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阅读数:
         

张老师,我觉得我很该死。感觉每次都在浪费社会资源,纠缠我这点小事,很愧疚的。但我又没办法,再小的坑,在我面前都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大山。所以我只能来这里,一次又一次重复我的这些可笑的事,而每次我都会在这里得到重新活下去的力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前女友今天离开我生活的城市了,我送的她,在临别之际,我努力克制,但还是抱了一下,亲吻了一下(那种很浅的嘴唇碰嘴唇,感觉到有点唾沫,但应该是唾沫星子那种程度,我嘴唇没有破,里面之前有一块咬过,有点疼,但没破。其他没有任何行为)。 然后我现在很心痛,一方面是为自己无法给她一个未来心痛,二是我又恐上了,哎,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留言时间:2020-09-15     留言人:一一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这位叫一一的恐友,您也不用埋怨自己,中心既然对外提供了这么一个和张老师沟通的渠道,那么您按照规则留言,老师都会帮助您的。感觉您对自己的自信心不够,其实就算是张老师自己的预约或者系统预约恐友,刚开始他们来的时候很多自信心也不足,一方面从网上,非疾控和公卫转过来的恐友,本身自己在网上看了很多就比较矛盾疑惑,第二,毕竟如果没有了解我们机构和老师本人,信任度也是不够的,第三,再加上自己的性格因素或者成长史,小的问题可能都会把无限放大。其实也不是您,像这种恐惧女友的很多,只是您需要明白,到底真的是有艾滋病感染的这么一个风险,还是其他的原因引起了您有诸多的不合理情绪呢,这都是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探讨的话题,这是一个值得您深究的问题。您的这个误区是很明显的,您并没有脱恐,所以没有又恐上这种说法,不用这么对自己垂头丧气,那是因为您对艾滋病了解不够,对心理的了解也不深。您看,您这不是说的挺好的么,没有办法给他未来,不太清楚您的年纪如何,目前什么工作,但是如果您年纪并不大的话,就去探讨给未来这个不合时宜,如果真的要给的话,那是一种发至内心的承诺,这个东西与金钱和现状没有什么实质关系,倒是您应该集合基础知识,再确定的确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专注您专注的东西,那就越来越好了。希望您通过中心,获得的实质能帮助您的东西,而非一些虚有其表的东西,祝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0-09-15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