就是尽可能将自己的恐惧情况介绍清楚,尽可能的详细,医生老师和志愿者对大家越了解,越熟悉,那么他们在进行综合分析上的判断才能更客观,收集的信息越多,回复的准确度也才高。需要了解一个陌生人的基本情况,那也不是简单几句话所能介绍的。所以一般建议,最好和医生老师每次沟通最好保持在一个小时左右,一方面保证医生老师获得更多关于您的基本信息,担心行为和您目前的大概心理状态,另一方面也能通过进一步对您的熟悉,给您一些针对性的建议。信息收集和总体预估基本是同时进行的,特别是双方初次沟通的时候,往往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去弄清楚这个恐友大概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他到底因为什么原因恐艾,他又是怎么看待艾滋病的。在获得初步印象以后,给予一个综合的预估计划,是否需要补充或者矫正其的艾滋病基础知识体系。特别是对于长期在网络上搜索,接受了大量碎片化信息的恐友们,修正知识和自我体验是很重要的一环。

再则就要要告知一些行为干预方式,比如说是否需要引入心理体验环节,是不是需要放松或者催眠,这个也是需要逐步和恐友们进行沟通。在这里,行为抑制是很重要的一环,就是阻断恐友们继续在网络上漫无目的搜索的习惯。很多恐友并不是不相信自己经过挑选后那个唯一的医生,但是因为形成了搜索的习惯,一时半会没有办法更改,内心冲突的波动一旦开始,又会很自然而然的去到处搜索,到处咨询。好不容易接受到的系统艾滋病知识点和一点才建立的信任感,又被打破。在进行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的初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能够控制自己,很多时候都是源于信任了解,源于一种稳定的关系。

预估完以后,在以后的沟通交流中还会涉及到修正,评估,暴露等更具体的工作。这个都要根据医生老师在和该名恐友越来越熟的情况下,共同制定的一个脱恐计划。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其实无论恐得多久,只要还要自制力,没有产生精神性障碍,相信每一名恐友都能够在一名专业医生老师的持续帮助下,越来越好,最终彻底走出恐艾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