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阅读数:
         

张老师您好!我是一个恐了将近3年的恐友,其实也就发生过dtxj和wtbdkj总共两次,第一次dtxj检测了十几次,还做了rna的检测才慢慢走出来,前段时间要应酬不过也是怪我自己,又wtbdkj了,经过在中心的学习以及预约的电话沟通,终于算是彻底走出来了,十分感谢!本来在预约电话里陈老师告诉我说不用检测了,我想了想满足一个仪式感还是在15天去玛丽斯特普做了检测,虽说那里用的是雅培四代抗原抗体的试纸,不过我在中心学习到在专业机构有专业人员操作的试纸结果是可信的,再加上电话预约中老师告诉我本身bdkj风险就很低,我这次检测完之后不像之前继续发散思维去恐去纠结了 我本身强迫症很严重,再此也希望各位恐友不要复高,哪怕是边缘也最好不要去了,复高对心理造成的负面影响真的很大,尤其是有家有业的或者处在事业上升期,即使是发生的bdkj这类明明去之前知道不会感染,但一旦复高,脑子里想的绝对是万一满口血怎么办万一手指破了怎么办,所以踏踏实实过日子吧!释放压力的途径很多的没必要去复高啦 收拾收拾继续自己的生活啦,再次感谢陈老师张老师以及恐艾干预中心!


留言时间:2022-06-19     留言人:小翟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不好意思,张老师最近忙项目工作实在没有太多时间上网,还请理解,张老师认真看了您的情况,很高兴您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越来越好,但是张老师还是希望大家不要把检测作为脱恐的最佳方法,一个是判断病理感染的方法,一个是心理应激的病症,两者有一定的联系,但是没有直接的必然,所以如果把检测作为脱恐的结果,然而检测仅仅是短暂压制恐惧,并没有根除,其实对恐友本身不是一个科学和良好的体验。就像张老师自己的预约恐友,他们大部分彻底脱恐以后,基本都不会去碰性相关的行为了,这个和艾滋病感染与否没关系,而是一个自我内心保护的效能。就像您再去经历了这样一个刺激,肯定对您的心理产生了影响,玛丽斯特普是个不错的NGO组织,他们在性心理方面做得不错。对,如果您本身就有强迫,千万不要再到处去搜索,我们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什么都去学习,什么都去吸收,容易导致自己混乱,是的,释放压力的方式非常多,但是基于不同人的性格方法还是各有不一样的,您的万一不是会导致感染,而是您真实感受的表现。希望您彻底脱恐,不是靠一个检测,而是自己的一颗恒心,陈老师非常有正能量,当您力量不足的时候,他会努力的帮助您,所以每次对未来有迷茫的时候,多想想他,对您是有积极支持的,也希望您每一步都稳打稳扎,祝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2-06-19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