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心理评论>>从俄罗斯乌克兰的关系看艾滋病恐惧症

从俄罗斯乌克兰的关系看艾滋病恐惧症

作者:郭海燕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2年03月14日    点击数:

这一段时间,最吸引世界关注的事情莫过于现在莫斯科和乌克兰的军事冲突了。关于这场战争,我们看到无论是西方媒体、还是国内的媒体,其实都有很多争论,是否是侵入,是否是必须的战争,网络上的争论简直轰炸开了,各种说法都有。有人支持乌克兰,有人支持俄罗斯,但却谁也说服不了谁,甚至还因为观点立场不同,很多平时关系还不错的朋友同学都因此而闹翻了,拉黑了,夫妻之间甚至都因为这场战争而吵架。

 

      有人说明明就是俄罗斯侵略,无论什么理由,战争都是不对的;有的人说明明就是北约挑起事端,不断东扩,才发生了战争。为什么人们对于自己的观点立场如此坚定?似乎很难说服对方呢?

 

      因为我们对自我的认知,就是包含了我们个人的观点,价值观,当这部分冲突时,就会让我们感到自己的一部分被否定,我们会很难接受。而且社交网络会让人接受到更多不理性的信息,产生更消极的情绪,对危险更加注意,为了避免这种危险的冲突,我们就会更加维护自身的观点和看法。

 

      这其实和我们很多恐友有很多相似的经历,很多人在恐惧之后就开始在网络上搜寻,不断接受危险的不理性的,甚至是错误的信息,产生更多的恐惧焦虑的情绪,并且自己也会在网络上传递这种不安的信息。当我们不了解具体的事情,又不得不参与评论的时候,这些谈论本身就丧失了理性的部分。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其实每个人观点、看法、价值观的不同,并不是一件事情本身的造成的,而是因为我们每个人成长的经历、家庭、所受的教育、遇到的生活事件、读过的书、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等等塑造而成的,所以要改变一个人的观点看法,就可能意味着否定对方所有的一切,既不可能也无法做到。所以关于价值观点的争论往往是徒劳的。

 

       对于恐艾的朋友来说,在脱恐的时候同样如此。因为心理恐惧的产生,并非仅仅因为其发生过所谓的高危甚至边缘行为,而是在其成长过程的的一系列经历、事件、家庭等多因素下的必然结果。在做恐艾干预的时候,我们也不仅仅是降低其焦虑的情绪,更重要的是对其观点、看法认知的调整。所以我们常常说心理咨询就是心灵的手术,一点不夸张,改变一个的观点、观念看法非常不容易,这也就是很多恐友仅仅靠安慰、检测结果降低焦虑后,还是容易反复复恐的原因。

 

       当然我们每个人的观点、看法认知不同,是我们每个人人生经历的结果,心理咨询不可能也非完全要做出改变,而是通过心理咨询的方法,让我们的看法、观念变得更加具有灵活性,更加协调,更具有适应社会的方式。

 

       就像俄乌战争冲突,要真正解决问题,仅仅外力靠强行停止冲突是不可能也是没有用的,需要双方都充分理解对方的历史经历,对方的观点、看法才有可能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恐艾的朋友也同样如此,仅仅靠老师说不应该恐,没有事了,或者不断谴责自己,深陷后悔和愧疚都是不能减少恐惧。而是需要看到自己恐艾产生原因,理解自己是如何在过去既往的生活当中,形成了哪些观点、观念,和当下的生活事件有什么样的联系,是如何产生的恐惧心理,并且在其中发现可以改变并利用的部分,重新开始新的认知,重新面对新的生活,这样才能真正走出恐惧的深渊。