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张老师您好:

我怀着很忐忑的心情来到这里,我本来就是一个焦虑症的患者。

18年的时候由于找过小姐恐过艾,后来检测脱恐了。

时隔两年,我又再次犯错。。

我在7月17号的时候再一次找了小姐,行为是戴套口交,刚开始的时候小姐有在无套情况下用口含住过阴茎2秒左右,然后被我喝止带套,之后就是全程带套口交,没有其他行为。时候检查套也没破。

其实从一开始我动了找小姐的念头到最后完事,我都是处于一种自己很害怕,但又不由自主地一步步进行的处境当中。(可能这就是潜藏在我内心的欲望吧,我也没法解释,但是日常生活我真的觉得很苦闷,很重复,很枯燥,很累)我明知道这是错的,我明知道我是要恐艾,我明知道我这样做对不起家人,但是我就是做了。我就是做了。。。经过了13天的煎熬,我已经把自己折磨得体无完肤。

我是一个有家庭,有孩子的人,孩子活泼可爱,才1岁。

本来我孩子应该能快乐成长,无忧无虑。。我真是个混蛋。我可能会感染艾滋,我可能会毁了一切,剥夺家人的幸福。。

我明白再多的愧疚都无法挽回我的过错。

或许我真的是有病,更重的是精神病。我无法容忍由于我的犯错去牵连家人,但我又没办法阻止自己做危险的事。

由于没法和任何人倾诉,在漫长的窗口期等待过程中我已经逐渐崩溃。

我开始咨询各大专家,论坛,贴吧,当每个人告诉我行为安全,低风险,没事。我都能得到短暂安慰,当我得到安慰,我就可以当一会正常人,但当我开始工作,开始生活,我的强迫性格又会不提提醒我做过这件事,我开始不停的假设我行为风险的可能性,不停回想细节,甚至开始想象自己在当天可能进行过其它高危行为,并在脑中想象那些行为可能是怎样的。。我仅存的理智令我觉得我要把过程写下来,以便于我不会在过后的妄想中,把我妄想的事情信以为真。

我开始无止境的担心,开始想自己感染后应该怎么办,家人应该怎么办,开始从和我女儿日常接触中各种担心,比如她咬了一下我胳膊,尽管我没留血,甚至连牙印都找不到,我也很害怕。。

我曾经一直认为我是一个好爸爸,好丈夫,我会赚钱养家,我会照顾孩子,我会操持家务。。但是这一切现在都被打得破碎,变得风雨飘摇,我开始害怕回家,不想说话,脾气暴躁,觉得不能控制自己了。

我开始觉得我不值得被爱,不值得获得幸福,不值得被人肯定。我已经崩溃了。请问张老师,我应该如何是好?



留言时间:2020-07-30     留言人:ckjjhuang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最近一段时间工作都比较忙,回复在线问题相对较慢,还请各位等待的恐友见谅和理解,老师认真看了您的问题,您如果本身去医院诊断就是焦虑型神经症,那么如果产生恐艾,这两个会产生交互作用。您当时检测可能只是树立了安全信号,压制了恐惧,如果一旦受到刺激,复恐是必然,就像您这次复高,如果是一位稳定的脱恐恐友,一般来说,很难再去复高的,他会斟酌相关的利益关系。当然您主动真实的说出您的经历,老师对此表示欢迎,不用怕丢脸,说得越真实,我们才能尽可能的在这短短几百个文字里面多给一些帮助,您的行为是带套口,看来您内心还是充满矛盾的,一方面有性的宣泄主观动机,一方面又害怕,干脆用了套子作为您的安全信号。对,您看您后面这里也有很多关于您内心的描述,您目前是处于了应激状态的反应中,老师理解您,但是也希望您理解您自己,您这个情况倒不会感染艾滋病,只是受到恐艾的冲击,心理出现了很多障碍。老师不能说其他人,但是老师自己的系统预约恐友,大部分沟通了几个月的老师都比较了解,每个恐友都有自己的故事,也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虽然不了解您,但是能明白您目前矛盾备受煎熬,老师无法给您说其他什么,因为在没有建立有效咨询关系以前,一切说法都可能被认为是安慰,只是老师个人建议不用反复这么拖下去,找一个您信任的地方或者专家。好好的去学习,不仅是艾防,还有对应的心理,以及比较客观中立的价值观世界观和人生观等等。有一句话说的挺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执念和偏激,您也会重建光明的。希望您能在应激期结束以后,重新回到正确的脱恐道路,祝您越来越好,加油。


回复时间:2020-07-30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