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心理评论>>彻底脱恐为什么需要一对一沟通干预

彻底脱恐为什么需要一对一沟通干预

作者:郭海燕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4日    点击数:

 艾滋病恐惧症属于一种复杂的神经症,脱恐需要三个部分组成,其中稳定成体系化的艾滋病恐艾知识属于第一步,大约占据整个脱恐进程的百分之二十。恐艾知识的正确获得,是通过一对一沟通,由一个人向另一个人传递有效信息并使之理解的过程。像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面对的很多恐友,绝大部分都是在网络上有过乱搜乱问经历,知识来源较为复杂,甚至有冲突矛盾的地方,恐艾症恐友没有自我解决归纳的方法,就按照自己的感觉去认为该怎么脱恐,这延误了正常脱恐的进度。

     很多人在网上也不管对方是谁,就简单通过网络工具聊聊,力图短平快的掌握足够多的恐艾知识用以脱恐。但是烦躁的心情,很容易理解错文字表达的意思,而且恐友很多比较敏感,当思维固着在某一个点的时候,很容易把医生们表达的核心意思给理解错。也许医生强调恐艾症患者是否检测只是为了让其在惊恐障碍发作的时候,先用相对安全信号作为支持。而恐艾咨询者可能就觉得只要医生不拒绝他检测艾滋病,就认为他还有艾滋病感染的极大风险。进行一对一即时沟通,特别是一个小时左右的详细沟通最有效,就是在沟通的同时去纠正恐友们理解错误的思维,解决恐艾知识的错误理解,才会产生脱恐效果,而不是简单留言回复一个没事或放心,这个短时间可以安慰一下,但对整个脱恐的进度,没什么影响。

      无论在现实生活的工作学习中,还是在受到恐艾知识错误影响的恐艾应激反应中,有效沟通与交流是个极为重要的内容。虽然许多恐友会认为,沟通与交流是个很复很消耗时间的事情,但郭老师还是认为应该把它当作一个独立的、实际的问题来面对和解决。这样才能提高艾滋病恐惧症干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恐友在网上问了再多也没有脱恐,那是因为在沟通的时候,医生和咨询者,志愿者和求助者表达的方式并没有被相互认可,医生也许强调的是甲点,但是咨询者很可能理解成了乙点,这样很容易让恐艾咨询者理解错误加重恐艾。

     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谈谈一对一沟通与交流的含义和意义。恐艾干预学习艾滋病恐艾知识的时候,在恐友头脑中的普遍概念是,通过医生老师讲恐艾知识的方式来获取艾滋病知识。先不说网上那些普遍留一大段话,有人在后面跟帖说没事,这种有效率到底有多少。就算是一对一的沟通,尤其是有真实姓名和背景的医生老师,这种艾滋病知识传授方式基本上是单向的,医生老师在电话里面主动讲恐艾知识,恐友在下面记,如果有提问,很少有学生主动提出心理体验,更多咨询都是恐友在表达自己的难受难过,都只需要要这个行为风险到底有没有可能感染。然而很多时候和医生沟通时间就只有十分钟或者十分钟,医生连这名恐友大概情况都还没有了解清楚,电话就结束了。医生很想把专业的知识传递给恐友,但是恐友的思维还停留在万一被感染该怎么办的假设上。再后来,恐友干脆直接要医生能不能给自己一个方法快速脱恐,以至于医生和恐友无法保持共同的目的和平等地位进行沟通交流。

      学习艾滋病知识不能凭自己的感觉和直觉,学习艾滋病知识需要直面地面对,需要一些辩证交锋。而不是在网上去到处乱看,不明出处,自己感觉哪个是正确的,就信哪个,它必须是您知道出处和有信任的基础。而且如果不换位思考,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得到的知识,很可能是像伪劣产品那样的伪知识,就算是专家写的文章,也会因为你没有站在专家的角度去想,而可能误解专家的意思。很多恐友就算在电话交流和面询的时候,都可能将意思理解错误,何况网上提问留言的短暂交流,表达意思和接受信息的错误率可能会更高。

     核心知识的获得,充分地交流和沟通是必不可少的程序,没有这个程序是很荒唐的,是很苍白的。由此可以得到一个推论,交流与沟通的时间保证以及减少阻抗多一些接纳应当是脱恐过程的一个重要基点,如果这个基点都不存在,真正的脱恐只能是空话,而那种强制填鸭式的艾滋病理论学习更像是复录机式的学习,导致了恐艾症患者也喜欢反复问同一个问题。特别是网络上很多人并没有一线艾滋病防治经验,有关的艾滋病知识都是在网上流传,很多都得不到验证,如果接受错误知识反而让一对一沟通在前期更难以开展。

      当然说到有效沟通与交流也的确是个复杂的问题,如何倾听,如何表述、表达自己最想表达的想法?如何提问让医生明白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这些问题都不是一个笼统的提问所能够解决的,必须相互了解彼此熟悉,相互了解需要长时间的沟通,体验痛苦也是一个难熬的过程,这种痛苦暴露会为真正脱恐架起一个坚实的支点。而不是说网上有人说艾滋病窗口期是多少就是多少,艾滋病初期症状到底是什么就是什么,艾滋病检测完就能彻底脱恐这么简单了。

       也许有人会说,判断谁不会?表述谁不会?提问谁不会?不需要相互了解。对于一个很急躁的暂时获得一个安慰,在低层次上讲恐艾是对的,就象在说“安慰人”谁不会?但“安慰人能安慰一辈子吗”,靠一个相对安全信号能不能就证明能够彻底脱恐,这个就要说方法了。而这些方法,不都是需要靠不断反复地去交流,去获得更多专业成长才更好的吗。

     不仅艾滋病传播知识的学习需要沟通和交流,当前层出不穷艾滋病的新知识新脱恐方法更是需要沟通和交流,因为在网络上的东西总是感到滞后和落伍,因此在掌握新知识和脱恐技术方面,沟通和交流的能力与技术就显出更大的威力了。就像现在医生都还在提出艾滋病窗口期是六个月乃至一年的说法,这个真的太落伍了。我们掌握与时俱进的信息,传递给恐友,恐友不会因旧知识的落伍,相反这些新知识体系永远会呈现一种生生不息的态势,不会因你并不是专业研究艾滋病领域而感到惶恐。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需要把自己交给一个在艾滋病防治一线工作的医生老师,需要彼此交心真诚的沟通,而非几段简单的文字交流。

     针对艾滋病恐惧症一对一沟通的价值和意义: 1、长时间沟通可以消除彼此的误解不熟悉,增加了解和相互信任. 2、一对一沟通可以让自己更加善于谈话和倾听,更加去判断自己目前所处的恐艾位置和恐惧程度。 3、一对一沟通可以改善自我的人际关系,缓解因艾滋病恐惧形成的焦虑和强迫。 4、一对一沟通让医生老师更了解您,还能获得医生老师的尊重和信任。 由此看来,一对一沟通交流不但是彻底脱恐的必备技术,也是个人成长成熟的必然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