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阅读数:
         

有一个艾滋病朋友真的挺多烦恼。觉得不歧视,但是有时候,就会因为某些事,某些动作怀疑自己。虽然我觉得很多行为是不传染,但是总是心里发慌,昨天相约一起出去烧烤,在家串肉的时候,昨天把我的手指戳破出血,我的朋友跟我一起在串肉,他在前一天把拳骨给磨破了,涂了红药水。我们在同一个盆里拿肉。他当时并没有出,就是由拳骨上的伤口。虽然就我理解的常识来说,我觉得应该没有传染可能,但是总是心里不舒服,还是希望老师给予肯定,这是什么心理呢?有什么办法能克服吗?


留言时间:2020-05-22     留言人:seasea121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周末愉快,您这个情况也是属于应激性的恐艾反应,和很多假设性的艾滋病恐惧恐友想比,您这个是现实性的问题,所以您这个处置处理方法和他们还不一样。先不说您,就说陈晓宇医生吧,他有很多朋友都是感染者,而且每去一个城市,都有大量的感染者朋友请他去吃去住去喝,而且因为他的影响力,还有好几个感染者搬到了乐山去住,按道理他的暴露风险比您大多了吧,那为什么他不仅没有恐艾,还有继续帮助恐艾症患者呢,老师觉得如果您有机会,可以和他深入沟通一下,听取一些他的经验和心得,对促使您产生一些认知层面的改变是有帮助的。我们不能说我们认为什么是什么,那么我们的心理就一定这么想。就像很多恐友,说,张老师我愿意跟着您好好学习,我非常信任您。老师相信这句话是很诚恳的,然而在干预过程中执行的如何,这个就是非常不一样了。因为这个产生的效果好坏,和其坚持程度,以及老师所讲系统脱恐方法的内容的执行程度在每个恐友那里都不一样的。举个简单例子,有一个恐友恐了半年,实在受不了了就来预约,咨询了2次觉得效果好就认为自己肯定脱了,准备走人,但是老师当时就告诉他,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则没解决掉,把那个解决掉后才是真正的上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过了半年后,他又回来了,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听从老师的建议。所以说对于我们自己也是一样的,我们明明觉得这个没有什么好担心,但是就是不由自主的担心,这些都是属于恐艾干预中偏向于心理方向的内容,如果能够逐步使用心理技术结合艾滋知识体系,您就会明白这个到底是什么原因,慢慢的通过强化练习,那肯定是越来越好的,不过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事情,最后祝越来越好,加油。


回复时间:2020-05-22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