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防艾动态>>陈晓宇:走出恐艾症绝非靠反复纠结艾滋病知识

陈晓宇:走出恐艾症绝非靠反复纠结艾滋病知识

作者:陈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11日    点击数:

各位恐友大家好,我是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医生。走出恐艾症绝对靠反复纠结诸如艾滋病窗口期,艾滋病初期症状等知识体系。在整个艾滋病恐惧症的干预体系里面,和医生老师彼此了解,熟悉,信任,你对医生了解的越多越熟悉,医生对你的情况掌握的越多,你的脱恐效果也就最好。当你越来越好了,你就可以开始着手靠自己走出恐艾症。恐艾干预体系的大纲中有一条,恐艾前期靠你熟悉信任的专家,中期靠专家对你的了解熟悉和负责,成长以后,后期就可以完全靠自己了。


恐艾干预不是简单偏激的一句话说靠自己走出恐艾症,先抑后扬,先寄托于专家再靠自己,不同阶段采用不同组合干预的方法,是为科学方法,这就是恐艾干预中心迄今为止运营十五年的干预经验。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2022虎年已经来临。

在这里,陈医生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幸福,希望您在新的一年里一切都顺利,平平安安,虎虎生威!

 

陈医生回望这一年,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看看工作日志,又感觉做了很多。

除了继续帮助感染者寻医问药,也接待了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恐友,陪伴大家一起走过风,走过雨。走过悲欢喜乐,走过春夏秋冬。

陈医生见证了你们的无数次的困惑、迷茫、痛苦和绝望,值得欣慰的是,只要你熟悉陈医生,了解陈医生,和陈医生建立了战友一般的感情,陈医生都带着你们走出去了。

我们每走一步都是那么从容、坚定,稳重而踏实。

你们脱恐,成功离开的背影是时间给予我们最好的奖励。

陈医生很高兴能够帮助那么多人走出对艾滋病的恐惧。

陈医生也很心痛,还有很多人仍然深陷恐艾的泥潭。

 

如果你问一个10岁的孩子,感冒了应该怎么办

他会建议你多喝热水,吃感冒药。

如果你问他,摔伤了怎么办?

他会告诉你,不要哭,站起来,清理伤口、包扎。

 

然而,当你问一个恐友。

如何控制自己对是否感染的反复想象?

如何减轻恐艾的痛苦?

如何从恐艾的煎熬中走出?

他们往往会觉得非常困难,迷茫,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做。

很多恐友都喜欢反复去讨论艾滋病窗口期、艾滋病高危感染风险、分析身体躯体症状是不是艾滋病初期症状,或者通过反复检测来排除艾滋病感染,在搜索到一些符合自己心理预期的结论以后,获得安慰,瞬间舒服。可是心安两天后又开始兵荒马乱,他们对于如何脱恐和修复自己内心的创伤一无所知,只是处于一种求救的本能选择有没有方法能让他们瞬间安心。

 

基于部分恐友们自己的经验,包括后来他们成了网上志愿者也会自信地认为脱恐就是自己逼自己,反复分析,反复去想,建议你多问几个疾控医生,多做几次检测,问到不恐为止,检测到不恐为止,自然就想通了,自然就不会痛苦了。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是一个发生高危行为而没有去乱搜的人,这样做之后自然就不纠结了,就算刚开始对艾滋病有一些疑惑,但是掌握了一些最基础的艾滋病知识,也信任他的医生,从此和艾滋病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但如果是一个恐友,这样做在刚开始还能缓解恐艾,到后面效果只会越来越小。

甚至还有可能会引发恐惧泛化或恐惧转移,即,之前只恐当时发生的行为,后面却扩展到恐其他东西,开始纠结的东西越来越多,走入越是纠结,还越想搜索问询,越想检测的强迫之中。

 

陈医生见到很多恐友,都是这样一步步把自己恐出来的。

陈医生非常心疼你们。

试想我们刚才问孩子的问题,如果摔伤了怎么办。

他的答案是,我不站起来,我就躺在地上哭。

我不清理伤口,每过几分钟我就用力撕扯它,如果表面愈合了,我又把它撕开。

你肯定会觉得他疯了吧。

然而,不幸的是,你在恐艾后的做法,却是这样。

 

你反复问询风险,你反复检测给自己安全信号,不就是任由伤口在那里,不做任何清理吗?

你强迫性搜索网络,在网上见人就问,也不去了解对方是谁,也就没有办法获得安全信号,恐惧越来越重,不治疗自己的心灵创伤,却一味地撕开自己的伤口,能不痛吗?

陈医生当然知道,你很痛苦。

陈医生也知道,你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你过去没有学习过,如何处理我们曾经发生的高危行为这个刺激,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日常生活的接触,如何解决我们强迫性怀疑,如何处理焦虑和紧张情绪,如何治疗内心的创伤。

以前你可能遇到了烦心事,找朋友聊聊,或者喝点酒,买买东西就发泄了,忍一忍就过去了。然而这一次的痛苦,却没有那么容易忍受、逃避和跳过。这样一个私密的事件,不敢给任何人讲,只有靠自己硬扛。

 

你不用自己来扛,有陈医生在。

陈医生心疼你们,陈医生这里装满了绷带、药膏和止痛药。陈医生可以带你治愈伤痛,清理伤口,包扎它。

别哭,别紧张,别害怕,它们会好起来,站起来,我们是个男人,是最坚强美丽的花,我们可以战胜。

 

希望你在恐艾初期,已经判断了没有艾滋病高危感染风险,或者已经检测排除感染了,还在担心纠结,就来找陈医生。

陈医生愿意扶你一把,拉你站起来。陈医生会系统地教会你,如何判断感染风险,如何调整心态,如何获得自信,我们如何规避恐艾越陷越深。

 

希望你在恐艾中期,痛苦,迷茫,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时,能够想到陈医生,让陈医生给你进行恐惧急救,避免恐艾更深层次地影响你的心理健康,避免变成慢性恐艾症,让恐艾情绪的蔓延加剧。

 

希望你在恐艾很严重的时候,觉得自己忍受不了了,日子快过不下去时。

能够知道,有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有陈医生,我们还可以帮助你。

不断回想,深陷痛苦的焦虑和沮丧,这些伤害依然可以被治愈。陈医生愿意陪伴你把过去种种经历抚平,把心魔一个一个清除,我们一起携手,走向未来。

 

感谢有爱,风雨相伴。

你们带着满身伤痕走来,陈医生希望,能够帮助你带着希望和微笑走开。

虽然艰辛但不要抱怨,虽然失意但不要退却。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让我们有的放矢,战胜一切困难,以全新姿态走入2022,走向未来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成立了十多年,作为中国唯一一个实地脱恐机构,作为国家四轮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干预研究项目的执行单位,恐艾干预中心和陈晓宇医生,和张珂博士,郭海燕医生,都支持你,帮助你,一直与你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